行情回顧

2022年滬鎳走勢,波動極大,再次展現“妖鎳”風采,讓市場參與者印象深刻。滬鎳主力合約年初開盤價152690元/噸(1月4日),11月中旬收盤價200200元/噸(11月18日),漲47510元/噸,漲幅31.12%。11月中旬較年初漲幅較大,而年中波動則更為劇烈,年中滬鎳主力最高曾漲至281250元/噸,較年初漲幅84.2%,最低則跌至142500元/噸,較年初跌幅6.67%,波動達138750元/噸,較年初波幅達90.87%,波動極為劇烈。

具體來看,2022年滬鎳走勢主要可分解為先漲、後跌、再反彈的三段行情。從年初到4月中下旬,市場主要交易通脹預期走高以及全球純鎳顯性庫存緊張、交割品不足,LME鎳發生擠倉,滬鎳主力從年初的152690元/噸(1月4日)漲至4月中下旬的238580元/噸(4月22日),漲幅56.25%。從4月中下旬到7月中旬,市場主要是交易美聯儲緊縮造成衰退的預期、國內疫情造成需求收縮的預期以及印尼鎳中間品放量迴流帶來的原材料緊張緩解的預期,滬鎳主力從4月中下旬的240000元/噸(4月25日)跌到7月中旬的143430元/噸(7月15日),跌幅40.24%。從7月中旬到11月中旬,市場主要交易美國通脹見頂、美聯儲緊縮放緩的預期以及國內防疫政策優化、穩地產政策加碼帶來的需求恢復的預期,疊加純鎳本身庫存仍極緊,滬鎳主力從7月中旬的147000元/噸(7月18日)反彈至11月中旬的200200元/噸(11月18日),漲幅36.19%。

2022年國內鎳板現貨升水偏強運行。3月LME鎳發生擠倉,內外盤麵價格均大幅上行,交割品緊張,國內鎳板現貨升水也急速上行,直到8月初,俄鎳鎳板升水基本上一直運行在5000元/噸以上。8月初開始,國內鎳板現貨庫存偏緊狀態有所緩解,加之下游對盤麵價格高企有所抵觸,訂單也有所走弱,拿貨意願降低,鎳板升水開始下行,但由於現貨庫存絕對值仍偏低,鎳板現貨仍維持升水狀態。

供給

鎳礦供給

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分別是全球第一、第二大鎳礦生產國,據美國地質調查局數據,2021年全球鎳礦產量270萬噸,其中印度尼西亞100萬噸,占全球鎳礦產量的37%,菲律賓37萬噸,占全球鎳礦產量的14%,俄羅斯25萬噸,占9%,新喀里多尼亞19萬噸,占7%,澳大利亞16萬噸,占6%,加拿大13萬噸,占5%,中國12萬噸,占4%,巴西10萬噸,占4%。鎳礦可分為硫化銅鎳礦和氧化鎳礦(也即紅土鎳礦)。全球鎳礦產量近年來呈平穩增長態勢,不過鎳礦在全球的分佈並不均衡,硫化鎳礦主要分佈在南非、加拿大和俄羅斯,氧化鎳礦主要分佈在印度尼西亞、菲律賓、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不僅是全球第一大鎳礦生產國,也是全球第一大鎳儲量國。2020年以來,印度尼西亞禁止出口未經加工的鎳礦,主要是因為隨著新能源汽車在全球的迅速發展,鎳、鈷、鋰的需求暴增,印度尼西亞希望通過鎳礦禁令來培育其本國的鎳冶煉及下游行業,但這又引發了與歐盟的貿易糾紛。2022年10月,世界貿易組織(WTO)裁定印尼的鎳出口禁令違反了WTO規定,但印尼總統稱即使敗訴也不會終止鎳礦出口禁令。

