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茲曼2016年第四次被抓,等等,不是所有通報都說他是三次入獄嗎,時間分別是1993年,2014年,和2016年,但其實1991年古茲曼也被抓過,但是沒有入獄,因為他花了5萬美元賄賂了當任警察局長,並且當時很多的行政官員都成了他的庇護神。

1993年,古茲曼在危地馬拉被捕,這一次被捕的原因並不是警方自願的,而是被民眾逼迫的。因為毒梟之間的戰爭經常傷及無辜,而這次被誤殺的是墨西哥赫赫有名的朱安奧卡多主教,民眾們認為這是古茲曼故意找的主教當替死鬼,所以他們強烈要求墨西哥警方逮捕古茲曼。

在危地馬拉被捕後,古茲曼被引渡回墨西哥,在墨西哥監獄里,他除了不能出去,過上了和皇帝一般的生活。

在那裡他通過律師向外傳遞信息,他能繼續掌控販毒的網絡,在監獄里,他不僅能喝酒,召妓,還能請墨西哥當紅藝人去表演,在監獄里他度過了七年的時光,但是他始終是“錫那羅亞卡特爾”販毒集團的領導者。這監獄里他因為外界的變動及時調整政策,在那時他的集團就能通過互聯網進行交易了,這就避免了面對面交易的危險。就在他即將要被引渡回美國的前幾天,他開始策劃逃離監獄。

他先是跟監獄里的維修工交上朋友,然後又買通了兩名看守,在一個晚上,這兩名看守打開了監獄的門,古茲曼乘坐一輛收臟衣服的車光明正大的離開了監獄的大門,看守還將監控錄像帶換掉了。

這個監獄的獄長和三十多名看守全部被判了“瀆職”罪。而古茲曼為此次逃獄花了大概50萬美金。

這次逃脫,讓美國對他發出了500萬美元的通緝令,要知道那可是2001年。

古茲曼這次出獄以後變得更加心狠手辣,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他挑起了跟競爭對手之間的戰爭,本來互不侵犯的他們為了爭地盤開始頻繁的擦槍走火,這個時代,誰狠誰就能贏,毫無疑問古茲曼是狠的,所以他最終成了“全球知名”的大毒梟。

古茲曼第二次被捕的時間是2014年2月22日,這次是在他的老家將他抓獲的。此時古茲曼60歲,而且為了躲避追捕他在2007年前後做了整容手術,這次跟第一次入獄相差了21年,古茲曼明顯老了。

後來據他女兒說,在這13年中,古茲曼曾兩次去過美國看望美國的親戚。但是他沒有告訴女兒他是怎麼去的。

因為有了第一次的越獄,墨西哥政府對他更加警惕,警方把他關在墨西哥最為牢固的高原聯邦監獄,他們稱之為“牢不可催的監獄”,他們自信憑藉他們的能力古茲曼不可能再次越獄,但是他們低估了古茲曼的“本領”,有錢就是他的資本。

因為在他的潛逃的這些年,他的販毒集團犯下了纍纍罪行,據說他手上的人命多達3萬多人,墨西哥政府也為此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所以他在裡邊的待遇也沒那麼好。

古茲曼入獄沒多久,高原聯邦監獄外圍1500米處就有工地開始動工,那是要蓋一處樓房。而他的兒子也在監獄不遠處買了一所房子,聲稱是為了方便給父親送飯。

而實際上那所正在建的房子底下正打了一條通往監獄的地道,因為建房動工會有持續不斷的電鑽噪音和轟鳴聲,所以監獄並沒發現打地道的事。

在地道打通之前,眼看大功告成,古茲曼的兒子伊萬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耐心之人必有所得”的說辭,當時很多人都以為這是伊萬終於能夠接過父親的毒品王國而說得這句話,殊不知沒過幾天古茲曼順著地道就跑了。

這條地道通到古茲曼牢房裡的淋浴區的一角,整個牢房裡,只有這個地方是監控死角,毫無疑問,監獄里又出內姦了。

事後警方探查這個地道的時候簡直驚獃了,因為這裡邊竟然能跑摩托車,還有軌道,裡邊的照明系統和換氣系統就造價5000萬美金。可以說為了這次越獄,古茲曼花費不菲,不過這些錢對於他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後來他那個愛得瑟的二兒子艾爾弗雷多也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任何事情,有了第二次就一定會有第三次”。

古茲曼兩次越獄成功之後更加覺得自己無所不能了,他想給自己拍一部傳記的想法又開始了。

為什麼說又,因為在他第二次入獄之前他就想拍,但是因為入獄被擱置了。拍傳記必須得有專業的導演和演員吧,一般的門外漢他是看不上的,他想到了一個在娛樂圈跟他有聯繫的女演員-凱特•德爾卡斯蒂略。

