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2022年3月7日、8日倫敦金屬交易所LME鎳發生逼倉事件,鎳期貨價格罕見暴漲,達到歷史極值,引發市場廣泛關註。本文主要圍繞鎳市場供需格局變遷、全球鎳市場供應情況、中國鎳市場供應情況、全球鎳市場需求情況及行業展望等幾個方面來梳理全球鎳產業格局。

一、鎳市供需格局變遷

隨著技術工藝的不斷變革和政策走向的變化,鎳的供需格局隨之發生相應變動。

硫化鎳礦-電解鎳-不鏽鋼時期(2006年之前):

全球鎳供應主要來自儲量有限的硫化鎳礦,鎳品味較高的同時工藝成本也較高,而全球不鏽鋼的需求日益增長,鎳的需求也隨之擴大,供應無法滿足需求增長,LME鎳庫存長期低位,驅動鎳價持續上漲。

紅土鎳礦-鎳鐵-不鏽鋼時期(2007年-2016年):

2006年,中國出現紅土鎳礦-鎳鐵的生產工藝,更高儲量但更低品味的紅土鎳礦逐漸成為鎳主要礦源,鎳鐵在不鏽鋼生產中開始成為主角,電解鎳需求明顯下降,鎳價開啟近10年下跌之路。2014年初,為了增加本國礦石冶煉的附加值,印尼宣佈禁止鎳礦出口,這一禁令的生效影響了鎳的供需格局,鎳價短期上漲,但仍處於下行大趨勢,該期間LME鎳庫存一度上升45萬噸的高位。

紅土鎳礦-鎳中間品(或高冰鎳)-硫酸鎳-三元電池時期(2017-至今):

供應端,雖然2017年恢復品味為1.5%以下的鎳礦出口,但是2019年再次發佈 2020年開始禁止鎳礦出口的消息。這兩次禁礦都對鎳資源的供應造成了強烈干擾,同時也加劇了國際鎳價的波動。需求端,自2017年以來,全球新能源汽車發展步伐愈加快速,以硫酸鎳為主要原料的三元電池需求快速增長,拉動鎳價上漲,LME鎳庫存持續下滑至低位水平。

2021年12月9日,印尼青山園區宣佈首條高冰鎳產線正式投產,並於2022年1月24日發運首船高冰鎳至中國,這打通了紅土鎳礦火法工藝到硫酸鎳的產業路線,將大大緩解目前因電池材料項目快速擴建而造成的鎳原料結構性緊缺局面,鎳價新一輪的牛市有望結束。

圖表 1:LME鎳價走勢

數據來源:Wind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2:LME鎳庫存

數據來源:Wind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3:原生鎳產業鏈

數據來源:Wind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二、全球鎳市場供給

(一)鎳礦:全球鎳儲量及產量均比較集中

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SGS)公佈的數據,2020年全球鎳儲量約9,400萬噸,同比保持不變。全球60%的鎳礦儲量是以紅土鎳礦的形式存在,而紅土鎳礦直至2007年開始才逐漸替代硫化鎳礦在不鏽鋼領域的需求。

近年來,紅土鎳礦產量飛速增長,據測算,2019年全球鎳礦供給結構中紅土鎳礦占比接近70%。硫化鎳礦床分佈於西澳大利亞、南非、加拿大和俄羅斯等國。紅土鎳礦床主要分佈在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新喀里多尼亞和菲律賓等國。

USGS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鎳礦產量金屬量達到270萬噸,同比2020年(251萬噸)增加8%。印尼鎳礦產量達到100萬金屬噸,再次成為無可爭議的鎳頭部生產者,其次是菲律賓(37萬噸)、俄羅斯(25萬噸)、喀里多尼亞(19萬噸)和澳大利亞(16萬噸)。2020年初印尼再次禁礦,全球鎳礦資源的供應開始逐漸趨緊。2021年伴隨印尼大量鎳不鏽鋼、新能源項目的建設投產,鎳礦產量出現明顯增加。

圖表 4:2020年全球鎳礦儲量分佈占比

圖表 5:2021年全球鎳礦產量分佈占比

數據來源:USGS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6:全球鎳礦主產國產量金屬噸(萬噸)

