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銅礦石簡介

銅是人類最早發現和使用的金屬之一,紫紅色,比重8.89,熔點1083.4℃。純銅呈淺玫瑰色或淡紅色,錶面形成CuO膜後,外觀呈紫銅色。銅及其合金由於導電率和熱導率好,抗腐蝕能力強,易加工,抗拉強度和疲勞強度好而被廣泛應用。在金屬材料消費中僅次於鋼鐵和鋁,成為國計民生和國防工程乃至高新技術領域中不可缺少的基礎材料和戰略物資。在電氣工業、機械工業、化學工業、國防工業等部門具有廣泛的用途。

表一中詳細展示了自然界中主要銅礦的存在形式和分佈情況,分為自然銅,硫化銅和氧化銅三大類,其中自然銅的含銅量是100%,黃銅礦的含銅量是34.6%,斑銅礦的含銅量是63.3%,輝銅礦的含銅量是79.9%,藍銅礦的含銅量是55.3%,赤銅礦的含銅量是88.8%,孔雀石的含銅量是57.5%。我國目前生產的銅主要取自黃銅礦,其次是輝銅礦,斑銅礦、孔雀石等。

銅精礦是低品位的含銅原礦石經過選礦工藝處理達到一定質量指標的精礦,可直接供冶煉廠煉銅。銅精礦再次經過冶煉提成,才能成為精銅和銅製品。

表1:自然界銅礦分類

世界銅礦類型主要是斑岩型、砂頁岩型,銅鎳硫化物型和黃鐵礦,比如在智利、秘魯、巴拿馬、墨西哥、菲律賓、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銅床主要是斑岩型;贊比亞,扎伊爾、波蘭的銅礦床主要是砂頁岩型,美國的銅礦床主要是斑岩型和砂頁岩型,加拿大以斑岩型、銅鎳硫化物和黃鐵礦為主。

表2:全球超500萬噸銅礦類型及儲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美爾雅期貨

1.2

全球銅礦資源的分佈

由於銅礦的分佈不均勻,且比較集中,目前全球已經形成了一些區域性的銅礦區,主要有以下幾個大型礦:

(1)環太平洋中新生代銅金帶,尤其是東太平洋智利 ----秘魯安第斯山,美國西南部,加拿大西南部斑岩銅礦集中區以及西南太平洋地區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巴布亞新幾內亞等斑岩銅金礦集中區;

(2)阿爾卑斯 — 喜馬拉雅中生代斑岩銅礦帶,包括前南斯拉夫,伊朗,巴基斯坦 和我國西藏等巨大的斑岩銅礦集中區;

(3)中亞 ---- 蒙古帶的古生代斑岩銅礦帶,包括烏茲別克,哈薩克斯坦 , 蒙古和我國華北、東北等巨大銅礦集中區;

(4)中非贊比亞,扎伊爾砂頁岩型銅礦帶;

(5)美國 ---- 加拿大五湖地區;

(6)加拿大黃鐵礦型銅礦集中區;

(7)中歐波蘭 ---- 德國頁岩銅礦區;

(8)西班牙 --- 葡萄牙黃鐵礦型銅礦帶;

(9)俄羅斯西伯利亞銅鎳硫化物礦區;

(10)俄羅斯西伯利亞烏多坎砂頁岩銅礦區;

(11)俄羅斯烏拉爾和哈薩克斯坦阿爾泰黃鐵礦銅多金屬礦帶;

(12)印度馬蘭傑坎德銅礦區;

(13)阿富汗艾納克砂頁岩型銅礦區;

(14)南澳奧林區克壩銅 —鈾 —金礦區;

(15)巴西卡臘賈斯薩洛博砂頁岩型銅礦區等。

圖1:全球區域性銅資源分佈圖

二、銅礦儲量

2.1

全球銅礦儲量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的數據,2018年全球銅資源總量56億噸,其中中南美地區銅資源豐富,目前已探明的資源量是達到21億噸。

圖2:全球銅儲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美爾雅期貨

截至到2018年,全球已經探明的銅儲量達到了8.3億噸,1994年的儲量才3.1億噸,總體來看伴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對銅需求的不斷增加,已探明銅儲量增長迅速,但是從逐年增速來看,銅儲量增速在下滑,進入發現衰退期,預計至2020-2023年,全球銅礦探明儲量增長率維持在1%左右,遠低於2000-2010年的7%的增速水平。根據當前儲量增速,預測全球銅儲量在2023年或將達到9億噸。

