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鴿派言論引發股市兩日上漲,此前極度看跌美股的對沖基金不僅被迫回補空頭頭寸,甚至加入追漲的隊伍。市場似乎相信,美聯儲的加息周期拐點將很快到來。

  然而,金融博客零對沖表示,雖然我們現在看到資金(尤其是杠桿資金)魚貫而入,快速推高股市,但接下來它們很可能在鮑威爾意識到他誤導了股市之前再次拋售股票,讓標普指數滑向2022年新低,屆時美股將出現真正的大熊市、經濟衰退爆發,繼而美聯儲被迫降息,還可能實施負利率和數萬億美元的量化寬鬆。

  以邁克爾·哈奈特(Michael Hartnett)為首的美銀策略師也認為,股市短暫的反彈只是為下一場巨震埋下伏筆。他們在最新一期的《Flow Show》報告中寫道:

  “現在說‘美聯儲政策轉向’開啟牛市交易還為時過早,但只要再堅持幾個月,真正的轉折點就會到來,這需要足夠的‘催化劑’。”

  哈奈特被稱為這位今年最準的華爾街分析師,他認為,美股的跌勢由三個階段組成,首先是2021年下半年的通脹高企;接著是2022年上半年的利率衝擊,最後是2022年下半年的經濟衰退衝擊。

  美銀策略師指出,現如今,美國通脹仍然具有粘性,一旦石油和汽油重回歷史高點時,鮑威爾可能會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舉措,屆時美聯儲對通脹的重拳出擊將成為估值潛在的風險。這將意味著市場正處於另一輪熊市反彈之中。

  

  證明這可能是一次過度的熊市反彈的另一個原因是:美銀的牛熊指數保持極度看跌水平,這一直是熊市反彈的催化劑。

  

  儘管美國已經進入了“技術性衰退”,但由於包括鮑威爾在內的一眾美國大人物出面穩定市場信心與市場預期美聯儲緊縮周期進入下半場,美股看漲情緒再占上風。

  哈奈特表示,熊市的催化劑是市場對利率的重新定價。當時10年美債收益率飆升推動標普500指數從4800跌至3800,而現在股市上漲的動力也正來自於美債收益率下降。但哈奈特仍然認為這是一次熊市反彈,他表示,標普500指數的真正低點仍遠低於3600點下方時,任何標普500指數指數突破4200點的預期都會消退。

  在他看來,支撐美聯儲轉向的動力不足。因為:

眼下通貨膨脹率仍然很高,這已經成為一個非常嚴重的政治問題;

迄今為止美聯儲的量化緊縮力度仍然較小;

美股仍在大幅上漲,這不太可能鼓勵美聯儲暫停加息亦或降息;

新興市場引領的全球緊縮周期仍在繼續......

  哈奈特認為,要想美聯儲真正投降,需大致滿足這些條件:比如每周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需高於30萬人,WTI原油價格應跌至80美元/桶下方,VIX指數應超過50......

  綜上所述,哈奈特警告說,現在預計美聯儲政策轉向還為時過早,投資者可能還要再等6-9個月(2022年年底/2023年年初)。股市繼續走低的催化劑包括:

1. 通脹高於預期;

2. 新的地緣政治政策失誤/石油價格再創新高;

3. 歐洲滯脹/能源危機;

4. 美國/新興市場/歐盟債務違約;

5. 鑒於房地產泡沫已經遍及全球,房價收縮(經濟活動急劇減弱)導致未來12 個月的衰退比預期的更嚴重。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