數據來源:USGS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7:印尼鎳礦貿易政策

數據來源:USGS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二)鎳鐵:印尼繼續釋放產能,鎳鐵供給相對充裕

鎳鐵,主成分為Ni和Fe,是一種呈塊狀或粒狀的灰黑色礦物,新鮮面會有金屬光澤。從鎳含量上來區分,鎳含量高於15%為水淬鎳(Ferronickel/FeNi);

鎳含量在15%以下的為鎳生鐵(Nickel Pig Iron/NPI),鎳生鐵又可分為低、中、高鎳生鐵,對應鎳含量為1.5%-1.8%、4%-8%、8%-15%。

據mysteel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原生鎳產量中,63%為鎳鐵,30%為純鎳,其他鎳產品僅占7%,而鎳鐵產量中78%為鎳生鐵、22%為水淬鎳。中國市場習慣將水淬鎳和鎳生鐵統稱為“鎳鐵”。

鎳鐵的冶煉原理是利用氧化鎳礦,採用高爐(BF)或者迴轉窯-電爐(RKEF)生產而成。鎳生鐵按照品位的不同,有不同的冶煉方法:

低鎳生鐵的冶煉方法為高爐冶煉法(BF),高爐生產鎳鐵的流程主要是:礦石乾燥篩分(大塊破碎)——配料——燒結——燒結礦加焦炭塊及熔劑(英石)入高爐熔煉——鎳鐵水鑄錠和熔渣水淬——產出鎳鐵錠和水淬渣。

中高鎳生鐵主要的冶煉方法為迴轉窯-電爐冶煉法(RKEF)。RKEF工藝流程為礦石配料——迴轉窯乾燥——迴轉窯焙燒——爐熔煉粗鎳鐵——LF爐精煉(或機械攪拌脫硫)——精製鎳鐵水淬——產出合格鎳鐵粒。

2020年印尼鎳生鐵產量超過中國,開始成為全球最主要鎳供應國。據Mysteel調研統計,截止2021年12月,印尼在產鎳鐵條線合計135條。2021年印尼鎳鐵總產量金屬量約為89萬噸鎳金屬量,同比增加45.34%;中高鎳生鐵產量金屬量約85萬噸,同比增幅約49%;低鎳生鐵約1.8萬噸,同比減少約3%;鎳鐵約2.5萬噸,同比減少約2%。

印尼具有非常豐富的鎳礦資源,為改變單純出口金屬資源的發展方式,提高金屬礦業產品附加值,印尼在2014年首次禁止鎳礦出口,該政策迫使企業,尤其是國內一大批冶煉企業直接在印尼投資建設鎳鐵冶煉廠,導致印尼NPI產能迅速擴張。近年來,印尼鎳金屬產業更偏向於發展冶煉加工,對於印尼而言,外資在當地投資建設鎳冶煉廠,對當地鎳資源進行深加工,提高了產品附加值,也有利於將印尼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

圖表 8:印尼鎳生鐵產量(以金屬量計:萬噸)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印尼RKEF新建項目成為全球鎳產量供應主要增量。基於現有產能擴張及新建產能仍將持續釋放,預計2022年、2023年鎳鐵產量(含轉產)同比增速仍將維持20%以上,投產高峰期延續至2024年後。預計2022年印尼鎳生鐵金屬產量進一步提升至117.31萬噸,總量(鎳生鐵+鎳鐵)121萬噸。

(三)硫酸鎳:新能源汽車爆發持續帶動硫酸鎳需求

硫酸鎳主要應用於電鍍行業和電池行業,是三元鋰電池產業鏈中最主要的鎳原料。隨著新能源產業不斷發展,三元動力電池對鎳的需求爆發,推升硫酸鎳產量快速增長。

硫酸鎳企業不同的原料,生產工藝不同,採用不同的生產線,但生產工藝比較簡單,投資少,建設周期短(2-6個月),產能擴張快,需求響應比較及時,所以產能基本不存在瓶頸問題。