菲律賓目前是中國的主要鎳礦砂及精礦主要進口國,據Mysteel數據,2021年中國進口鎳礦砂及精礦4354萬噸,較2020年增加11.3%,2022年1-10月進口鎳礦砂及精礦3328萬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11.54%;2021年自菲律賓進口3906萬噸,較2020年增加22.12%,2022年1-10月自菲律賓進口2786萬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18.51%。近三年中國進口的鎳礦砂及精礦中,菲律賓占比都達八成以上,是中國的主要進口國,其中2020年占中國進口的81.76%,2021年占89.7%,2022年1-10月占83.72%。菲律賓是全球第二大鎳礦產量國,但菲律賓鎳儲量是全球第五位,只占全球鎳儲量的5%,且其2021年儲產比只有13,遠低於全球35的均值,大量開采造成其鎳礦品位的下降,近年其向中國出口的鎳礦也多為中低品位,高品位礦的出口量降低。2022年1-10月中國進口鎳礦較2021年同期降幅明顯,既有天氣原因也有不鏽鋼消費偏弱的原因,不鏽鋼廠生產利潤率較薄甚至虧損,進行了一定的減產、停產,減少了對鎳鐵的需求,產業鏈需求轉弱逐漸向上傳導,國內鎳鐵廠也進行了一定的減產、停產,減少了對鎳礦的需求。2023年,歐洲衰退幾成定局,美國軟著陸壓力仍大,國內穩經濟政策不斷加碼,但實際恢復情況仍需觀察,全球需求仍有向下壓力,鎳礦需求不容樂觀。

每年11月到次年3月是菲律賓鎳礦主產區的雨季,雨季期間鎳礦產量低,所以中國的鎳礦進口量和港口鎳礦庫存都呈現明顯的季節性波動。雖然2022年1-10月中國進口鎳礦較去年同期已減少,但由於不鏽鋼需求弱、不鏽鋼廠和鎳鐵廠減產、停產,鎳礦港口庫存較去年並未明顯去量。據Mysteel數據,2022年11月24日中國14個港口鎳礦庫存1030.2萬濕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3.81%,較2020年同期降低0.48%,其中低品位鎳礦(≤1.4%)171.36萬濕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10.04%,較2020年同期減少27.46%,中品位鎳礦(1.5-1.7%)776.02萬濕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8.36%,較2020年同期增加36.94%,高品位鎳礦(≥1.8%)82.82萬濕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3.41%,較2020年同期減少64.35%,不同品位鎳礦庫存的相對變化與近年來鎳礦最主要進口國菲律賓的鎳礦品位下降有關係。

鎳鐵供給

2020年印度尼西亞禁止出口未經加工的鎳礦,希望通過鎳礦禁令來培育其本國的鎳冶煉及下游行業。印尼鎳鐵生產發展迅速,疊加中國能耗雙控政策,鎳鐵供給也逐漸由中國轉向印尼。據Mysteel數據,中國2021年鎳鐵產量實物量970.91萬噸,較2020年減少10.15%,2022年1-10月鎳鐵產量實物量726.34萬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12.97%;中國2021年鎳鐵產量金屬量44.48萬噸,較2020年減少17.75%,主要受國內能耗雙控的影響,2022年1-10月鎳鐵產量金屬量33.43萬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12.03%,主要受不鏽鋼需求偏弱、鋼廠停產減產對鎳鐵需求減弱的影響。印尼鎳鐵供給增速明顯,據Mysteel數據,印尼2021年鎳鐵產量實物量620.42萬噸,較2020年增加44.17%,2022年1-10月鎳鐵產量實物量737.55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45.9%;印尼2021年鎳鐵產量金屬量84.63萬噸,較2021年增加48.27%,2022年1-10月鎳鐵產量金屬量94.05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35.83%。截止2021年底,已有十家以上中企在印尼投產,鎳鐵投產產能已超260萬噸,2022年印尼鎳鐵新增投產繼續加快,僅青山、德龍就已各有100萬噸年內新增產能,但是印尼鎳鐵和不鏽鋼仍不匹配,印尼鎳鐵產能相對過剩,於是迴流中國。目前印尼計劃對鎳鐵和鎳生鐵征收出口稅,但是在供應壓力偏大的現狀下,價格衝擊有限,更多是驅使印尼鎳鐵出口轉向不鏽鋼出口。2023年,鎳鐵在產能增幅明顯、不鏽鋼需求偏弱預期和鎳礦成本端支撐現實的博弈下,價格陷入震蕩。

