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決議:

  日本央行宣佈維持基準利率-0.1%不變,並承諾承諾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指引確定在0%左右,今日最新十年期債券收益率為0.229%,略高於指引標準。同樣在本月,歐央行宣佈加息25基點,瑞士央行加息50基點,美聯儲加息75基點。在西方國家持續抬升利率的窗口期,日本堅定維持寬鬆貨幣的決策顯得別具一格。

  黑田東彥今日講話稱:CPI可能暫時保持在2%左右,之後漲幅可能會放緩,如果需要,會毫不猶豫地增加寬鬆。西方國家中央銀行與日本 央行的政策思路是相同的,只不過兩者面臨不同的經濟形勢,前者在高通脹的壓力下,不得不迅速加息收縮流動性;後者在低通脹的壓力下,不得不持續保持負利率狀態,以提升貨幣流動性。

  截至今日16:00,USDJPY上漲1.56%,日元對美元貶值態勢顯著,這符合貨幣政策背離的邏輯。實際上,從2021年1月開始,USDJPY就已經處於上漲趨勢中。一年半時間,日元對美元貶值近30%,這也導致USDJPY成為外匯市場的熱門交易品種。

  100日元對人民幣的中間價從5.0021上調至5.0471,上升450點,日線短期呈現升值態勢。不過,從月線來看,100日元兌人民幣的中間價持續大跌,自2020年3月至今,累計跌幅超過21%,這一幅度小於日元對美元的貶值,因為中國人民銀行同樣在執行貨幣寬鬆政策,這抵消了一部分日本央行寬鬆政策對中間價的影響。

  日本宏觀經濟:

  日本的問題不止體現在低迷的通脹和負利率政策上面,還有極高的政府債務、不穩定的GDP增速和流動性陷阱。

  日本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政府債務率最高的國家,2020年末時政府債務占據GDP比重就已經達到266.2%,遠遠超過第二名意大利的150.8% 。要知道,著名的希腊債務危機期間,希腊的公共債務占GDP比重也僅為113%,並未達到日本政府的極端狀態。這不由得讓人發問,日本會不會出現國家級的債務危機?

  主流的看法是出現債務危機的可能性很低,因為日本政府發行的國債大部分都被國內民眾所持有,外幣債務並不多。希腊債務危機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希腊沒有歐元的“印鈔權”,但日本不一樣,理論上說,日本想要獲得多少日元都可以。

  日本的GDP增速最新值0.2%,為正值,但歷史上經常會在某月跌入負值區間。GDP是衡量經濟運行健康程度的核心指標,市場降低的GDP,代表日本的宏觀經濟運行存在很大問題。

  流動性陷阱是相對於日本央行持續數十年寬鬆貨幣政策而言的。理論上,如日本一般的極端寬鬆必然導致惡性通脹,但如前文所說,日本的通脹率一直很低。那麼,超額的貨幣去到了哪裡?經濟學家給到的答案就是去到了“流動性陷阱”里。也就是說,雖然中央銀行將信貸門檻降的非常低,但民眾和企業依舊沒有消費或者擴大生產的欲望。

  總的來說,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與日本的宏觀經濟形勢相互配套,只不過這麼長時間沒有起到應有效果,或許其中存在“藥不對症”的問題。

  ATFX風險提示及免責條款: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以上內容僅代表分析師觀點,且不構成任何操作建議。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