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1日,國家醫保局發佈《國家醫療保障局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8427號建議的答覆》,對於代表提出的“關於加大集中招採降低藥品及醫用耗材價格的建議收悉”進行答覆。

  其中,在關於加大國產醫療器械支持力度上,文件明確,客觀上支持同等質量但成本較低的國內優質企業在競爭中取勝,意味著集採中國產企業優先選擇。

  從此前已開展的兩批高值耗材國採中選結果來看,冠脈支架集採8個中選企業中有6個國內企業,人工關節集採44個中選企業中有33個國內企業。

  雖然,前兩次國採降幅讓國內醫療器械行業“虎軀一震”,但市場依舊對集採促進國產替代的作用抱有期待,也使得第三批高值醫用耗材集採擬中選結果備受關註。

  瞭解到,9月27日,國家組織骨科脊柱類耗材集中帶量採購在上海接受企業遞交申報材料並現場開標。當日晚間,國家組織高值醫用耗材聯合採購辦平臺發佈擬中選結果。

  此次集採共有171家企業參與,最終152家中選,中選率達89%,平均降價幅度達84%。

  這一結果顯然超出了市場此前的預期。而超過80%的降價幅度也基本宣告了外資占主導地位的國內脊柱耗材市場洗牌在即。那麼問題來了:誰吃肉,誰喝湯?

  瓜分外資“躺平”後的市場

  此前,在國內脊柱耗材市場上,外資品牌長期占據半壁江山。

  數據顯示,2019年,國內骨科脊柱類植入醫療器械的市場份額前五的公司分別為強生、美敦力、威高骨科、史賽克和三友醫療。其中,僅威高骨科和三友醫療為國內企業。

  而作為市場前二的強生、美敦力,其市場占有率分別高達28.29%和24.39%。若加上史賽克的6.50%,頭部外資企業在國內脊柱耗材市場的整體份額便達到6成。

  不過這一局面似乎在第三批高值醫用耗材集採擬中選結果公佈後悄然改變。中標結果顯示,520項中標品種中,強生中標11款,美敦力中標10+9款,史賽克則無一中標。

  聯採辦曾在集採文件中曾註明,如果企業報價低於聯採辦設置的最高有效申報價的40%,就有中選的可能。

  而強生、美敦力等外企似乎並不能接受“價格換市場”的規則,報價幾乎都是貼線中標。

  以強生和美敦力均申報的本次採購量最大的胸腰椎後路開放釘棒固定融合系統為例,其設定限價為12130元,四折價格4852元,最終強生以4671元報價順位第六中標,而美敦力的報價則達到了4822元。

  外資的“躺平”顯然給了國產企業搶奪市場份額提供了絕佳機會。與外企“躺平”相比,國內頭部企業的報價則更為激進。

  以威高骨科為例,其在頸椎前路釘板固定融合系統、胸腰椎前路釘棒固定融合系統、胸腰椎後路開放釘棒固定融合系統、胸腰椎後路微創釘棒固定融合系統和單獨用頸椎融合器系統等5個產品系統上均報出最低價,最終公司18個產品系統中標。

  而在上文提到的胸腰椎後路開放釘棒固定融合系統報價中,威高骨科旗下子公司威高亞華報價4343元,相較強生報價低7%,相較美敦力報價低9.9%。

  整體來看,國內企業中例如威高骨科、大博醫療、三友醫療3家國產明星品牌的中標價在胸腰椎後路開放釘棒固定融合系統的A單元內基本都是最低,分別為4544元、4642元和4667元,按規則能夠拿下醫療機構意向採購量的90%以上。而胸腰椎後路開放釘棒固定融合系統,此次醫療機構報量高達39萬個,位居14個產品系統需求量的首位。

  雖然此次脊柱耗材集採利好國內企業,但並不是所有國內企業都可以“吃肉”。對於一些主營業務並非脊柱耗材的企業,此次集採似乎只有“喝湯”的份,愛康醫療(01789)便是其中之一。

  能從脊柱耗材集採分多少羹?

  在中標結果正式公佈前的9月27日白天,A股和港股骨科耗材股集體走高。

  其中,A股威高骨科(688161.SH)、大博醫療(002901.SZ)、三友醫療(688085.SH)漲幅均超10%;港股愛康醫療漲12.39%,微創醫療、春立醫療也分別上漲7.3%和3.4%。

  但在27日晚間中標結果公佈後,28日骨科耗材股的股價走勢便出現一定分化。9月28日收盤,A股威高骨科收漲5.82%,大博醫療收漲10%;港股愛康醫療卻收跌5.7%,春立醫療收跌0.87%。

  顯然,對於脊柱耗材國內企業的後續發展,市場給出了不同的反饋。而這或許與集採後國內脊柱耗材市場格局以及供需情況有關。

  從市場格局來看,對於需求端,隨著老齡化的加劇(尤其是1963年開始的一波嬰兒潮正在邁入60歲年齡段,相關骨科疾病發病率如關節疾病、脊柱骨折等將呈指數型上升),骨科需求將加速上升,同時隨著運動人群(活動)的增加、消費水平的提升,運動醫學等消費類骨科將快速增長。

  而對於供給端,由於醫生的使用習慣、產品差異、產品線豐富、需要經銷商輔助、客情關係等多種影響因素,集採後格局基本就是原有頭部玩家繼續提升市場份額,後續很難再出現新的玩家。並且隨著集採價格的大幅下滑,小企業和部分進口企業份額將加速減少,國產頭部企業將顯著受益。而這或許就是導致市場對愛康醫療“興趣乏乏”原因之一。

  據愛康醫療披露的今年上半年業績,愛康醫療期內收入5.31億元,同比增長18.7%;凈利潤1.26億元,同比增長13.1%。其中,關節耗材才是其核心的收入來源。

  分部業績顯示,其當期髖關節置換內植入物(含3D打印產品)收入3.28億元,同比增長15.87%,膝關節置換內植入物(含3D打印產品)收入1.28億元,同比增長16.56%。相較之下,今年上半年愛康醫療的脊柱耗材收入占比,僅有8.53%。

  另外,從此次披露的中標結果來看,愛康醫療僅有三個產品系統申報,雖然結果全部中標,但1個在B組,2個在C組。

  根據此次競價組的劃分規則,A組為品種全、可全國供應,醫療機構意向採購量大的企業;B組為主要部件齊全,但無法供應全國的企業;C組則指專註於某一細分領域,無法提供一整套系統的全部部件,多為新興企業。從愛康醫療提交的產品系統申報組別,也可以從側面看出其在脊柱耗材方面,與頭部國內企業存在較大差距。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在首次國家組織人工關節集採中愛康醫療在4個品類中無一齣局,並且均進入意向採購量前五名榜單。然而市占率提升並未帶來業績上的增長。根據愛康醫療的2021年財報,公司當期收入8.65億元,同比下降16.43%;凈利潤1.81億元,下降37.44%。

  之所以出現有市占率沒收入的原因,一方面在於集採出現的產品降價問題,還有一方面則在於集採後第三方經銷商渠道幾乎關閉,但由於集採後的入院起量存在時間差,導致愛康醫療的收入出現較大波動,影響時間也或將延續至明年。在今年中報後的線上交流會上,愛康醫療管理層表示,保守預期今年收入將恢復到2020年水平。

  對於愛康醫療而言,目前公司關節耗材集採餘波未定,脊柱耗材集採又只能“喝湯”。在此背景下,市場似乎也很難在這個時間點對其有更高的估值預期。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