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外圍因素持續引領油脂油料市場

(一)印尼加速出口棕櫚油點燃植物油回落的導火索 

(二)5月CPI高企美聯儲鷹派加息令植物油顯著承壓

6月10日美國勞工部公佈的數據顯示:2022年5月美國CPI同比增8.6%,4月同比增8.3%,市場預期8.2%。5月核心CPI同比增6%,4月同比增6.2%,市場預期5.9%;季調後CPI環比增1%,前值0.3%,市場預期0.7%;季調後核心CPI 環比增0.6%,前值0.6%,市場預期0.5%;剔除能源和食品項外,核心商品(+0.7%)環比加速上行,核心服務(+0.6%)環比維持高位,這意味著美國通脹壓力較為廣泛。

此前,4月美國CPI同比增8.3%,較3月收窄0.2個百分點,終結了自2021年8月以來的連續上漲勢頭,令市場對美聯儲6月偏鷹派的加息預期幅度減弱至50個基點;美國5月CPI公佈後,市場快速上調美聯儲加息幅度的預期至75個基點。北京時間6月16日凌晨2點,美聯儲公佈將基準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1.50%-1.75%區間。加息幅度為1994年以來最大,也是逾27年來首度一次加息75個基點。

美聯儲加息75個基點,引發歐洲各國連鎖加息反應。英國央行宣佈加息25個基點至1.25%,為2009年1月以來新高,是該行年12月以來第5次加息,瑞士央行宣佈加息50個基點。此外,歐洲央行計劃在7月將基準存款利率上調25個基點,市場預計9月其將再次加息50個基點。因此,國際植物油價格持續受到歐美各國央行加息的壓力。

(三)美國流動性依舊過剩

6月17日,美聯儲逆回購工具使用規模為2.229萬億美元,突破美聯儲6月15日加息75個基點之前一天所創紀錄,再次錄得歷史新高。這說明在貨幣市場上,投資者仍在積極尋找安置短期現金的可靠渠道,以便於未來更靈活地配置現金。在流動性過剩的現實背景下,經過深回調的品種中期走勢能否依舊顯著承壓,依舊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

二、全球油籽市場供需格局分析

(一) 全球油籽舊作供需趨緊新作預期寬鬆

6月USDA供需報告顯示:2021/2022年度全球油籽期末庫存為104.89萬噸,庫存消費比為20.52%;2022/2023年度全球油籽期末庫存為119.95百萬噸,庫存消費比為22.70%,近15年全球油籽庫存消費比均值為20.72%(剔除2018/2019年度27.39%超高數據影響)。因此,從跨年角度來看,2021/2022年度全球油籽供需關係正在趨向緊張,但預期2022/2023年度將恢復偏寬鬆格局。

(二) 新舊作庫消比月度預估值均環比上調

從2021年11月USDA月度供需報告開始,連續4個月,2021/2022年度全球油料庫存消費比月度預估值均處於被持續下修的狀態;但是從2022年3月USDA月報開始到6月USDA月報,2021/2022年度全球油料庫存消費比處於波動狀態。

6月USDA供需報告將2021/2022年度全球油籽庫存消費比預估值提升至20.52%,5月為20.22%,因此舊作趨於緊張的程度得到一定緩解;將2022/2023年度全球油籽庫存消費比預估值提升至22.70%,5月為22.55%,新作寬鬆程度進一步放大。

(三) 全球大豆舊作供需趨緊新作預期寬鬆

6月USDA供需報告顯示:2021/2022年度全球大豆期末庫存為86.15百萬噸,庫存消費比為23.63%;2022/2023年度全球大豆期末庫存為100.46百萬噸,庫存消費比為26.59%。近20年全球大豆庫存消費比均值為23.39%(剔除2018/2019年度33.25%超高數據影響)。因此,從跨年角度來看,2021/2022年度全球大豆供需關係正在趨向緊張,但預期2022/2023年度將恢復偏寬鬆格局。

(四) 新舊作庫消比月度預估值均環比上調

從2021年11月USDA月度供需報告開始,連續7個月,2021/2022年度全球大豆庫存消費比月度預估值均處於被持續下修的狀態,但是6月報告較5月環比提升2021/2022年度全球大豆庫存消費比至23.63%,5月為23.49%;6月報告將2022/2023年度全球大豆庫存消費比提升至26.59%,5月為26.39%。

(五) 全球菜籽新舊作均處於緊張態勢

6月USDA月度供需報告顯示:2021/2022年度全球油菜籽庫存消費比為6.13%,5月預估為6.08%,持續處於歷史新低水平;2022/2023年度全球油菜籽庫存消費比回升至8.01%,5月預估為7.40%。雖然舊作和新作庫消比均得以環比上修,但無論是舊作還是新作,庫存消費比依舊均處於歷史低位區間,因此全球菜籽供需關係處於緊張態勢。

三、油籽主產國供需形勢分析

(一) 美豆新舊作供需均處於偏緊狀態

USDA6月供需報告數據顯示:2021/2022年度美豆期末庫存預估值為5.58百萬噸(5月6.39),庫存消費比為4.55%(5月5.25%);2022/2023年度美豆期末庫存預估值為7.61百萬噸(5月8.43百萬噸,首份預估),庫存消費比預估值為6.11%(5月6.76%,首份預估)。近20年美豆庫存消費比歷史中值為10.64%(剔除2018/2019年度22.89%高位數據影響),近20年美豆庫存消費比歷史低位區間2.64%-5.40%。