我國硫酸鎳以自產自銷為主,對外貿易量比較小,目前硫酸鎳生產主要集中在前驅體等下游企業,企業通過進口原料來生產,由於硫酸鎳生產技術要求不高,加上未來需求旺盛,鎳冶煉企業開始向下游延伸,擴建硫酸鎳產能。中國硫酸鎳生產區域多跟隨三元前驅體生產區域,其中以浙江、湖南、湖北、廣東、廣西、貴州地區為主,上述區域2021年占比全國總產量的73%。

圖表 9:中國硫酸鎳產量(以金屬量計)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硫酸鎳的原料來源廣泛,包括濕法中間品MHP、電解鎳(鎳豆/鎳粉)、回收鎳和高冰鎳等。2021年中國硫酸鎳原料中鎳豆、鎳粉原料占比43.65%,鎳中間品(包含高冰鎳)原料占比33.25%,再生原料占比17.19%。

(四)精煉鎳:近兩年庫存持續去化

按形態可將精煉鎳分為:鎳板、鎳豆、鎳餅/鎳花/鎳扣、鎳珠/鎳球等。精煉鎳因其純度高、雜質含量少,用途非常廣泛,涉及不鏽鋼、新能源、高溫合金、電鍍等行業領域,在鎳原料供應上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全球精煉鎳總產能在100~120萬噸/年,但近年來由於精煉鎳在不鏽鋼領域的使用占比下降,市場需求呈下降的趨勢,產量亦有明顯下滑。2021年全球精煉鎳總產量僅78.68萬噸,近年來首次低於80萬噸,主要原因在於幾大主要的精煉鎳生產國接連發生天災或人為事故,導致大規模減產。

俄羅斯的精煉鎳產品絕大多數為鎳板,主要用於不鏽鋼冶煉。同為鎳板生產國的還有中國、挪威、日本、芬蘭、南非、法國等國,其中芬蘭、南非的鎳板一般也用於不鏽鋼冶煉,而挪威、日本、法國生產的鎳板主要用於電鍍行業。2021年全球鎳板總產量50.89萬噸,占比64.68%。

澳大利亞、馬達加斯加兩國是鎳豆的主要生產國,此外芬蘭、加拿大也有部分工廠生產鎳豆。鎳豆主要用於新能源產業,鎳豆自溶製備硫酸鎳具有良好的經濟性,2021年新能源行業蓬勃發展,鎳豆需求有大幅提升。

2021年全球鎳豆總產量19.54萬噸,占比24.83%。

加拿大、英國主要生產鎳餅(鎳扣/鎳花)、鎳珠等小品種形態精煉鎳,主要用於合金冶煉、電鍍等行業。2021年全球總產量8.25萬噸,占比10.49%。

圖表 10:2021年中國精煉鎳下游市場比例

圖表 11:2021年精煉鎳分國別產量分佈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12:LME鎳庫存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新興崛起的新能源行業對精煉鎳的需求與日俱增,主要增量表現在過去並無用武之地的鎳豆。鎳豆以其優良的經濟性,成為製備硫酸鎳最主要的原料,2021年鎳豆在新能源領域的用量為11.19萬噸,占硫酸鎳原料比例43.83%。LME鎳庫存自2021年5月開始快速下降,併成為2022年3月初LME鎳爆發“史詩級”逼倉行情的主要驅動因素。

LME交割品類只有鎳板和鎳豆,中國地區交割品類只有鎳板。鎳主產地印尼地區生產商沒有可供交割的品牌。我國一些企業鎳產量排名前列,但只生產鎳鐵、高冰鎳等二級鎳,並不生產期貨交割用的鎳板和鎳豆,且沒有在LME註冊交割品牌。近十年以來,在各類原生鎳產品中,鎳豆、電解鎳等一級鎳產品產量呈現停滯不前甚至收縮態勢,全球原生鎳產品增量主要來自鎳生鐵。

俄羅斯諾里爾斯克鎳業產品是LME市場重要交割品。俄羅斯諾里爾斯克鎳業鎳礦產量17萬金屬噸,為全球第一大鎳礦生產商,占全球比重5.8%,且其產品均為LME倉庫交割品牌。