圖3:全球銅儲量變化

數據來源:美國地質調查局

2.2

分地區的銅礦儲量

智利是全球最大的銅產國。全球銅資源主要集中在智利、墨西哥、澳大利亞、秘魯等國,其中智利是全球銅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其銅儲量(金屬量)高達1.7億噸,全球占比為20%,同時智利也是全球最大的銅礦產國和出口國,最近幾年智利銅礦一直開采的比較嚴重,在銅礦儲量上有一定下降,但是全球最大的銅礦山依然是在智利。排名第二的秘魯也是銅產量大國,根據美國地質局的調查,秘魯的銅儲量有望在2021達到9億噸,目前秘魯的銅產量在逐漸上升,2016年,秘魯成為了銅第二大生產國。

表3:2018年全球各國家銅礦資源儲量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三、銅礦產能和產量分析

3.1

全球銅礦產能和產量

根據ICSG對全球銅礦的產能和產量數據可以看出,全球的銅產能從1995年的1136萬噸達到2018年的2400萬噸,增長幅度達到2倍多。截至到2018年全球礦山產量也達到了2055萬噸,隨著對銅需求的增加,產量還會進一步增加。但是從產能利用率中我們也可以看出,產能利用率從剛開始的90%以上已經逐漸下滑到85%左右,今年從供需層面上來看,銅精礦和廢銅一直處於供應偏緊的狀態,根據WBMS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8月銅市場供應短缺12.3萬噸。預計今年產能利用率會有所提高。

圖4:全球礦山產能和產量統計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分地區來看,美洲的礦山銅產量占比達到一半以上,主要是以智利,墨西哥,秘魯的產量為主,其次占比較多的是亞洲,以菲律賓,印度尼西亞,中國,印度為主。大洋洲占比10%,產量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亞,非洲占比5%,主要來自贊比亞的礦山產量。

圖5:全球各地區銅礦產量情況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2016年全球銅礦產量2035.8萬噸,而世界十大銅礦企業產量合計1055.4萬噸,占比在50%以上。十大銅礦企業2017年預計產量合計990.2萬噸,同比下滑6.18%,2018年產量合計1074.9萬噸,同比增長8.55%,考慮到2017年基數較低,這一數據相比於2016年只增長1.85%,所以整體來看大型銅礦企業的產量增速呈現放緩態勢。根據2019年十大銅礦企業的新增投產項目,預測2019年產量可以達到1132.24萬噸。

表4:世界十大銅礦企業近三年產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美爾雅期貨

同時,銅礦供給方面仍有諸多潛在的干擾因素。

(1)自由港公司與印尼政府就Grasberg股權估值存在爭議,Grasberg作為全球第三大銅礦,如果雙方矛盾解決不了,對銅礦供應的擾動就會持續存在;

(2)智利是全球最大的銅礦生產國,其在2019年將迎來最忙的工資談判年,2019年勞資談判所涉及的銅礦產量甚至高於2018年;

(3)贊比亞和剛果(金)社會的動蕩和經濟的不穩定可能會導致該國內銅礦生產的中斷。

3.2

智利銅礦產量分析

作為全球最大銅生產國和出口國,智利的銅產品出口長期占據其出口總額的半壁江山。智利很大程度上因銅而興。獨特的資源稟賦,加上比較成功的經濟社會轉型,使智利成為拉美經濟發展的一個“典範”。面對銅價下跌的挑戰,智利選擇了堅持不減產,以保住市場份額。

2018年,智利銅業委員會(Cochilco)的報告顯示,2018年智利銅產量為583萬噸,較上年增長6%。智利國家銅業公司(Codelco)2018年銅產量為181萬噸,下降1.9%。其中,加布里埃拉米斯特拉爾(GabrielaMistral)銅礦產量為10.73萬噸,較上年的12.27萬噸下降12.7%。安迪納(Andina)銅礦產量為19.55萬噸,下降11.1%。智利是世界上最大的銅出口國,2018年銅礦石及精礦的出口額占世界總數的29.1%,精煉銅陰極出口額占26.6%。在出口地區中,出口亞洲的精銅礦出口占比48%,其中出口中國精銅礦占到亞洲比例60%。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表5:智利主要銅礦及產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美爾雅期貨

