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所有人都睡著了,要知道臺下坐的可是全世界各國代表,卡大佐如訓斥手下般在聯大的講臺上用手指著各國代表,這樣的行為怕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然而這樣的瞑場面只是他那次聯大演講的冰山一角。他戎馬一生卻從未贏過,在得罪五常的次數上他從未輸過,他就是被非洲酋長、國王們授予萬王之王稱號的卡大佐。

五常給面讓他去聯大發發言,卡大佐一齣場就氣宇不凡,到了聯合國演講卻要砸安理會的場子,安理會現在是一個安全和政治上的封建體制,為擁有常任席位的國家服務,它被用來對付我們,它的名字不該叫安全理事會,應該叫恐怖理事會

他認為自聯合國成立以來全世界依舊發生了幾十起戰爭,顯然聯合國根本沒有能力阻止戰爭的爆發,說到興起,他手撕聯合國憲章並將其扔向主席台。

本來五常給面讓他發發言,他倒好,15分鐘上限足足講了90多分鐘,搞得幾個同聲傳譯拒絕給他翻譯,其他代表的發言被迫推遲到第二日進行。

關鍵是他這90多分鐘發言,說的還多是得罪人的話,發言中卡大佐對美英斥責,諸如鷹醬前總統布什和約翰牛前首相布萊爾是發動伊拉克戰爭的“屠夫”。全球蔓延的H1N1流感病毒正是鷹醬製造來毀滅世界各國的生物武器,他還自豪的說時任鷹醬總統奧巴馬為“我們的兒子”,並表示非洲人十分高興奧巴馬成為了漂亮國總統,並希望他永遠都是總統。

五常敬酒你不喝,五常吃飯你轉桌,說的就是這位萬王之王卡大佐,“長城守望”“鐵塔尚在”“凜冬已至”“怒海狂濤”和“霧都孤兒”,隨便一個都是史詩級難度,卡大佐才不在意這些,上位之後就開始了得罪五常之路。

1969年卡扎菲發動政變推翻親美政權,上臺後利比亞向毛熊靠攏,站在了鷹醬的對立面,當年6月,卡大佐收回鷹醬當時在海外最大的軍事基地,利比亞境內的惠勒斯空軍基地,轉手就將其送給漂亮國的死對頭毛熊,嘴上對漂亮國說反對共產主義,實際上卻和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毛熊關係親密。緊接著把約翰牛在利比亞的石油公司國有化,甜言蜜語地說不會像對待約翰牛公司那樣把鷹醬石油公司國有化,卻在1971年12月,將鷹醬在利比亞的石油公司國有化。

1973年10月,卡扎菲對外宣稱,利比亞對錫德拉灣擁有主權,他國艦船和飛機不得進入該領域。這個地方位於利比亞北部,本來是公海,鷹醬海軍第六艦隊過去經常在這裡進行演習。卡大佐自西向東划了條線,宣佈錫德拉灣是利比亞內海,漂亮國當然不爽,對於卡大佐的“死亡線”拒不承認。更讓漂亮國不爽的是毛熊軍艦卻可以在錫德拉灣自由進出,於是漂亮國繼續派艦隊前往錫德拉灣演習。卡大佐還真的打,利比亞空軍對鷹醬巡邏戰機發射導彈,可惜沒有擊中目標,最終反倒被美軍擊落戰機兩架。1977年,卡扎菲甚至還與屬下的特務機關進行密謀,這次密謀是要刺殺鷹醬駐埃及大使,最終因情報泄露導致計劃失敗。

到了1979年,2000名敘利亞穆斯林為支持伊朗穆斯林扣留美駐伊大使館為人質的行動,將鷹醬駐利比亞大使館一把火給燒了,兩國互相撤回了大使館人員。卡大佐反漂亮國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他要把軍隊分散到全世界,毀滅每一個地方的美國人

1985年12月,卡大佐支持的恐怖主義在羅馬和維也納襲擊了民航辦事處,遇難死亡的20人中有多名美國人,最為關鍵的是卡大佐對於此行為大加肯定,他認為本次襲擊不是恐怖主義行動,而是神聖的行動。這搞得漂亮國總統里根氣上加氣,搞恐怖襲擊居然還美化成英雄主義行為,我大漂亮國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關鍵是里根表態後,卡大佐在視察利比亞海軍時向漂亮國發出威脅,里根是在玩火,如果他確實那麼做了,我們也將做出相應的反抗