印尼鎳鐵生產和其國內不鏽鋼生產並不匹配,印尼鎳鐵供給過剩,迴流中國,2022年1-10月增幅明顯。據海關總署數據,中國2021年進口鎳鐵實物量373萬噸,較2020年增加7.77%,2022年1-10月進口鎳鐵實物量468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50.99%;中國2021年進口鎳鐵金屬量57萬噸,較2021年減少3.65%,2022年1-10月進口鎳鐵金屬量70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47.88%。印尼是中國鎳鐵進口的最主要國家,進口占比近年持續增加,2020年印尼鎳鐵進口實物量占中國進口總量的79.19%,2021年提高到84.3%,2022年1-10月較2021年同期進一步提高到91.9%。印尼海事和投資協調部稱確保鎳下游產品出口稅將於2022年生效,但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稱對鎳鐵和鎳生鐵征收出口稅仍處於討論期。不過出口稅的未來落地也符合印尼政府一直以來追求可持續發展和提高附加值的產業政策。據統計,2022-2025年全球新增礦山項目主要集中在加拿大,以純鎳、高鎳鐵為主,預計產量增幅超過6萬鎳金屬噸,將於2024-2025年釋放,巴西2023年也有約5000鎳金屬噸鎳產能預計釋放,而以印尼為主的紅土鎳礦接下來新項目快速回落。目前印尼鎳儲量占全球22%,而其鎳礦產量占全球37%,遠超其儲量占比。在礦端新項目快速回落、產量份額遠超儲量份額的背景下,印尼限制其鎳上游出口、提高其國內鎳下游的動力越發增強。2022年印尼鎳鐵和不鏽鋼生產不匹配,迴流國內增加,供應相對過剩下,中國鎳鐵廠可流通鎳鐵累庫壓力較大。2022年印尼預計新增不鏽鋼產能200萬噸,2023年預計還有300萬噸,預計2023年其本土不鏽鋼產能才可消化其2021年的出口鎳鐵數量。

鎳中間品供給

得益於印尼鎳濕法中間品和鎳鋶供應的放量,中國2022年鎳鹽進口增幅迅猛。據SMM數據,2021年中國鎳濕法中間品進口實物量41.41萬噸,較2020年增加14.27%,2022年1-10月中國鎳濕法中間品進口實物量71.23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118.3%;2021年中國鎳濕法中間品進口金屬量7.48萬噸,較2020年增加18.14%,2022年1-10月中國鎳濕法中間品進口金屬量11.69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98.12%。2022年中國鎳濕法中間品進口量暴增,主要貢獻來自印度尼西亞,2022年1-10月進口實物量較2021年同期增加38.6萬噸,其中印尼貢獻32.78萬噸增量,占總增量的84.91%。除了濕法中間品,鎳鋶2022年迴流也放量。據SMM數據,2022年1-10月中國鎳鋶(高冰鎳)進口實物量12.29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10.72萬噸,得益於印尼高冰鎳產能釋放,2022年中國鎳鋶進口暴增,有效緩解了硫酸鎳原料緊張情況。2022年1-10月自印尼進口鎳鋶11.61萬噸,占中國進口總量的94.51%。海外濕法及火法產能投建如火如荼,據SMM調研數據,2022年新增濕法中間品產能預計達到60萬噸金屬量,新增鎳鋶產能預計達到36.5萬噸金屬量,雖然短期產能錯配仍會影響硫酸鎳供需,但從濕法中間品和鎳鋶新增產能來看,未來硫酸鎳原料預計轉向寬鬆。

