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期選舉臨近,美國國內政爭呈現愈演愈烈之勢。多家主流媒體甚至開始討論爆發二次內戰的可能性。去年1月6日的“國會山騷亂”事件加劇美國社會分裂,顛覆世人對美式民主的想象,也使美國國內政爭演變成一場名副其實的“政治內戰”。綜觀美國近年種種亂象,人們對這個曾自詡“山巔之城”的國家愈發感到困惑:美國究竟是怎樣一個國家?在政治理念與政治現實之間,似乎存在著一道難以彌合的解釋鴻溝,這就是美國日益嚴重的國家敘事危機。

  國家敘事傳遞一個國家的基本價值和方向,賦予歷史以特定的意義和目的,對內可以強化認同和凝聚力,對外是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個國家向其人民以及世界講述什麼樣的故事在很大程度上塑造著這個國家的未來。

  美國國家敘事的主體傳統上是由建國敘事及其延伸敘事構成。該敘事頌揚清教徒的開疆拓土、美國打贏的兩場對英戰爭以及《獨立宣言》和《憲法》起草者們的功績。歸根結底,這是一種民族主義的宏大敘事。雖然很多地方經不起細緻推敲,卻在美國建國後成功強化了美利堅國家認同。在這種敘事的浸淫鼓舞下,“昭昭天命”漸漸成為越來越多美國人的普遍信念,也為後來的“美國例外論”“美國優先”等偏狹意識形態準備了條件。

  20世紀下半葉,伴隨美國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在自由主義思潮的推動下,美國國家敘事經歷了一個“左”的修正過程。其主要做法是彰顯種族主義和奴隸制的國家原罪,再現被建國敘事掩蓋了的包括印第安原住民和非裔美國人在內的少數族裔敘事。這種修正進步性與虛偽性並存,且在客觀上削弱了原有的旨在建立團結、建構共同歷史和目標的國家敘事。

  近幾年來,由於美國國內經濟社會矛盾更趨尖銳,加之國際形勢急劇變化,美國右翼保守勢力強烈反彈。他們借助媒體和網絡煽動恐外、仇外、排外情緒,試圖篡改、逆轉美國的國家敘事,使之贊美並促進“白人權力”,試圖消除美國社會中非裔、亞裔等少數族裔對白人地位的挑戰。時任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蓬佩奧等人用自己不負責任的言行助長了這股被拜登總統稱為“半法西斯主義”的逆流。自2020年以來,美國社會分裂和族群對立空前嚴重,最直觀的表現就是“白人至上主義”和“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正面對決。由於民主黨贏得2020年大選,右翼保守勢力篡改、逆轉國家敘事的企圖並未最終得逞,但是兩種相反國家論述正面對抗的格局已然形成,預示著美國社會還將面臨更嚴峻的危機。

  美國何去何從?舉國上下似乎都陷入了迷茫。林肯曾說,“一個自相紛爭之家必無法站立”。只有確立一種超越政黨利益、真正以人民為中心的國家敘事,美國才有可能擺脫無休止的“政治內戰”,美國政府和政客也才有可能取信於民、取信於國際社會。(作者羅懷宇是北京語言大學副教授)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