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伊麗莎白一生受人尊重,被譽為“世界上最優雅的女人”,但鮮有人知的是:早年時期的女王妹妹,顏值更勝女王。

伊麗莎白女王與妹妹瑪格麗特公主,僅僅相差4歲。

由於早年時期的喬治六世,是一位閑散王爺,所以他對兩個女兒的教育,都是十分寬鬆的。

他盡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將自己的愛,賦予到兩個女兒的身上,尤其是小女兒瑪格麗特,更是享受了喬治六世與伊麗莎白王太后全部的愛

在喬治六世的心裡:自己的女兒們,可以無憂無慮地享受著自由的生活。

所以,他對瑪格麗特寵溺到了極致,甚至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喬治六世也願意為她摘取。

對於父親對妹妹的偏愛,伊麗莎白也覺得很正常

因為父親喬治六世給足了自己愛與自由,所以伊麗莎白從不吝嗇地與妹妹分享父母的愛。

同時,伊麗莎白的童年,雖也極度的自由與天真,但她仿佛是“天生的女王”一樣,很早就懂事了,在天真與自由之餘,她會學習相應的王室禮儀與規矩。

對於大女兒的懂事,喬治六世也極度的欣慰:他不止一次的想過,等到自己百年以後,伊麗莎白可以繼承自己的爵位,成為新的閑散王爺,追尋自己的愛情

如果故事的節奏,按照這個風格發展,那麼伊麗莎白將是家族的未來家族,瑪格麗特則是在父母與姐姐的疼愛下成長,直到成婚,去創造自己更好的家庭。

但天不遂人願,愛德華八世為了辛普森夫人,選擇了放棄王位。

這讓當習慣了閑散王爺喬治六世,被時代推上了王位,從此,也鑄就了瑪格麗特的失敗人生

喬治六世從未想過自己可以當王,所以當他上位後,就被兄長愛德華八世留下的各種爛攤子,擊打得不成樣子。

繁忙的喬治六世,在忙於國家內政的時候,也不忘教育伊麗莎白,與賦予瑪格麗特愛。

這樣的想法,是極度正確的,但瑪格麗特,卻在地位的提升,以及父母與姐姐的深愛下,逐漸跑偏

伊麗莎白知道自己將來的責任是什麼,所以早早地培養自己禮儀與德行,只為將來可以支撐諾大的英王室。

而瑪格麗特,則是在溺愛中,選擇了放飛自我,不斷地追尋“自由的愛情”。

這,讓瑪格麗特備受指點。

年輕時的瑪格麗特,猶如從畫中走出的仙子,美艷到了極致。

父親喬治六世在點評自己的兩個女兒時,如是說到:就連樹上的鳥兒也會被這小家伙吸引,圍繞著她歌唱

由此可見,喬治六世對於瑪格麗特的美貌的認可。

反觀喬治六世對伊麗莎白的評價,則是:她猶如天生的君王,在她的身上,猶見昔日維多利亞女王的榮光。

喬治六世的這樣評價,即是自己對兩個女兒在不同領域的認可,也是他對兩個女兒的教育的不同。

長女伊麗莎白的責任,讓她無法選擇自己的將來。所以喬治六世,希望小女兒瑪格麗特,擁有選擇的權利

這也成為了瑪格麗特凄苦生活的開端。

在不同的教育準則下,伊麗莎白不斷嚴格的要求自己,不論是愛情,還是生活,都讓自己盡可能的展現王室的榮光。

而瑪格麗特,則在追尋自由的路上,越走越偏,20歲時,她遇見了自己的愛情:一個年長的離異男子

這樣的愛情選擇,當然無法獲得王室的認可與祝福,哪怕她是國王最寵溺的小公主。

於是,在王室的干預下,她不得不與那名男子分手,並且承諾:自己永遠不會再與他聯繫。

故事走在這裡,還算正常。

然而,王室對她的干預,其實已經在她的心理,種下了反抗的種子:瑪格麗特認為父親欺騙了自己,自己並沒有自由選擇愛情的權利。

所以,在與那位離異的男子分開後,瑪格麗特將自己嫁給了“家世清白”的瓊斯。

嫁給瓊斯後,瑪格麗特開啟了自己的“作妖”人生。

在為瓊斯生育了一兒一女後,瑪格麗特徹底地放飛了自我,抽煙酗酒成為常態

不僅如此,她還致力於成為時尚的性感社交女郎。

從伊麗莎白對早年卡米拉的態度,就不難看出,王室對“性感社交女郎”的反感。

可喬治六世多年來,對瑪格麗特的寵溺,讓伊麗莎白女王壓根沒有約束她的能力。

事實上,瑪格麗特的這些行為,都是故意做給王室看的,她要證明:自己的人生是自由的

她無法選擇自己的婚姻,自己想要嫁的對象,但她可以選擇自己的婚後生活。

為了證明自己的自由,瑪格麗特在婚後沉迷於酒會,以已婚的身份,與異性親密接觸,行為舉止放蕩。

她的反抗行為很成功,因為作為“公主殿下”的她,有這些行為很離譜,但不違反王室的準則。

尤其是當時的她已經嫁人了,伊麗莎白也沒有權利去約束她。

瑪格麗特的叛逆,滿足了自己對“自由”的認知,但也讓這段婚姻,走向了衰敗。

瓊斯無法忍受自己的妻子是一個浪蕩的女人,提出了離婚。

作為高高在上的公主,瑪格麗特從未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在瓊斯離婚後,她無法理解,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在這樣的情緒影響下,她患上了抑鬱症,又因常年的酗酒與抽煙,導致了癌症的爆發。

雖然在英國強大的醫療水平的治療下,她通過手術成功地治愈了癌症,但她的身體,也早已經被病魔與抑鬱的情緒,折磨得憔悴不堪

反觀伊麗莎白,年輕時永遠被猶如天使般的妹妹用美貌力壓。

但她卻堪稱人間清醒,永遠知道自己的位置,也知道自己的責任,為了維護王室的榮光,她以極度自律的方式生活著。

雖未能享受過瑪格麗特一樣的叛逆與自由,但她卻享受到了屬於自己的“自由”。

50歲以後的伊麗莎白,越發的優雅與自信,光彩照人。而瑪格麗特公主,顏值卻不斷地衰減,憔悴不堪。

有人說:不惑以前的顏值,取決於上天,40歲以後的顏值,取決於自己的修養,所謂相由心生,便是如此。

在伊麗莎白女王與瑪格麗特公主的兩段截然相反的人生中,我仿佛看到了這句話的“真理”。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