也難怪里根稱之為非洲瘋狗,是可忍孰不可忍,里根下令對利比亞軍事打擊,代號黃金峽谷行動,本次行動擊毀利比亞導彈巡邏艇4艘,重創1艘,摧毀薩姆5導彈基地等設施,卡大佐卻逃過一劫。

卡大佐哪裡受得了這氣,選擇繼續和漂亮國硬剛到底,1988年12月21日,約翰牛洛克比小鎮突然監測到了1.7級地震,後來才發現那是泛美航空的一架客機砸在地上引起的,該飛機在空中解體,隨後散落到洛克比地面,因為飛機在空中爆炸,導致飛機殘骸分佈超過了2000平方公里。飛機上25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無一幸免,這其中有189人是美國人,11名洛克比鎮居民死於非命。地面上的7座房屋和11名居民直接被氣化,從此人間蒸發。這起空難被人們稱為911之前針對漂亮國最嚴重的恐怖活動。

美英兩國經過3年調查後,將目標鎖定到利比亞的2名情報人員,邁格拉希和弗希邁,正是他們將炸彈藏在行李中,送上了飛機,卡大佐在數年裡拒絕交出這兩人。

這還沒完,1989年德國柏林的一家以服務鷹醬士兵而聞名的夜總會發生爆炸,造成3名美軍和1名平民死亡,也有的說是44名美軍身亡,但總而言之毫無疑問這又是針對漂亮國的一次行動。根據鷹醬中央情報局的調查結果,他們截獲了利比亞駐德國大使館和利比亞國內的來往電報,證實了這是利比亞實施的一次恐怖襲擊。

漂亮國總統說,我們證據確鑿,就是你派人乾的,你給我等著

鮑威爾拿著似乎裝有洗衣粉的瓶子為藉口對伊拉克發動了戰爭,卡大佐可不想成為薩達姆第二,於是在2003年12月,卡大佐居然主動宣佈放棄研製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願意接受武器核查,而且在幾天后,他將自己掌握的幾百名基地組織和其他伊斯蘭教極端分子的情報交給鷹醬和約翰牛。最後為了讓聯合國取消對利比亞的製裁,卡大佐交出了洛克比空難的兩名嫌犯。

這一頓操作下來,利比亞終於和西方世界關係得到緩和,很可惜以前的恩怨怎麼可能就這樣一筆勾銷,以前的帳依然在漂亮國那裡記著,只是缺少一個契機。

約翰牛和利比亞關係緩和後,為了爭取在利比亞的石油利益,他們以健康原因提前釋放了洛克比空難嫌犯,奧巴馬在2009年希望卡扎菲不要高調迎接獲釋的洛克比空難嫌犯,可卡大佐不聽,在機場舉行了盛大的歡迎儀式,此舉不僅讓漂亮國難堪,也讓約翰牛下不來台。

為了花錢買平安,卡大佐對洛克比空難遇難家屬賠償了27億,平均每位遇難者家屬可得到1000萬美元的賠償。但對於1989年高盧雞的一架客機在穿越尼日爾上空時發生爆炸導致170人死亡的空難,難逃其責的卡大佐最終賠了每位遇難者家屬100萬美元賠償,法國人自然不高興了,乳法還能這樣的。但卡大佐的乳法可不是第一次,當年在利比亞油田招標時,高盧雞得到的份額最小。卡大佐曾派兵占領鄰國乍得北部並修建機場,支持乍得反對派企圖推翻乍得政府,根本沒把高盧雞放眼裡,公然介入高盧雞勢力範圍。除此之外他還主張建立非洲合眾國,成立中央銀行,推出非洲統一貨幣,把非洲法郎擠出非洲。

前面說了,零三年後利比亞和西方關係緩和,2004年卡大佐受邀訪問高盧雞,他帶著駱駝和40名女保鏢一同前去,而且還非要搭帳篷住,他常說三天不住帳篷就會全身不自在。事實卻是高盧雞訪問期間他沒有一晚住在帳篷里。在2009年去聯合國大會演講,他準備在紐約中央公園搭建帳篷,因為市民強烈反對被迫放棄。卡大佐沒有因此放棄,而是找到了川建國的地,後面剛動手搭帳篷又被迫終止,最終才不得不選擇住進大使館。

對於卡大佐的奇葩行為高盧雞總統薩科齊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對卡扎菲的到來表示歡迎,他說高盧雞迎來的是一位交出全部核資料的國家元首,高盧雞迎來的是一位反對恐怖主義的國家元首。其實卻是因為卡大佐和高盧雞簽訂了購買價值45億美元的軍購合同,諷刺的是卡大佐又拿這件事乳法了一次,最初答應購買的陣風戰鬥機,利比亞最後一架也沒買,卡大佐給薩科齊開了張空頭支票。