圖表 13:俄羅斯生產交割品品牌在LME占有較大比重

數據來源:LME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2021年12月9日,印尼青山園區宣佈首條高冰鎳產線正式投產,並於2022年1月24日發運首船高冰鎳至中國,這打通了紅土鎳礦火法工藝到硫酸鎳的產業路線,將大大緩解目前因電池材料項目快速擴建而造成的鎳原料結構性緊缺局面,對目前新能源電動車行業發展有著重要的實際意義。

三、中國鎳市場供給

(一)鎳礦:主要依賴菲律賓,進口季節性規律明顯

我國的紅土鎳礦資源比較缺乏,不僅儲量比較少,而且品位比較低,開采成本比較高。而我國又是不鏽鋼產品主產國,紅土鎳礦是鎳鐵的主要原料,且鎳鐵又是不鏽鋼的主要原料,因此我國每年都需大量進口紅土鎳礦來發展不鏽鋼工業。

2014年印尼首次限制鎳礦石出口後,菲律賓成為中國進口鎳礦石的核心來源國,其向中國出口的鎳礦石金額占該國鎳礦石出口總額的80%以上。2021年中國進口鎳礦量4352.92萬噸,同比增加11.3%,其中來自菲律賓的進口量達3904.31萬噸,同比增加22.11%,占總進口量的89.7%。

每年的11月至次年3月,菲律賓處於雨季,天氣惡劣,鎳礦開采和裝船工作進度受到影響,其鎳礦出口量有明顯的季節性。中國自菲律賓鎳礦進口量通常在9月份或10月份達到年內峰值,而後開始持續下滑,一季度處於年內低谷。

由於近些年的大量出口,菲律賓鎳礦的儲量和品位均在下降,其中TAWI–TAWI地區更是已經面臨著資源枯竭的壓力,該地區的三個礦山2019年四季度-2020年一季度陸續關閉。此外,其餘地區礦山也面臨鎳礦品位低的問題。

近兩年來,菲律賓高品位鎳礦出現枯竭的跡象,發往中國的多為中低品位鎳礦,根據Mysteel統計,菲律賓鎳礦平均品位從1.5%降低至1.2%-1.4%,入爐品種下降使得國內鎳鐵Ni含量降低,同時成本相應增加。

圖表 14:中國鎳礦進口來源分國別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15:中國鎳礦進口季節性走勢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16:中國主要港口鎳礦品味分佈圖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二)鎳鐵:進口主要依賴印尼,政策不確定性仍較大

中國鎳鐵冶煉成本主要由鎳礦成本、電力成本、燃輔料成本、還原劑成本等部分構成,其中鎳礦成本最高,約為55%,其次電力成本占23%。從成本構成我們不難看出,中國鎳鐵冶煉成本受鎳礦和電力成本影響最大。鎳鐵冶煉伴隨著高能耗、高碳排放。根據測算,不鏽鋼冶煉整個環節的單噸總能耗約1.99-2.32噸標準煤,其中鎳鐵單噸能耗約1.06-1.28噸標準煤,鉻鐵單頓能耗約0.92-0.98噸標準,而不鏽鋼環節僅0.02-0.06噸標準煤。

目前,清潔能源發電具有明顯的不穩定性,大量風電、光伏發電的接入將對電網的電能質量、電網穩定性、無功及電壓控制等帶來一定的影響,難以適用於鎳鐵冶煉這種耗電量巨大的項目。這意味著,在短期內國內鎳鐵難以解決能耗和碳排放的問題,對國內鎳鐵產業形成巨大衝擊。印尼鎳鐵受益於當地鎳資源、電力成本等優勢,冶煉成本遠低於國內。

印尼禁礦後,中國鎳鐵產量維持低位,2020年鎳鐵產量51.27萬鎳金屬噸,同比下降7.12萬鎳金屬噸(-12.19%)。展望後面幾年,菲礦仍是國內進口鎳礦的主要來源,供應沒有較大增量。