凱特是墨西哥演員,她在2011年演了一部叫做《南方皇后》的劇。劇中她扮演的是一名女毒梟。2012年,她公開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在墨西哥政府和古茲曼之間,她選擇相信古茲曼。

嘿,一個女演員給自己拋來橄欖枝,好色的古茲曼豈能放過,他很快就跟女演員聯繫上了。

古茲曼聯繫凱特要拍傳記,希望她能介紹娛樂圈中導演。凱特在一次派對上認識了一個智利導演,這名智利導演和麥當娜的前夫肖恩•潘是朋友,肖恩潘是個膽大的人,他對拍這部傳記很感興趣。但是隨著古茲曼的入獄,這個事也擱淺了,現在古茲曼越獄出來了,又提起這個事,雖然肖恩•潘也覺得會不會有危險,但是他還是決定前去跟古茲曼會面。他想的是即便拍不了傳記,以後給網站寫點稿子什麼的也行。

麥當娜和肖恩

古茲曼跟肖恩的此次會面全程是由凱特陪同的,後來據聯邦官員爆出來古茲曼和凱特相互之間頗為挑逗的短信,以及古茲曼根本不知道肖恩是誰,人們甚至以為古茲曼只是為了約會這個女演員而故意找了個拍傳記的幌子而已。

總之肖恩與古茲曼還有這個女演員經歷重重險阻終於會面了,肖恩也對古茲曼進行了面對面的訪問,古茲曼也給肖恩拍了一部長達17分鐘的自我介紹。

肖恩和古茲曼

肖恩,古茲曼,凱特

這次會面三個月之後,古茲曼又被抓了。

古茲曼第三次被抓

被抓之後第二天,《滾石》官網就發表了肖恩寫的會見古茲曼的一篇長文。不得不讓人們覺得太能蹭熱度了,這也讓墨西哥政府覺得丟了面子,他們花費巨大精力挖地三尺要找的人,竟然被一個演員捷足先登了!

而《滾石》網站也備受爭議,因為這篇文章的開頭寫著經過被訪人審稿。也就是說一個國際通緝犯,親自審稿的文章能登上大雅之堂,這不是開玩笑呢嗎。墨西哥政府也公開聲稱要審訊當初和古茲曼見面的人。墨西哥檢察長公開聲稱肖恩和古茲曼的會面對他們抓捕古茲曼有重大意義,肖恩認為這是在把他推向危險的境地,但是他不怕死。

這個事當時也是熱度很大,大到古茲曼當時穿的襯衫又出同款了,這個襯衣竟被買斷貨[捂臉]。

終於說到古茲曼第三次入獄了,有了前兩次的教訓,墨西哥政府簡直如同驚弓之鳥了,這次古茲曼的待遇可就沒那麼好了。這次的監獄,還是高原聯邦監獄,但是古茲曼休想在一個獄室獃上兩天,每隔兩天他就得換一個房間,監獄不相信他們會把每間牢房都打通地道。而且每隔四個小時,他就要被叫醒一次,不讓他睡完整覺,成了他最大的問題。

這次監獄外邊又動工了,他們趕緊派人去查看,發現只是修建輸水管道而已。

這次墨西哥政府也不像上一次那樣拒絕引渡古茲曼到美國了,古茲曼的律師開始還積極爭取避免古茲曼被引渡,但是隨後古茲曼讓律師不用積極爭取了,他說墨西哥的監獄不讓他睡覺,在這裡他倍受折磨。

如果他知道到了美國的監獄他會過得更生不如死,我想他還會再爭取留在墨西哥的,雖然這已於事無補。墨西哥也怕他了,畢竟從上到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賄賂了,萬一他再逃跑了,這屆政府可就淪為笑柄了。

一年以後他到了美國,在美國他被判了終身監禁。這次,他被關押在號稱全世界最森嚴的ADX佛羅倫薩監獄,這裡,關的都是重刑犯,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犯人從這裡逃出去過。

這次,古茲曼更睡不好覺了,因為他一天23個小時都要獃在牢房裡,狹小的牢房沒有新鮮空氣,沒有乾凈水和陽光,而通風管道又太吵,想睡覺必須把廁紙塞進耳朵。又因為不會說英語,他的身體狀況不好,也不能及時得到醫療救助。那一個小時的實在放風時間也是全身帶滿枷鎖,他在這裡就算是與世隔絕了。2019年他給墨西哥總統寫信求助,說他在這裡遭受了非人的虐待。

古茲曼的信

而在這裡,除了他年幼的雙胞胎女兒,任何人都不被允許去探望他。一代梟雄後半生就要在這個人間煉獄度過了。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