硫酸鎳供給

2022年印尼鎳中間品產能釋放,硫酸鎳原材料緊張緩解。據SMM數據,中國2021年硫酸鎳產量實物量130.64萬噸,較2020年增加100.15%,2022年1-10月硫酸鎳產量實物量134.93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28.63%。2021年三元對硫酸鎳需求旺盛,但中間品產能未釋放,供需錯配,硫酸鎳緊缺。2021年硫酸鎳產量金屬量28.74萬噸,較2020年增14.38萬噸,增量中原生料(除純鎳)和廢料貢獻4.31萬噸,純鎳貢獻10.1萬噸。2022年印尼鎳中間品產能釋放,MHP、鎳鋶生產硫酸鎳的經濟性凸顯,硫酸鎳原材料緊張緩解;純鎳庫存緊張,價格飆漲,純鎳(主要是鎳豆)生產硫酸鎳由2021年的盈變為2022年的虧,鎳豆進口減少,但仍是備選項。2022年1-10月中國硫酸鎳產量金屬量29.68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6.61萬噸,原料供應中,原生料(不含純鎳)供應金屬量19.64萬噸,占比65.55%,較去年同期增加10.75萬噸,純鎳供應金屬量5.59萬噸,占比18.85%,較去年同期減少4.44萬噸,廢料供應金屬量4.63萬噸,占比15.61%,較去年同期增加0.3萬噸,也即印尼鎳中間品的放量迴流大幅替代了成本更高的純鎳,有效緩解了硫酸鎳原料緊張。據SMM統計,從2022年到2026年,中國硫酸鎳的產能、產量將繼續增加,預計到2023年新增產能達到34萬金屬噸,2023年的原料問題將繼續改善。

純鎳供給

近年全球純鎳產量呈下降趨勢,主要因為純鎳在不鏽鋼原料中占比持續下滑,被NPI替代。2021年幾個主要純鎳生產國又受事故擾動,產量首次低於80萬噸。據Mysteel,2021年全球純鎳產量78.68萬噸,其中中國占比21%,俄羅斯19%,加拿大14%,澳大利亞12%,挪威12%,日本7%,芬蘭6%,南非5%,馬達加斯加3%。全球主要純鎳生產企業有諾里爾斯克鎳業、金川集團、淡水河谷、嘉能可、必和必拓、日本住友等。諾里爾斯克Norilsk在俄羅斯和芬蘭生產鎳板;金川在中國生產鎳板;淡水河谷Vale在加拿大和英國生產鎳餅、鎳珠;嘉能可Glencore在挪威生產鎳板,在澳大利亞生產鎳豆;必和必拓BHP在澳大利亞生產鎳豆;住友Sumitomo在日本生產鎳板,在馬達加斯加生產鎳豆。2022年前三季度雖仍有檢修擾動,但影響較2021年減小,海外主要純鎳生產企業產量整體上有所恢復,諾里爾斯克前三季度純鎳產量15.92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2.86萬噸;淡水河谷前三季度純鎳產量6.78萬噸,同比增加0.63萬噸;嘉能可6.31萬噸,同比增加0.19萬噸;必和必拓4.25萬噸,同比減少0.42萬噸。2023年海外純鎳產量有望繼續恢復,但整體產能仍受限。

2022年印尼鎳中間品產能釋放、放量迴流中國,緩解純鎳原料供給問題,中國純鎳產能得到一定釋放,開工率較往年提升明顯。據Mysteel數據,2021年中國純鎳產量16.19萬噸,較2020年減少1.93%,2022年1-10月中國純鎳產量14.54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8.57%。原料供給寬鬆促使國內生產企業復產、轉產純鎳,據SMM統計,2022年二季度國內純鎳產量迅速增加,三季度開始純鎳生產開工率更是穩定在80%以上,遠高於往年60%左右的水平。2023年,原料端供給緩解將繼續提升國內純鎳產量,但是產能利用率已高位,產能瓶頸下,國內純鎳產量天花板有限。

LME鎳3月擠倉,內外鎳價倒掛,純鎳進口虧損嚴重,二季度進口同比下滑明顯;鎳豆生產硫酸鎳無經濟性,硫酸鎳原料採購轉向鎳中間品,二、三季度鎳豆進口同比大幅減少;總的來看,中國2022年純鎳進口偏弱。據Mysteel數據,中國2021年純鎳進口26.29萬噸,較2020年增加13.12萬噸,主要驅動來自澳大利亞鎳豆和挪威鎳板進口增加,自澳大利亞進口的鎳豆2021年較2020年增9.81萬噸。中國2022年1-10月進口純鎳12.76萬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8.15萬噸,其中澳大利亞鎳豆進口4.46萬噸,同比減少5.82萬噸。

