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6月23日),現貨黃金重新走低,美元指數站穩104關口。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此前指出,即使會導致經濟衰退,也要全力控制價格,這反映出金融市場擔心美聯儲緊縮步伐將抑制經濟增長。  

  美聯儲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75個基點——這是自1994年以來的最大單次升息幅度——至1.50%至1.75%區間。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他的一些同事表示,美聯儲很可能需要在7月會議上延續這樣的大幅加息。市場預計,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將在年底前升至3.4%。

  美聯儲陡峭的加息路徑引發了市場對經濟衰退和勞動力市場疲軟的廣泛擔憂。但鮑威爾周三(6月22日)在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作證時表示,美聯儲持續加息是適當的,具體速度取決於經濟前景。

  鮑威爾甚至還強調,如果證明有必要,他拒絕排除單次加息100個基點,“不會放棄任何選項,官員們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來恢復價格穩定。過去一年,通脹明顯上升,而且可能還會給大家帶來進一步‘驚喜’。”

  鮑威爾指出,勞動力市場處於不可持續的過熱狀態,政策制定者需要靈活應對之後公佈的數據。周三早些時候,費城聯儲主席哈克也表示,未來公佈的數據將決定美聯儲決策選項。

  澳大利亞老虎證券首席策略師Michael McCarthy說:“鮑威爾隔夜指出,一次性加息1%的可能性確實存在,這提醒人們必須註意利率上升對金價的持續壓力。”

  不惜經濟下滑

  美聯儲官員的最新預測顯示,今年經濟增長將放緩至低於趨勢水平,而美國失業率(目前為3.6%)會開始走高。與此同時,他們現在預計到年底通脹率僅會下降至5.2%。

  鮑威爾表示,美聯儲並非試圖製造經濟衰退來阻止通脹,而是全力控制物價,“我們不是試圖引發,而且我認為我們不需要引發衰退。”但他承認,經濟衰退肯定有可能,而且過去幾個月全球範圍內發生的一些事情使目標(確保不發生衰退並降低通脹)達成變得更加困難。

  鮑威爾說:“這是我們的目標,但非常具有挑戰性的,過去幾個月發生的事件(戰爭和供應鏈問題)使得它變得更具挑戰性。我們是否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問題將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我們無法控制的因素。”

  鮑威爾指出:“價格通脹是一個宏觀經濟問題。我們可以減少需求,但我們的工具無法影響能源和食品通脹,我們只能專註於我們可以解決的部分通脹。 ”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周三晚些時候表示,儘管他對衰退風險上升表示贊同,美聯儲沒有能力非常精確地微調經濟,但他目前對繼續快速加息感到滿意,決策層對於將利率升至具有適度限制性的水準存在“巨大”共識,“我們正在考慮的第一件事是確保我們從通脹壓力中解脫出來。”

  金價跌破200日移動平均線有利於空頭,這表明金價的阻力最小路徑是下行。不過,投資者謹慎的做法是等待強勁的後續拋壓,然後為金價進一步跌破1800美元關口做好準備。

  兩黨都不滿意

  鮑威爾承認,美聯儲本應更早採取行動,但這並沒有讓立法者感到多少安心。通脹成為一個棘手的政治問題——有可能在今年11月的中期選舉中改變國會權力天平。

  代表馬薩諸塞州的民主黨參議員沃倫指責美聯儲推動加息,這增加了可能導致數百萬人失業的衰退風險。而路易斯安那州共和黨參議員肯尼迪表示,高通脹對他的選民打擊如此之大,以至於他們的骨頭都要碎了。

  在大流行的大部分時間里,民主黨人都支持美聯儲的優先事項,即讓勞動力市場恢復全面活力。共和黨人抨擊美聯儲對經濟提供了過多的支持,並且長期以來一直警告說,如果政策制定者在去年通脹開始攀升時不開始加息,他們將落後於曲線。

  III Capital Management的首席經濟學家Karim Basta在研報中寫道,總體而言,鮑威爾在美聯儲最近一次政策會議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講話並沒有太多意外,但他關於金融狀況“顯著收緊”的說法似乎意義重大,並可能預示著加息步伐放緩。

  紐約BK資產管理公司董事總經理KATHY LIEN:“美元升值是美聯儲希望收緊金融狀況的渠道之一,不會有任何形式的舉措來緩解美元的漲勢,無疑認可美元會進一步走強。”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