從上表可以看出,除了埃斯康迪拉銅礦,近三年以來智利的銅礦未出現明顯的產量增加情況。事實上,2016年以來至今,智利的產量不如去年的同期水平。主要原因是因為現今智利銅礦發展面臨著幾個問題:首先是水相關的供應中斷。開采銅需要用大量水來控制粉塵,並將銅從泥土中分離出來。但一場持續了七年時間的乾旱席卷了全球最大產銅國智利,大型銅礦不得不因此控制產量。

其次是新項目增長放緩,根據智利國家銅業委員會(Cochilco),2016年-2025年智利礦業投資規模料總計為492億美元,較去年預計的2015年-2024年投資規模為773億美元大幅減少。第三是罷工問題頻發,在近期銅價下跌的情況下,工人的薪資受到較大影響,罷工事件頻發。如Los Bronces、El Soldado、Codelco等銅礦都曾發生過罷工事件。

最重要的因素是智利銅礦最近深受礦石品味下降的影響,根據智利政府的官方數據,如下圖所示2019年1-6月,智利銅礦產量為276.2萬噸,較去年同期減少16萬噸,同比減少5.6%。並且今年智利銅礦當月產量較去年都在逐漸減少。根據WBMS的最新數據顯示,預計今年智利礦銅的產量將會較去年減少20萬噸左右,產量為560萬噸左右。

圖8:智利近兩年每月銅產量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3.3

秘魯銅礦產量分析

從位置來看,秘魯銅礦主要分佈在安第斯山脈西麓與西部海岸線之間的狹長地帶,與第一大銅產國智利的分佈類似,該地區處於環太平洋火山地震帶上,容易受到地震以及海嘯的影響。

秘魯擁有豐富的銅礦資源,因此成為世界第二大銅礦生產國也是毋庸置疑的。據USGS2015年的統計,秘魯的銅礦基礎儲量達到6,800萬噸。(註:USGS的儲量是指可開發的工業品位的總量,不包含一級邊界品位。)

近幾年秘魯銅礦的新擴建項目不斷增加,例如Antamina、自由港麥克墨蘭旗下的Cerro Verde礦、嘉能可旗下的Antapaccay、中鋁旗下的Toromocho礦、Hudbay Minerals旗下的Constancia礦床及中國五礦旗下的Las Bambas礦等,產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下圖可以看出2016年,秘魯的銅礦產量達到歷史最高的235萬噸,同比增長38%,成為了全球第二大銅礦生產國。近三年來秘魯銅產量增速放緩,秘魯也因長期受到罷工和騷亂的影響對銅礦產量有一定影響。2018年秘魯銅產量為243萬噸,與2017年持平,但今年秘魯整體產能利用率比較高,2019年上半年同比產量增加較快,預計今年秘魯銅產量可以突破250萬噸大關。

圖9:秘魯礦山銅產量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銅出口占到秘魯總出口的60%以上,是該國經濟的主要驅動力。從下圖可以看出,秘魯的銅出口量從8萬噸,一路上升至200萬噸以上,2016年的出口同比增速達到了45%,近兩年出口增速穩定在5%左右。

圖10:秘魯精礦出口情況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表6:秘魯主要銅礦及產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美爾雅期貨

隨著新建和擴產銅礦項目投入運營,秘魯今年銅礦產量同比去年略有增加。據秘魯能源礦產部公佈的數據顯示,1-6月秘魯銅礦總產量為121.2萬噸,同比增加3.2%。2019年每月同比均是增加,環比來看,雖然4月由於罷工影響產量有所下降,但後幾個月的產量都達到了200千噸以上。

如前所述,全球最大產銅國智利的銅產量因礦石品味下滑而下降,從官方數據來看,2019年1-6月智利銅礦產量為276.2萬噸,較去年同期減少16萬噸,同比減少5.6%。但秘魯1-6月銅產量121.2萬噸,較去年同期增加4.2萬噸。2019年1-6月智利和秘魯總銅產量較去年同期減少了4萬噸。秘魯銅供應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智利供應不足的缺口,但是整體銅精礦供應偏緊的局面還難以改善。