需求

主要下游

純鎳下游有不鏽鋼、新能源、合金、電鍍等。國內不鏽鋼冶煉主要用更具經濟性的鎳生鐵NPI,純鎳在原料中占比越來越小,在2021年300系不鏽鋼原料中只占4%。2021年不鏽鋼在純鎳下游占比降到13%,而新能源動力電池因大量用鎳豆溶制硫酸鎳,在純鎳下游占比提高到32%。不過2022年因鎳中間品大量迴流,鎳豆溶制硫酸鎳虧損,新能源在純鎳下游占比將降低,但仍是企業備選項;支撐純鎳的更穩定需求是合金和電鍍。

新能源

中國在能源、低碳轉型方面步伐加快,購置稅優惠等政策持續發力,2022年新能源汽車產銷創歷史新高,增長態勢明顯快於傳統汽車。據中汽協,中國新能源汽車2021年銷量350.7萬輛,較2020年增加165.5%;2022年1-10月銷量527.2萬輛,較2021年同期增加108.71%。新能源汽車產銷不斷攀升,動力電池產量爆髮式增長。動力電池2021年產量219.7GWh,同比增170%;2022年1-10月產量425.72GWh,同比增166%。其中三元電池2021年產量93.9GWh,同比增100%;2022年1-10月產量167.27GWh,同比增132%。2023年國內新能源汽車補貼將完全退坡,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政策將於2022年12月31日終止,之後上牌的車輛將不再給予補貼,現有補貼額度是插電混合動力車4800元/輛、純電動車12600元/輛,2023年國內新能源汽車將漲價,但規模不會太大。對新能源汽車免徵購置稅政策將延至2023年底,目前該稅比例為10%,採購主流新能源車型可節省數千元到數萬元不等。2023年新能源汽車補貼完全退坡,將透支一部分2023年一季度需求至2022年,而購置稅延至2023年底又將對明年四季度需求提供支撐。歐洲衰退壓力和補貼陸續到期,2023年新能源銷售承壓;美國通脹削減法案將於2023年生效,有望帶動需求;國內新能源2023年有望繼續增長,但考慮到目前新能源滲透率已近三成,增幅或放緩,預計2023年新能源汽車銷售增長40%左右。

三元電池是中高端電動車的主流選擇,趨勢是高鎳化,據GGII,全球2021年高鎳三元出貨量30.9萬噸,占三元正極總出貨量的41.76%。高鎳三元的推廣推升鎳需求。1GWh的NCM523、NCM622、NCM811、NCM90505分別需鎳608、690、821、867噸。據iFinD數據,中國2021年三元材料產量38.5萬噸,較2020年增加94.72%,2022年1-10月三元材料產量48.62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58.08%。中國2021年三元前驅體產量62.06萬噸,較2021年增加100.52%,2022年1-10月三元前驅體產量65.38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加29.85%。2021年三元對硫酸鎳需求旺盛,但中間品產能未釋放,供需錯配,硫酸鎳緊缺,鎳豆自溶增加。2022年印尼鎳中間品產能釋放,硫酸鎳原材料緊張緩解;精煉鎳庫存緊張,鎳豆價格隨盤面飆漲,自溶硫酸鎳虧損,鎳豆進口減少,但仍是備選項。過去兩年新能源汽車需求旺盛,從三元電池到三元材料、三元前驅體整個產業鏈生產增幅明顯,也帶來了產業鏈的擴產潮。據高工鋰電數據,截止2022年9月,中國動力電池、儲能電池產能規劃超5000GWh,其中動力電池產能規劃超4800GWh,而2022年1-10月動力電池累計產量是425.9GWh,隨著滲透率的提高,行業增速放緩,產能有過剩壓力,但總的來說2023年繼續提高的產量仍將對鎳元素需求產生拉動。