薩科齊上臺後積極倡導成立地中海聯盟,卡扎菲卻公開表示反對,因為他認為這會削弱甚至分裂自己倡導的非洲聯盟,卡大佐之子甚至威脅要爆料曾資助薩科齊進行總統競選。恩怨加上這位非洲的萬王之王必然會成為薩科齊重返非洲的障礙,高盧雞也在等待一個契機。

約翰牛方面,自從卡大佐奪取政權後,前政府人士流亡到了約翰牛,在媒體上猛烈抨擊卡大佐。

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利比亞特工在倫敦各地進行了好幾起針對利比亞流亡分子的刺殺行動,炸毀了多處出售批評卡扎菲現政府刊物的報攤。在卡大佐看來沒有約翰牛政府的支持,這些人斷然不會如此囂張,於是他決定藉著北愛爾蘭獨立運動報複約翰牛,提供給北愛爾蘭軍隊大量軍事援助,搞得約翰牛很是頭疼。1984年,利比亞駐約翰牛大使館門前發生反對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的示威游行。示威游行群眾被卡扎菲下令開槍掃射,因此造成一名約翰牛警察被殺,11名示威者受傷。約翰牛和阿根廷之間爆發馬島戰爭,卡扎菲在國家社會上給了阿根廷領導人加爾鐵里極大的聲援。除此之外,卡大佐曾在與約翰牛首相布萊爾會見時,兩人席地而坐期間,卡大佐在這位約翰牛紳士面前伸大腳丫子,放響屁,以示他的不屑。收拾卡大佐,約翰牛也是差一個契機。

卡大佐曾深夜突然造訪毛熊,而且要求見自己的“兄弟”,毛熊最高領導人勃列日涅夫。這當然不可能了,毛熊外交部副部長庫茲涅佐夫表示明日可以安排,結果卡大佐的飛機艙門一關,庫茲涅佐夫一行人不知道卡扎菲到底要幹嘛,只能在刺骨的寒風中繼續等待。在等了兩小時後飛機飛走了,留下蘇聯人在風中凌亂,堂堂毛熊副主席就這樣被戲耍一番。毛熊解體之後卡扎菲覺得靠山不在,於是又開始通過敵對大毛討好鷹醬。卡扎菲便撕毀了和大毛之前簽訂的所有合同,還公開支持車臣獨立。

卡大佐也沒少得罪我兔,本來為了制衡白象,五常默許巴巴羊擁核,卡大佐倒好,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蘑菇彈中文說明書,拿這個來指責我兔幫助巴巴羊製造蘑菇彈。幸好鷹醬出來解圍,中文是聯合國官方語言,說明書出現中文並不奇怪,並不能說明這東西就是兔子的。本來這事就是五常默許的,卡大佐不明事理非要搞事。


不僅如此,他還曾讓利比亞介入烏坦戰爭,幫著烏干達打坦桑尼亞,那可是兔子罩著的,最終卡大佐軍隊不出意料的被東非解放軍一頓收拾,但梁子算是結下了。卡大佐一再攻擊我兔在非洲搞“新殖民主義”,阻止很多非洲國家的元首出席中非合作論壇首腦會議。他還在臺灣問題上跳來跳去,結果到了2011年2月,利比亞在面臨西方多國武力威脅時,卡扎菲又表示將西方在利比亞的石油利益給我兔、大毛和印度。這一年,《青年參考》直接發文聲明:卡扎菲不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利比亞內戰,五常等待的契機來了,3月19日聯合國在利比亞設立了禁飛區,該決議毫無疑問順利通過,15個理事國無一反對,約翰牛首相卡梅倫直言我們的戰鬥機部署完畢,隨時可以投入戰鬥,對於這位反美先峰,漂亮國對他也是欲除之而後快。

五常乳法樂一樂,非五常乳法,你當這個五常席位是我高盧雞撿來的?當中國從利比亞撤走幾萬僑民並順帶把五常的僑民從利比亞安全撤走之後,高盧雞戰機帶頭,第一個開啟了對利比亞的空襲行動。中俄對此事的回應就四個字,表示遺憾。這恐怕是五常對某個國家採取軍事行動難得達成意見統一的一次。當年10月20日,卡扎菲及其接班人穆塔西姆被殺身亡,利比亞分崩離析。

要說挑戰五常任務的也不是沒有,可畢竟目前為止成功的也就一個,卡大佐沒有掀桌子的能力卻有挑戰五常的野心,那隻能說拜拜了。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