預計今年秘魯銅產量較去年同期增加10萬噸左右,2018年產量為243萬噸左右,2019年可以達到253萬噸。

圖11:近兩年秘魯銅礦每月產量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3.4

全球其他大型銅礦企業

由下表可以看出,除了智利和秘魯這兩個銅礦產量百萬噸級的國家,在印尼,贊比亞等地銅礦產量也達到了20萬噸以上。

表4:全球其他銅礦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美爾雅期貨

總的來看,銅礦的關註焦點在智利銅礦品味下降及秘魯產量增加的問題上。從某種程度來說,當前銅精礦供需偏緊的現狀沒有惡化主要還是秘魯的銅產量在不斷增加彌補了智利的產量缺口。未來智利銅礦產量因為罷工、水資源及礦石品味下降的原因相較去年同期仍會出現少量減少,秘魯雖然產量在逐漸增加,但最近罷工,騷亂,堵路頻發也導致未來其產量的不確定性,供需偏緊的狀況今年可能會一直持續。同時,銅價並沒有因此受到較大波動的主要原因還是今年整體需求下降,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增大,銅作為一種具有金融屬性的金屬價格也體現了對當前經濟狀況的擔憂。

四、銅礦企業利潤分析

礦產商的利潤構成就等於銅精礦價格減去銅礦的開采成本。而銅精礦主要採用銅價扣除冶煉加工費方式定價,冶煉加工費就是TC和RC,常常由礦產商和冶煉商協商構成,存在著長單和臨單兩種形式。通過判斷TC和RC的大小,可以得出銅精礦供給的寬鬆與否。如果銅精礦供給比較緊張,銅礦產商在談判中議價能力就更強,銅冶煉加工費就會處於比較低的位置,目前TC就處於歷史低值。

礦產商利潤=銅精礦價格-開采成本=(銅價-冶煉加工費)-開采成本

TC的單位是美元/噸,RC的單位是美分/磅,它們在數值上的比例總是10:1的關係。在算總的冶煉加工費時,需要對單位進行換算再進行求和。假設TC為76美元/噸,RC為7.6美分/磅,礦的品位為30%,回收率為95%,則需要用76除以0.3,再除以0.95,得到冶煉一噸銅需要的粗煉費用為266.67美元/噸。7.6乘以22.046221將RC單位換算成美元/噸,得到精煉費用為167.55美元/噸。兩者相加,就可以得到綜合的冶煉加工費為434.22美元/噸。假設現在的LME期銅價格為6900美元/噸,銅精礦價格為6465.78美元/噸。開采成本現在大概在1.6-2.5美元/磅之間。

根據圖12我們可以看出當前TC處於近五年來的較低水平,我認為主要原因是礦石品位的下降。銅礦品位逐年下降,導致開采舊有銅礦難度和成本增加,使得銅礦供給相對於往年大幅減少。其次是新採礦投資項目不足。由於前幾年銅價處於低值,礦產商對於開采新礦的熱情不高,使得新礦投資項目不多。當然由於智利和秘魯產銅最多的國家卻經常發生罷工或是騷亂。這些不確定因素的發生,使得大礦產商經常為此降低自己的產量預期。

圖12:國內TC變化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圖13顯示了影響礦商利潤的兩大關鍵因素和利潤變動的關係。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出精煉銅的售價和TC的大小對礦商的利潤都產生了影響,圖中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13-2014年,此時的精煉銅的價格處於高位緩慢下降,而TC費用從低位緩慢上升,這個過程中,礦商的利潤在不斷減少。第二階段在2015-2016年,此時TC費用處於高位,而銅價在5000美元/噸以下震蕩,礦商利潤被壓縮至低點。第三個階段在2017-2018年,精煉銅價格回暖,TC下降,從圖上看就是兩者走勢趨於發散,礦商利潤又回到1500美元/噸附近。

圖13:礦商利潤變化

數據來源:Wind,美爾雅期貨

從上圖中我們也可以看到TC,銅價與銅礦商利潤在2018-2019年關係並不明顯,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當前銅價受宏觀層面影響較大,全球經濟不景氣,中美貿易戰掀起了發達國家與新興經濟體的博弈,而銅的最大消費國在中國,銅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新興經濟體的國家,所以當前銅價承壓下跌,並處在低位震蕩階段。

而產業基本面上,TC低位並不可持續,短期內有回升的可能性,並有望達到70-75美元/噸。礦商利潤當前處於中等水平,但隨著供給缺口逐漸被填補,礦商利潤一部分會通過加工費流向冶煉廠商,不過關鍵還是要關註到未來中國市場銅的需求使用情況和宏觀經濟環境。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