不鏽鋼

中國和印度尼西亞是全球主要的不鏽鋼生產國。據Mysteel數據,2021年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582.88萬噸,其中中國326.32萬噸,占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的56%,亞洲其它國家共77.92萬噸,占13%,歐洲71.81萬噸,占12%,美國23.68萬噸,占4%。2021年不鏽鋼需求較好,且生產利潤可觀,不鏽鋼產量同比增幅明顯;2022年國內疫情嚴重、地產下行壓力大,歐美高通脹,衰退壓力下需求放緩,不鏽鋼廠生產利潤薄甚至虧損,產量明顯下滑。據Mysteel數據,中國33家不鏽鋼廠2021年不鏽鋼粗鋼總產量2720.85萬噸,較2021年增加8.73%,其中200系824.89萬噸,同比增1.82%,300系1364.64萬噸,同比增10.97%,400系531.32萬噸,同比增14.81%。33家不鏽鋼廠2022年1-10月不鏽鋼廠產量2613.15萬噸,較2021年同期減少3.96%,其中200系809.34萬噸,同比減1.89%,300系1329.1萬噸,同比減2.6%,400系474.71萬噸,同比減3.96%。印尼2021年不鏽鋼產量增幅明顯,2022年放緩。據Mysteel數據,印尼2021年不鏽鋼產量494.2萬噸,較2021年增加84.75%,2022年1-10月產量408萬噸,較2021年同期增0.44%。2022年印尼預計新增不鏽鋼產能200萬噸,2023年預計還有300萬噸,目前中國仍是全球最大的不鏽鋼生產國,但印尼占比將逐漸提高。

2022年不鏽鋼消費較差。不鏽鋼下游廣泛,與宏觀經濟相關度較高,疫情擾動和地產下行壓力下,消費走弱,社會庫存去庫緩慢。不鏽鋼一般是一季度累庫、二到四季度去庫。但2022年整體銷售需求弱,終端不接受高價,一季度結束後社會庫存難以有效去庫,持續累庫到三季度。庫存壓力下不鏽鋼價格下行,而上游鎳鐵、鎳礦因成本壓力,價格下行有限,不鏽鋼生產利潤率變薄,甚至虧損。消費持續偏弱,生產虧損壓力下,不鏽鋼減產增加。9、10月鋼廠、代理一度挺價,併在生產利潤重新打開後增產,在貿易商、終端都低庫存的情況下,價格短暫反彈,但因實際需求並未明顯好轉,價格重新走弱。11月鋼廠再次虧損,重新減產,減產或持續到2023年初,不鏽鋼價格陷入震蕩。2023年,國內穩地產穩經濟、疫情管控不斷優化的背景下,宏觀經濟有望不斷好轉,帶動不鏽鋼需求,但回升速度將較為緩慢和曲折,而國外歐美仍處於加息遏制通脹,全球整體需求難言樂觀,不鏽鋼消費恢復仍需等待。

合金、電鍍

支撐純鎳的更穩定需求是合金和電鍍。不鏽鋼在純鎳下游占比2021年降到13%,新能源動力電池占比提高到32%,但2022年鎳中間品大量迴流,新能源在純鎳下游占比將降低。從最近三年的合金鑄造和電鍍PMI來看,整體需求較為穩定,是純鎳消耗的穩定下游。2023年國內經濟複蘇預計較為曲折,國外上半年仍面臨高利率下的萎縮壓力,合金和電鍍需求預計小幅走弱。

