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前兩個交易日大幅下挫,布油跌至80美元/桶以下,二次下破前低支撐,截止12月6日WTI原油1月期貨結算價74.25美元/桶,Brent原油2月期貨結算價79.35美元/桶,本周以來分別下跌了7.16%和7.27%。

油價大幅下跌,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供應端風險落地,市場聚焦需求疲軟,EIA月報繼續下調需求增長預測,沙特下調1月銷往亞洲官價。另一方面美國各項強勁的經濟數據,加劇了市場對美聯儲激進加息拖累經濟走弱的擔憂,原油期貨基金持倉大幅離場,市場流動性低導致油價波動劇烈。

01

EIA月報下調需求增長預期

EIA短期能源展望報告,再次將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預期下調16萬桶/日至100萬桶/日,前值為116萬桶/日,同時月報中下調了今明兩年的油價預測,2023年布倫特和WTI原油均價預測值分別下調了3%以上,使布倫特和WTI原油均價分別為92.36美元/桶和86.36美元/桶。

02

貼水結構表明基本面轉弱

從期限結構看出,WTI和布油近端均轉入貼水結構,原油月差負向加深,遠期曲線由backwardation結構轉為contango結構,暗示原油基本面在持續走弱。儘管近三周美國原油庫存持續大幅下降,但成品油消費疲軟,大幅累庫對沖了原油庫存下降的利多作用。

汽柴裂解價差方面,美國汽油裂解價差回落至歷史區間水平,15美元/桶左右,歐柴下滑至年內低點30美元/桶水平,汽柴油裂解價差受需求拖累而走低,供需基本面的支撐不足。

03

需求疲軟,沙特繼續下調銷往亞洲官價(OSP)

自今年10月以來,沙特銷往亞洲的升水持續走低,主要由於疫情導致的需求疲軟,周一沙特繼續下調了1月份大部分銷往亞洲的石油價格,阿拉伯輕質原油的1月官方銷售價格(OSP)下調至每桶較阿曼/迪拜原油均價升水3.25美元,該價格比12月的OSP每桶低2.2美元。

另一方面隨著G7對俄羅斯製裁禁運以及實施價格上限,歐洲進口尋找替代,俄原油出口大量轉向亞洲買家,沙特下調官價意在增加市場份額,低價競爭亞歐市場,短期內供需寬鬆。

04

供應端風險落地,市場反應偏空

周五俄油價格上限落地60美元/桶,市場分析俄羅斯自動或被動減產的風險降低,隨後周末OPEC+產量會議,決議維持原有減產,未對全球石油供應實行更多干預,更加證實“價格上限”對俄油影響有限。

9月底10月初由於對俄油製裁將減少全球原油供應的擔憂,引發了一波現貨和期貨市場買盤,隨著投資者擔憂消退,截至11月29日當周,基金持倉連續第三周大量撤離。布倫特原油基金凈多頭持倉下降至8.92萬張,這是自2020年11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總體來看,臨近12月美聯儲利率會議,宏觀壓力逐漸增加,基本面偏空,目前油價下破後缺乏有效支撐。後續觀察美國戰略石油儲備補庫動作,油價或許在67-72美元/桶有一定支撐。國內防控政策利好邊際效應減弱,現實端需求恢復有待觀察,內盤投資者相對謹慎,SC短期走勢仍較外盤偏弱。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