(二) 南美舊作減產但預期新作恢復

6月USDA月度供需報告,將2021/2022年度巴西大豆產量由125百萬噸提升至126百萬噸。將2021/2022年度阿根廷大豆產量由42百萬噸提升至43.4百萬噸,合計環比提升240萬噸。但整體依舊處於顯著減產狀態——巴西同比減產1400萬噸,環比累計減產1800萬噸。阿根廷同比減產280萬噸,環比累計減產860萬噸;將2022/2023年度巴西大豆產量預估至149百萬噸,創歷史新高水平。將2022/2023年度阿根廷大豆產量預估至51百萬噸,處於歷史高位產量區間。

(三) 加拿大菜籽新作面積預計同比降7%

當地時間4月26日,加拿大統計局公佈了2022年3月月報,即首份穀物面積報告。報告預計2022年加拿大菜籽播種面積為20897千英畝,摺合為8456.7千公頃,與2021年面積相比同比下降7.0%。面積同比下降,對2022年加拿大菜籽的單產提出了較高的要求,也將令市場對加拿大菜籽播種及生長期的天氣異常敏感。

加拿大農業暨農業食品部(AAFC)在5月展望報告中,對2022/2023年度加拿大菜籽種植面積採用了4月26日統計局公佈的面積(由4月的8800調低至8457)。預計2022/2023年度新作產量較2021/2022年度同比增42.52%,4月預估同比增加60.38%。結轉庫存同比增25%,4月預估同比增加50%。即使同比產量顯著恢復,但2022/2023年度加拿大菜籽結轉庫存依舊處於歷史低位水平,只有往年1/4的水平(USDA,近20年庫存預估均值為1951千噸)。

四、全球植物油供需格局早已不再偏緊

(一)全球植物油新舊作供需均處於寬鬆狀態

USDA6月供需報告數據顯示:2021/2022年度全球植物油庫存消費比預估值為13.34%,2022/2023年度全球植物油庫存消費比預估值為13.72%,近20年全球植物油庫存消費比歷史中值為11.59%(剔除2014/2015年度15.02%歷史最高值影響);且從2021年9月USDA月度供需報告開始,2021/2022年度全球植物油庫存消費比預估值處於被持續上修的狀態,截至2022年4月USDA對2021/2022年度全球植物油庫存消費比預估值達12.48%,已超過近20年曆史中值0.89個百分點。因此,無論是2021/2022年度還是2022/2023年度,全球植物油供需格局均不再偏緊。

(二)棕櫚油庫存占全球植物油庫存過半

USDA6報告顯示:2021/2022年度全球棕櫚油庫存占全球植物油庫存55.91%;2022/2023年度全球棕櫚油庫存占全球植物油庫存58.07%。棕櫚油庫存占全球植物油庫存過半,因此,棕櫚油去庫還是累庫對植物油庫存影響較大。

(三)預期印尼棕櫚油庫存處於歷史高位

USDA6月供需報告數據顯示:2021/2022年度印尼棕櫚油產量預估值為4550萬噸,期末庫存預估值為800萬噸,工業消費占國內總消費54.21%;2022/2023年度印尼棕櫚油產量預估值為4650萬噸,期末庫存預估值為800萬噸,工業消費占國內總消費58.29%。從上面數據可以看到,一方面印尼棕櫚油庫存處於歷史高位,另一方面生物柴油為主的工業消費對近幾年印尼棕櫚油消費貢獻巨大。

(四)5月馬來棕櫚油出口較好帶動去庫市場預期6月增產

5月MPOB報告顯示:馬來西亞5月棕櫚油產量為1460972噸,環比-0.07%。5月棕櫚油出口為1359174噸,環比+26.67%。5月棕櫚油進口為50768噸,環比-33.87%。5月棕櫚油庫存量為1521766噸,環比-7.37%。與報告前市場預期馬棕5月減產2-4%左右的幅度相比,5月馬棕環比減產幅度不及市場預期,但是因為印尼從4月底到5月底禁止棕櫚油出口25天,因此馬來出口環比顯著提升,出口環比增幅顯著帶動馬棕5月去庫。

南部半島棕櫚油壓榨商協會(SPPOMA)數據顯示,2022年6月1-15日馬來西亞棕櫚油單產增加47.28%,出油率增加0.12%,產量較上月同期增加47.90%。

五、未來走勢分析

年後,從歐美流行性過剩、俄烏戰爭引發供應鏈斷裂擔憂到原油及能源題材凸顯再到擔憂惡性通脹美聯儲鷹派加息,外圍因素持續成為影響國際植物油運行趨勢的核心因素。6月初以來,印尼轉向鼓勵本國棕櫚油出口的政策點燃植物油下跌的導火索,之後疊加美聯儲鷹派加息預期,截至6月17日馬來棕櫚油期貨下跌近14%,CBOT美豆油期貨下跌近11%。植物油階段承壓回落已經定局,後期能否獲得企穩反彈的支撐,預期接下來一方面關註俄烏關係的走向,另一方面關註美聯儲加息的節奏和幅度。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