庫存

2022年LME鎳庫存水平較2021年、2020年繼續下滑,處於歷史極低位置。截至2022年11月18日,LME鎳註冊倉單44328噸,鎳註銷倉單5184噸,鎳庫存49512噸(其中鎳板只有1296噸),而2021年同期為124866噸,2020年同期則為238980噸,LME鎳庫存仍持續偏緊,去庫速度雖然較去年明顯放緩,但仍處於緩慢去庫趨勢,庫存拐點未止。正因為交割品偏緊,2022年3月LME發生了“波瀾壯闊”、“慘絕人寰”的擠倉,之後LME對空單有所限制,但交割品緊張並未緩解,多頭擠倉風險持續存在。2022年上期所鎳庫存水平延續2021年的偏緊狀態。截至2022年11月18日,上期所鎳倉單1856噸,庫存4162噸,較2021年同期降低38.83%,而較2020年同期則降低83.58%。上期所鎳庫存從2020年9月開始持續降庫趨勢,而LME鎳庫存從2021年5月開始持續降庫趨勢,上期所較LME更為提前開始去庫,主要是因為疫情之後國內較國外經濟生產率先開始恢復,國內純鎳更早開始消耗庫存。2020年歐美貨幣寬鬆、2021年全球供需錯配,純鎳傳統下游行業不鏽鋼、合金、電鍍的需求提升明顯,而新能源行業發展迅猛、2021年硫酸鎳需求旺盛,又帶動了純鎳中鎳豆的需求,在全球純鎳產能瓶頸的限制下,上期所、LME2022年仍維持鎳去庫狀態,不過2022年印尼鎳中間品放量迴流,減輕了部分壓力,內外純鎳庫存雖仍去庫,但去庫速度放緩。2022年純鎳上海保稅區庫存仍偏低,截至2022年11月18日,上海保稅區鎳庫存4800噸,其中鎳板3750噸,鎳豆1050噸。2022年純鎳國內社會庫存變化和上期所鎳庫存變化基本一致,截至2022年11月18日,純鎳社會庫存7447噸,其中鎳板6626噸,鎳豆821噸。全球鎳元素供給增長目前更多是在鎳鐵、鎳中間品(如MHP、高冰鎳)上,純鎳供給產能仍受限,預計2023年全球純鎳庫存依然維持偏緊狀態。

供需平衡及操作策略

據國際鎳研究組織INSG數據,2021年全球原生鎳供給261.2萬噸,同比增4.9%,全球原生鎳需求277.5萬噸,同比增16.11%,全球原生鎳供需缺口16.3萬噸;預計2022年全球原生鎳供給303.6萬噸,同比增16.23%,全球原生鎳需求289.2萬噸,同比增4.22%,預計2022年全球原生鎳供需過剩14.4萬噸;預計2023年全球原生鎳供給338.7萬噸,同比增11.56%,全球原生鎳需求321.6萬噸,同比增11.2%,預計2023年全球原生鎳供需過剩17.1萬噸。

供給端,印尼2022鎳鐵新增投產繼續加快,但和不鏽鋼仍不匹配,過剩產量迴流中國;2023印尼新增不鏽鋼產能可進一步匹配其國內鎳鐵;2022年印尼鎳中間品放量,海外產能提升明顯;受益於中間品放量及事故擾動減少,2023年全球純鎳產量繼續回升,但產能仍受限。

需求端,純鎳在不鏽鋼原料中占比越來越小,硫酸鎳原料轉向鎳中間品,支撐純鎳的穩定需求是合金和電鍍。新能源2023年繼續增長,但滲透率已近三成,增幅預計放緩,硫酸鎳、鎳中間品短期供需錯配,長期過剩。宏觀複蘇的斜率較緩,不鏽鋼消費複蘇仍需時間。

庫存,全球鎳元素供給增長更多是在鎳鐵、鎳中間品(如MHP、鎳鋶),純鎳產能仍受限,預計2023年全球純鎳庫存依然維持偏緊狀態。

總的來看,鎳中間品、鎳鐵供給增加,不鏽鋼需求改善仍慢,新能源增速放緩,鎳元素有過剩壓力;但純鎳產能受限,庫存仍緊,盤面短期仍有擠倉風險,長期來看鎳元素過剩終會通過鎳鐵-鎳鋶-純鎳的傳導來壓低盤麵價,預計2023年鎳價前高後低。

操作建議:關註鎳元素供需向純鎳供需的傳導以及純鎳庫存變化,擇機做空

風險因素:鎳鐵、鎳中間品供給不及預期 

風險提示

本報告中的信息均源自於公開資料,我司對這些信息的準確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在任何情況下本報告亦不構成對所述期貨品種的買賣建議。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