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兩項主要通脹指標(CPI與PCE)之間自今年以來異乎尋常的巨大差距,可能將在未來幾個月明顯縮小,而這可能強化市場對於美聯儲在2023年第一季度暫停加息的預期。

  在過去幾個月,以消費者價格指數(CPI)衡量的年度通脹率超過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PCE),兩者差距創下自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的最高水平。除去食品和能源這些波動類別,所謂的核心通脹率也是幾十年來最大差距。

  瞭解到,目前經濟學家普遍預計,周四公佈的數據將顯示美國10月份核心個人消費價格指數(PCE)同比增幅降溫至5%(前值為5.1%),該項數據是美聯儲重點參考的通脹率指標。11月公佈的最新核心CPI數據已經從前值6.6%,加速降至6.3%。

  今年以來指標出現分歧——這兩個核心價格指標之間的差距達到了幾十年來的最大水平

  不過,在未來幾個月里,造成這兩個指標之間差距較大的一些因素將逐漸消失,而另一些因素則將發揮作用,導致兩者差距逐漸縮小。這將有助於通貨膨脹率朝著美聯儲2%的目標值邁進。經濟學家普遍預計,到2023年底,美國的核心通脹指標(包含核心CPI和核心PCE)區間將回落至3-3.5%的區間。

  來自瑞信的資深美國經濟學家Jeremy Schwartz表示:“這種趨同效應將對美聯儲明年的政策產生重要影響,並推動相關‘鴿派’政策討論,因為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報告帶來的危險信號將會逐漸減弱。”他表示:“因為CPI近期一直在傳遞最強烈的鷹派信息,不過它計入的一些額外因素開始放緩,並且向PCE數據靠攏。”

  市場押註明年Q1暫停本輪加息

  從近期的CPI數據來看,無論是整體CPI還是核心CPI均遠高於PCE,如果CPI像市場預期的那樣向PCE逐漸靠攏,意味著CPI未來有望大幅降溫,因此可能更加強化市場對於美聯儲在2023年第一季度暫停加息的預期。

  以下是即將發佈的通脹報告中需要關註的幾個最重要方面,以跟蹤兩者差距縮小方面的進展:

  兩者在本質上的差異

  從概念上講,這兩種標準衡量的是兩種不同的東西。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旨在反映美國人的“自付支出”,這也使得房租和汽車等項目的權重偏高。但是個人消費價格指數(PCE)試圖衡量美國人消費的所有產品的成本項目,不管家庭是否直接買單,各支出類別權重每月都會變化,而CPI各項權重是每年進行調整。其結果是,不同支出類別的權重差異往往很大,而且CPI數值往往高於PCE,且波動性更大。

  按照美聯儲的說法,PCE指標通常更優於CPI,往往也更加反應消費現實,主要因為消費者習慣往往隨著商品和服務價格變化而變化。比如有些價格漲幅非常誇張,CPI基礎的通脹率將因此大幅上漲,然而一些替代品並沒有漲價,或漲幅較小,消費者往往此時選擇相對便宜的產品,而這一因素在PCE權重中會得到實質反應。

  不過,歷史數據表明,CPI對美聯儲貨幣政策也有很大的政策影響力,並且CPI也是市場預測PCE的重要依據。

  尤其在醫療保健項目上的兩者差別最為明顯。與CPI不同的是,PCE包括了所有的醫療保健支出,包括雇主代表工人方面的支出,以及醫療保險(Medicare)等美國納稅人資助的項目。

  Inflation Insights LLC.的創始人Omair Sharif表示,因此,醫療保健項目在核心個人消費價格指數(PCE)中占近五分之一,但在核心CPI中只占11%左右。

  醫療保健服務曾推動CPI上漲,但現在卻成了拉低因素

  考慮到方法上的差異,醫療保健有望在未來一年左右幫助拉低CPI數據,而同一類別的醫療保健被認為將拉高PCE指標。

  在最新的CPI報告中,醫療保險指數已經開始拉低核心通脹率,這也是對醫保源數據年度更新的反映。這有助於解釋更廣泛的醫療保健服務類別月度下降0.6%的原因。然而,在PCE指標中,醫療保健不僅將是積極推動因素,而且有可能會進一步加速,主要因為更高的投入成本,如薪酬和設備等更高投入成本開始滲透。

  來自富國銀行的資深經濟學家Sarah House表示:“我們還沒有看到過去兩年間醫療保健行業勞動力成本上漲所帶來的全部力量。”

  所占份額越小,減速越緩慢

  2023年核心CPI比核心PCE減速更快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有助於拉低CPI的類別在PCE中的所占權重較小。

  以住房為例。所謂的住房類項目占整體CPI的三分之一左右,然而占核心CPI指標的40%左右。考慮到住房往往是家庭每月最大規模的單項支出,按照CPI的衡量邏輯來說,這一權重是有道理的。

  在過去一年,住房部分在通脹飆升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租金價格的上漲已經滯後於政府的官方政策措施中。同樣,2022年住房市場因美聯儲激進加息而出現的抵押貸款利率飆升,以及需求迅速惡化,也需要時間才能反映在數據中。但是當反應到實際數據之中時,對CPI的影響將是迅速的。

  考慮到住房構成部分在CPI中的重要性約為一半,儘管衡量的方法相似,但考慮到權重,對個人消費價格指數(PCE)的影響將小得多。

  Jeremy Schwartz表示:“這可能是明年通脹數據前景出現一些分歧的最大原因。”他預計到2023年底核心CPI為3.5%,核心PCE為3.1%。

  預計汽車行業也會出現類似的情況。二手車市場已經非常疲軟,CPI指數連續4個月下降,但是這一類別在PCE指數中的權重較小。

  食品及金融服務

  從本質上來說,核心PCE中也有一些類別並沒有反映在核心CPI中。其中之一就是食品服務,約占核心PCE指數的約7%。

  另一類別是金融服務,它衡量的是消費者可能向金融顧問支付的費用,或銀行持有存款收取的隱性成本。這些數據的不透明性讓一些經濟學家強調,預測該數據十分困難。

  來自瑞信的Schwartz表示,最好的預測指標往往只是資產價格。Inflation Insights的 Sharif表示,他的一般經驗是,當利率上升時,這些成本往往會推高核心通脹率。

  一般來說,在極度高通脹率的情況下,這兩種總體價格指標的根本區別已經不那麼重要了。但是,明年可能會有所不同。

  “隨著通脹率回落,美聯儲未來將試圖調整貨幣政策,使其回歸錨定的通脹目標,同時試圖最大程度限制經濟體在其他方面受到的損害。我認為不同的衡量標準未來帶來的結果可能朝向同一趨勢。” 富國銀行的資深經濟學家Sarah House強調。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