圖表 17:中國鎳鐵冶煉成本構成

圖表 18:中國鎳生鐵產量分地區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19:中國鎳生鐵產量(鎳金屬量:萬噸)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自2020年1月印尼鎳礦出口禁令正式生效並執行後,我國從印尼進口鎳鐵量明顯增加,2021年全年我國鎳鐵進口量中印尼占比高達約84%。

近兩年以來受新冠疫情干擾,印尼鎳鐵迴流量並不是很充裕導致國內整體鎳鐵供應持續處於偏緊狀態,推升鎳鐵價格持續攀升並不斷創下歷史新高。2022年印尼海洋與投資事務部副部長Septian Hario Seto表示,政府可能在2022年開始對鎳鐵和鎳生鐵征收出口關稅,政策不確定性或將給後期國內鎳鐵及不鏽鋼供應均帶來較大影響。

圖表20:中國鎳鐵進口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三)精煉鎳:俄鎳進口比例下降,但仍是主要進口來源國

國內精煉鎳供應主要分佈在甘肅省,2021年甘肅電解鎳產量為147800噸,占全國比重為91.3%,其次是新疆,2021年新疆電解鎳產量為12099噸,占全國比重為7.5%。

進口方面,俄羅斯長期以來是中國進口鎳板的主要來源國,主要生產商為俄羅斯諾里爾斯克鎳業,其為世界最大的鎳生產商。據中國海關數據統計,中國2020年全年俄鎳進口量為5.18萬噸,占全年總進口量的39.59%,2018年、2019年的年進口量更是達到8.25萬噸、8.89萬噸。

但2021年中國自俄羅斯的鎳板進口銳減,全年進4.61萬噸,占精煉鎳總進口量的17.5%,為2011年以來進口量最低的一年,也是進口量占比最低的一年。其原因在於2021年2月諾里爾斯克因礦場發生滲水事故而減產18.12%;加之2021年8-12月俄政府加收鎳產品出口稅;以及2021年挪威、住友、南非等其他進口鎳板擠占國內市場,俄鎳進口利潤降低,國內貿易商與俄方長單簽訂受阻。中國2021年自澳大利亞精煉鎳進口量占比近一半,絕大部分以鎳豆為主,這得益於中國新能源汽車快速發展對鎳豆需求的暴增。

圖表 21:中國自俄羅斯精煉鎳進口量

圖表 22:2021年中國精煉鎳分國別進口比例

數據來源:Wind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四、全球鎳市場需求

鎳下游主要應用於不鏽鋼、電池、電鍍、合金等領域,其中不鏽鋼為最大應用領域,占比達到 70%,因其對鎳用量基數較大,未來仍將作為拉動鎳需求增長的重要驅動力;受益於新能源汽車產銷量爆髮式增長,鎳下游需求中電池用鎳需求增速最快,其在總需求中占比預計將持續提升。

圖表 23:全球原生鎳消費結構

數據來源:CSSC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24:原生鎳概念

數據來源:Antaike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25:全球鎳市場供需平衡表

數據來源:中國特鋼企業協會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一)全球不鏽鋼產量穩步增長,中國和印尼貢獻主要增量

從全球產量來說,自2009年以來,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穩步增加,2018年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更是突破5000萬噸至5073萬噸,同比2009年增長104%;2020年在全球疫情的衝擊之下,仍達到了5089.2萬噸。根據國際不鏽鋼組織/ISSF,2021年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達5628.9萬噸,較2020年的5089萬噸增長約10.6%。

近幾年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增長主要貢獻為中國和印尼,而印尼主要以300係為主。其他國家和地區中,歐美非地區生產比較穩定。亞洲國家日本和韓國不鏽鋼總產量基本增幅有限。因此中國主導了近年來全球產量增量。中國產量自2009年以來穩步增加,2010年突破1000萬噸,2014年突破2000萬噸,2021年突破3000萬噸至3245萬噸,占比全球57.7%。

