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9月21日文章,原題:誰在贏得美中貿易戰?沒人 美國總統拜登樂享了美妙的幾個月——幾乎在所有政策方面。但就最被他忽視的促進全球貿易這一議程來說,一切才剛剛開始。這令人擔憂。每個跡象都表明,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美國和中國都已適應一場看不到盡頭的漫長貿易戰,而這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全球經濟萎縮。

  可以說,在拜登政府執政近兩年後,我們正處於一個經濟學不再那麼重要的新時代。相反,民粹主義者關於技術民族主義的戰鬥口號占據至高無上地位。在華盛頓,有關自由市場增長利益的傳統經濟智慧基本被排除在討論之外。似乎每個人都已成為經濟民族主義者,尤其當談及中國。

  近一年來,拜登政府一直在評估特朗普政府加徵的數百項關稅或貿易稅。但拜登繼續拖延。他顯然害怕對中國“示弱”的政治後果。儘管一位高級官員坦承,其中許多關稅“沒有任何戰略理由”且“只是在傷害美國消費者和製造商”。除推動“印太經濟框架”外,拜登政府喜歡吹捧的另一個大型新貿易議程——擴大與中國臺灣地區的貿易談判——正在製造新的擔憂。對台協議只會進一步凍結美中關係。同時,全球經濟數據正變得日益嚴峻。美聯儲表示將進一步加息。美國前財長薩默斯也認為,衰退正在降臨到美國和歐洲,且最終可能會變得更糟糕。

  然而,更深層次的趨勢更令人不安且持久:經濟學正被拋在一邊。薩默斯的繼任者、著名經濟學家耶倫也警告過關稅危險,但她正在美國政府中讓位於對華鷹派。貿易限制主義者正在主導華盛頓,幾乎不可能找到一位仗義執言的貿易擴張主義者,即使在商界也是如此。

  如今在華盛頓形成廣泛共識,即美國必須竭力遠離中國,退出全球化的供應鏈並重建國內關鍵產業,甚至要篩選來自海外的投資。結果是,過去曾被視為浪費的那種產業政策又回來了。7月底,參議院通過一項立法,美國兩黨都支持拜登計劃投入500億美元,以繞過中國壯大美國國內半導體產業。200多年來久經考驗的經濟思維和比較優勢理論認定,當其他國家能更高效、熟練且便宜地生產有關產品時,這終將惠及所有人。然而,隨著兩黨失去經濟中間派人士和開放貿易的倡導者,“他們也帶走了大量經驗常識。”

  游說團體“回岸倡議”的新報告稱,今年美企可能將為美國帶回近35萬個就業崗位。但現實是,大多數跨國公司並沒將大多數製造業崗位帶回美國。它們只是流向不是中國的新地方。經濟學家們表示,為生產曾在海外製造的產品而試圖人為恢復一些國內生產,註定將增加每個人承擔的成本,並最終只會惠及少數處於有利地位的科技公司。“我認為(美國)仍無連貫戰略,”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貝特曼說。他最近撰寫一份有關隨意“脫鉤”風險的研究報告。他和其他專家警告稱,過度孤立於國際市場和供應鏈只會使美企處於不利地位。

  這並不是說目前全球貿易正在放緩到中斷的程度甚至停滯不前。但由於缺乏美中認真談判的真正前景,“美中競爭的真正舞臺位於第三方市場,”美國商務部前副部長賴因施說。北京正通過自身在亞洲的貿易協定回敬美國的保護主義。而根據最近的報道,在對除墨西哥以外的拉美貿易中,中國已超過美國。但這些跡象對任何人都沒好處。世界三大經濟體——美國、歐盟和中國——的增長正在放緩,隨著三者之間的貿易放緩,嚴重衰退的危險只會越來越大。(作者邁克爾·赫什,丁雨晴譯)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