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6月22日)歐洲時段,現貨黃金逐漸收復早盤失地並轉升,儘管金市整體上繼續受到美聯儲大幅加息預期的限制,但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於國會發表證詞前,市場心態趨於謹慎。

  金價早盤一度跌逾0.5%,市場參與者關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即將在國會發表的證詞。有調查顯示,美聯儲可能會在7月再次加息75個基點,然後在9月加息50個基點,最早要到11月才會回歸常規的單次會議25個基點加息幅度。

  巴爾金:應當基於經濟數據作出判斷

  里士滿聯儲主席巴爾金周二對美聯儲的鷹派言論作出補充,稱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關於7月份加息50或75個基點的指導是“合理的”,儘管他警告稱過快行動會損害經濟。

  美聯儲在去年還一度認為通脹是暫時的。批評人士認為,美聯儲在降低通脹方面行動過於緩慢,為消除飆升的價格壓力需要付出更積極的努力,但那樣做會冷卻需求,導致經濟下滑。

  早些時候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5月成屋銷售跌至兩年低點,因價格飆升至創紀錄高位且抵押貸款利率進一步上升,將入門級買家趕出市場。

  巴爾金重申,美聯儲將不得不實施具有限制性的貨幣政策,但同時表示,美聯儲應當基於經濟數據作出判斷,指導應對“基礎廣泛和持續”的高通脹。

  荷蘭國際集團(ING)經濟學家預計,鮑威爾證詞應該會導致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在一定程度上趨平,這對美元有利。由於美聯儲立場強硬,美元指數將向105.00/50區域走高。

  需求因素只占三分之一

  由於美國通脹率超過美聯儲設定的2%目標的三倍以上,人們越來越擔心經濟將因此陷入衰退。美聯儲現在預測,未來六個月借貸成本將增加一倍以上。

  但舊金山聯儲周二發佈的研究顯示,在美國當前一輪高通脹中,只有約三分之一是需求驅動的,這突顯出美聯儲在遏制通脹方面面臨的困難。

  舊金山聯儲經濟學家AdamHaleShapiro在該行最新一期出版的《經濟信報》中寫道,供應問題約占當前通脹水平上升的一半,需求原因約占三分之一,其餘是模棱兩可的因素。

  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鮑威爾上周也承認,要實現在不導致經濟增長急劇放緩或失業率急劇上升的情況下降低處於近40年高位的通脹水平,美聯儲越來越取決於其無法控制的因素。

  之前市場廣泛認為,一旦全球經濟從新冠疫情大流行時代的封鎖中重新開放,供應鏈問題將迅速解決。但事與願違,全國性勞動力短缺正迫使公司提高工資以吸引工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導致能源和食品成本飆升。

  OANDA高級分析師JeffreyHalley表示:“黃金目前滿足於橫向區間盤整……如果鮑威爾今晚表現得鷹派,隨著收益率再次上升,我們可能會看到美元再次走強,這將推低金價;否則,我預計市場影響很小。”

  美聯儲面臨壓力

  但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除夕夜飆升,全球通脹預期不斷強化,迫使所有其他經濟體央行追隨美聯儲腳步。如果當前危機加速全球經濟衰退的到來,美聯儲可能會面臨巨大的壓力。

  Shapiro寫道:“在勞動力短缺、生產限制和運輸延誤得到解決之前,通脹壓力不會完全消退。儘管人們普遍預計今年供應中斷將緩解,但這一前景存在高度不確定。”

  荷蘭合作銀行高級美國策略師PhilipMarey在研報中寫道:“由於美聯儲仍在低估通脹問題……沒有意識到工資價格螺旋式上升已經開始,我們預計他們將不得不以比現在預期更快的速度加息,但大幅加息也可能會引發經濟衰退。”

  當前市場最大的風險是,美聯儲承諾“無條件”打壓通脹,一些原先還擔心激進收水可能引發失業率急劇上升的決策者現在也支持這麼做,美元面臨持續上行壓力。

  瑞士信貸策略師發佈報告稱,1787美元和1874/79美元將是決定金價下一步走勢的關鍵水平,“金價依然需要跌破1787美元才能加劇下行勢頭,並令金價再度測試兩年區間底部1691/77美元。只有跌破該位才會構築一個重要頂部。若升穿1874/79美元,短期風險將在寬幅區間內轉升,阻力位隨後會在1895美元,然後是1920美元。”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