圖表 26:全球不鏽鋼粗鋼產量

圖表 27:未來普碳鋼置換不鏽鋼產能仍將會是國內不鏽鋼產能擴增的主要方式

圖表 28:印尼不鏽鋼加速發展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從不鏽鋼產量的結構來看,我國的不鏽鋼品種結構中,由於300系不鏽鋼具有高強度的耐腐蝕性以及良好的可延展性、相對高的抗拉強度和優異的可焊接性,其產量占中國不鏽鋼總產量的50%左右,是目前應用範圍最為廣泛的不鏽鋼鋼種。主流品種 304 和 316 國標要求的含鎳量分別為不低於 8%/10%,因其用量大且含鎳量高貢獻了不鏽鋼用鎳主要需求。

圖表 29:中國各系別不鏽鋼粗鋼產量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二)新能源汽車帶來鎳高需求增速

綜合考慮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成熟度、車企未來的規劃、政策力度支持,預計全球新能源汽車將在未來保持快速增長,新能源汽車三元動力電池有望成為未來鎳需求的最大增長點,全球汽車電動化已經成為未來發展趨勢。

從全球來看,預計到2025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將達到1700萬輛;到2030年,全球電動汽車銷量預計在3000萬輛規模以上。從國內來看,到2035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銷量粗略估計有6至8倍的成長空間。按照中國汽車工程學會牽頭修訂編製的《節能與新能源汽車技術路線圖2.0》,我國新能源汽車總體滲透率規划到2025年為20%、2030年為40%、2035年為50%。

圖表 30:全球三元前驅體和電池級硫酸鎳需求量預測

數據來源:GGII 中汽協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圖表 31: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量及當月同比

數據來源:Wind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五、未來鎳產業鏈發展趨勢

(一)中國不鏽鋼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不鏽鋼行業具備較高的政策壁壘和技術壁壘,行業進入門檻也相對較高,行業競爭相對有序。2021年國內不鏽鋼粗鋼產量3245萬噸,並形成福建、廣東、廣西、江蘇無錫四大集群。行業前十企業包括寶武太鋼、青山、北部灣新材料、江蘇德龍等,份額占比81%。隨著未來新增煉鋼產能的集中釋放,中國不鏽鋼行業集中度預計會進一步提高,未來將形成以青山、寶武和德龍三大巨頭為行業主導的不鏽鋼新格局,市場占有率繼續提高。

青山集團寡頭壟斷地位將逐步被削弱,但仍是不鏽鋼行業的絕對標桿,尤其是市場主導和盈利能力以及終端直銷能力毋庸置疑。

寶武集團打造全球不鏽鋼品種和規格最豐富的鋼廠,謀求全球不鏽鋼頭部企業低位,兼併太鋼集團,擴大規模,著力優化原料自給率,提高競爭。

德龍集團專註發展300系不鏽鋼,通過上下游產業鏈延伸以及規模化的快速發展,將300系生產成本優勢發揮至極致。

圖表 32:三大龍頭投產情況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二)鎳鐵-高冰鎳轉換打破原有平行供需格局

近兩年鎳供應端增量主要來自於生產不鏽鋼的鎳鐵,需求主要增量同時來自於不鏽鋼與鋰電池。而過去鎳的供需同時存在鎳鐵-不鏽鋼/電解鎳-硫酸鎳-電池兩條平行的路線。因此前期市場預期鎳鐵大量投產而電池用鎳產量增幅不及需求會帶來鎳結構性過剩/短缺以及鎳鐵對電解鎳大幅貼水的局面。

2021年12月青山宣佈實現鎳鐵-高冰鎳的轉換,打破原先的供需格局,並將通過鎳鐵供大於求—電解鎳&硫酸鎳對鎳鐵溢價提升—鎳鐵轉產高冰鎳製備硫酸鎳—硫酸鎳對電解鎳需求減少-電解鎳&硫酸鎳對鎳鐵溢價減少來實現不同形態鎳產品價格的平衡。

在一定條件下,鎳鐵可以轉產高冰鎳,不同產線存在互相牽制的關係。當轉產高冰鎳的利潤高於出售鎳鐵的利潤時,即硫酸鎳和鎳鐵的價差擴大到能夠覆蓋鎳鐵-高冰鎳-硫酸鎳的成本,企業就會有足夠的驅動力去轉產高冰鎳。如果高冰鎳供應增加,那麼將改變鎳市場供需格局,而供需的變化又將影響上游原料端的價格,硫酸鎳和鎳鐵的價差隨之變化,因此應該辯證看待高冰鎳的轉產經濟性問題。

除了硫酸鎳與鎳鐵價差達到必要轉產刺激之外,鎳鐵自身利潤水平是關鍵因素,當鎳鐵本身處於高利潤狀態時,即便短期價差已足夠覆蓋轉產成本,企業轉產的積極性也大概率不夠強烈。未來隨著眾多鎳鐵項目投產,且與相關新能源公司、不鏽鋼企業簽訂包銷或聯合經營合同,轉產事件或更為可見,而高冰鎳也將作為兩元市場連接的紐帶,體現新能源與不鏽鋼的邊際需求變化。

(三)印尼產業鏈更完善

1、印尼長期資源稟賦優勢,助推鎳產業發展

印尼擁有全球最大的鎳礦儲量和產量,且預計未來儲量產量持續增長也將來自於印尼。根據USGS數據,2020年印尼鎳資源儲量排名第一,在全球占比 22%,2015年至2020年這五年內全球儲量增量約為 1700 萬噸,印尼增產1650萬噸。2020年印尼鎳礦產量也排名第一,占全球總產量 31%,2015年至2020年這五年內全球鎳礦增量約為 23 萬噸,印尼增量 64萬噸,占全球增量的 279%。

印尼具有長期鎳資源稟賦優勢,使得印尼在供應鏈上游長期占據主導地位,這種低成本資源優勢促進印尼產業鏈深化。比如鎳鐵冶煉過程,印尼企業利潤明顯高於我國企業,我國的高成本鎳鐵產能有可能被印度尼西亞的產能替代。

2、印尼鎳戰略助推鎳中下游產業鏈崛起

印尼通過2014和2020年兩次禁礦,吸引大量外資流入,拉長資本開支周期,推動本國鎳產業的長效發展,使印尼從原料國逐漸向製造國轉型,中游產業鏈迅速發展。隨著新能源電池需求占比不斷提升,產業鏈對電池金屬的關註熱度逐步升高,印尼不斷調整貿易稅率與投資政策,旨在借助不鏽鋼與新能源的東風幫助本國在國際產業鏈利潤分配中占領有利地位。

能源和礦產資源部工業發展特別工作人員Agus Tjahjana解釋說,加工低品位鎳礦轉化為硫酸鎳的附加值是11.4倍。如果對前驅體進一步加工,附加值將是19.4倍。如果再加工成正極,附加值是37.5倍,加工成電池芯形式的最下游產品,附加值是67.7倍。高品位鎳礦(腐泥土),加工成鎳鐵後,附加值變為4.1倍。再加工成硫酸鎳,附加值是5.7倍。另外,如果加工成前驅體,附加值是9.6倍,再下游加工成陰極,附加值是18.6倍,最後是電池產品,附加值是33.6倍。

3、不鏽鋼版圖繼續擴張,中間品供應集中釋放

印尼全面開啟不鏽鋼、新能源汽車兩條產業鏈建設,產業鏈將不斷完善。印尼從之前單一的鎳礦生產國到NPI冶煉到現在全球第二大不鏽鋼生產國,印尼僅僅只用不到10年時間,並且印尼的不鏽鋼版圖還將擴張。截至2021年印尼不鏽鋼已投產的產能達到550萬噸,2022年已規劃未投產印尼不鏽鋼新增煉鋼年產能還有200萬噸,冷軋年產能70萬噸,主要以300係為主。

圖表 34:印尼不鏽鋼粗鋼產量

數據來源:Mysteel 廣州期貨研究中心

除了不鏽鋼外,印尼也在積極拓展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未來1-2年濕法冶煉中間品和火法冶煉高冰鎳項目都將釋放產能。據SMM預計,2021年至2025年全球共有125萬噸鎳中間品新增產能,其中包括56萬噸鎳鐵,32萬噸MHP與37萬噸高冰鎳。

圖表 35:印尼濕法中間品及火法高冰鎳投產明細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