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哈薩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納,召開了第6屆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CICA”,簡稱亞信會議)。11個國家的首腦和50個代表團出席了此次會議。在世界面臨全新威脅和挑戰的當下,此次峰會意義重大,看點頗多。

首先就是亞信大家庭迎來了“27+1”,此次峰會期間,科威特正式被亞信吸納為新成員,成為這個大家庭的第28個成員。同時,亞信還獲得了第6個伙伴組織——歐亞經濟委員會,雙方已經在峰會期間,簽署了諒解備忘錄,確立了未來的合作發展方向。

此外,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多國首腦,都提到了亞洲未來的發展格局,普京更是直接指出,“多極世界已經到來,新的力量中心正在亞洲崛起。”

一、亞信擴大“朋友圈”,亞洲正在崛起

亞信會議旨在促進亞洲各國的對話與合作、化解分歧,保障地區和平穩定,發展至今,亞信會議已經成為亞洲覆蓋範圍最大、成員最多、代表性最廣的地區多邊論壇。

當前,亞洲地區面臨諸多挑戰和威脅,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正在惡化,特別是俄烏衝突以來,國際秩序正在發生變化,原蘇聯加盟共和國對烏克蘭問題的看法存在分歧,地區國家矛盾重重。

在此背景下,亞信會議的作用顯得尤為重要,作為具有巨大國際影響力的外交機制,亞信會議為區域內國家提供了多邊合作的交流平臺,為維護地區和平穩定作出了重大貢獻。

二、科威特的加入,意味著什麼

科威特地處波斯灣最北端,上扼伊拉克,背靠沙特阿拉伯,與伊朗隔海相望,石油天然氣資源豐富,是海灣地區重要組成部分,歷來都是各方政治勢力爭鬥的角逐場。

科威特雖然國土面積小,但海岸線卻長達五百公里,是伊拉克的九倍,科威特的布比延島還擋住了伊拉克的大部分海岸線,嚴重制約著伊拉克的出海。長期以來,伊拉克一直想稱霸阿拉伯世界,主宰中東,對小國科威特更是垂涎已久,欲吞併之而後快。

直到1961年,科威特在英國的支持下獨立,伊拉克馬上陳兵邊境,欲“收復”科威特,從此以後,兩國領土爭端不斷。

所幸的是,伊拉克在2010年就加入了亞信會議,而現在科威特也加入了,這對冤家得以在同一平臺上管控分歧、化解衝突。

近幾年,兩國關係也開始回暖,雙方領導人均表示願意加強雙邊關係,解決兩國懸而未決的許多問題,而亞信會議正好提供了機遇。

眾所周知,美國霸權正在隕落,特別是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急劇下降,歐佩克國家集體“反水”就是例證。事實也證明,該地區諸國正在逐漸加強聯繫、擺脫強權打壓,多邊合作和一體化進程顯著加速,科威特作為關鍵的一環成為亞信成員無疑會對地區發展產生積極影響。

三、亞信轉型,成為國際組織

近年來,亞信一直致力於轉型升級為國際組織,經過長時間的發展,終於完成了從多邊論壇到國際組織的蛻變。

相比於“論壇”、“倡議”,國際組織的標準更高、發展目標更明確,看起來加入的門檻變高了,但內部成員國之間更加團結、關係更加緊密了。此次峰會上,將正式宣佈亞信會議啟動轉型為地區性國際組織的進程。

從宏觀經濟上看,亞洲已經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在全球經濟衰退的大背景下,亞洲國家加強經貿合作屬於抱團取暖、強強聯合,能夠有效維護本國利益,在該地區主要經濟體的帶動下,亞洲競爭力將顯著加強。

四、亞信發展,設立專屬基金

乾大事總是少不了要花錢,美國之所以能在聯合國為所欲為就是因為“錢袋子夠滿”,一家就出了超過20%的會費,所以聯合國下屬的什麼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都被歐美國家掌控。

亞洲有了自己的錢袋子之後,各國就能避開歐美製約搞發展,特別是在科威特、阿聯酋、卡塔爾等主要產油國的加入後,經濟實力更有保障。反過來,對科威特這樣的國家來說,也能發揮國際影響力,提升國際話語權。

總之,亞信組織將有力應對試圖桎梏新興世界發展的舊秩序,並推動以亞洲國家為主動的新秩序,對於後發國家來說,能迅速增強經濟實力和政治地位,在目前的全球亂局之中尋求發展,逆勢崛起

五、土耳其成為焦點,普京積極展開外交行動

會議之餘,各國領導人還不忘友好互動,比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就還在場外進行了一場互動,兩人你來我往的打了一陣乒乓球。

這不是兩位領導人第一次切磋“球技”了,今年5月,二人還進行過一場友誼賽。有趣的是,托卡耶夫本人十分喜歡打乒乓球,還曾長期擔任哈薩克斯坦乒乓球聯合會主席。

當然,除了切磋“球技”之外,兩人還達成了不少合作,據悉,兩國領導人在雙邊會晤中取得了積極的成果,簽署了系列合作文件,包括將雙邊貿易額提升到100億美元,合作開發跨裡海運輸線等等。

值得註意的是,此次會議期間,作為東道主的托卡耶夫要接待包括普京在內的許多國家首腦,還專門抽時間與埃爾多安“切磋”,還盛贊“土耳其是同根同源的兄弟國家”,可見其對土耳其的重視程度。

在此次會議之前,埃爾多安還參加了上合組織峰會,並正式申請加入,現在又和中亞國家打成一片,不得不說,作為西方國家中的“異類”,土耳其終於在東方找到了組織,找準了自己的定位,在此次亞信會議中也顯得十分活躍。

會議期間,埃爾多安和普京就烏克蘭局勢進行了溝通。普京建議在土耳其建設“歐洲最大的天然氣樞紐”,讓俄羅斯天然氣經土耳其輸送到歐洲,緩解全球能源危機。埃爾多表示“十分感興趣”,與普京充分交換了意見。

有趣的是,繼上次中東之行後,這次埃爾多安又遲到了,普京也是耐著性子等候,而後者願意放下身段,也足以說明土耳其對俄羅斯的重要性。

就在不久前,普京還接見了來訪的阿聯酋總統阿勒納哈揚,甚至還親自將外套披在了他肩上,充分體現出了普京對朋友照顧周全的外交特點。要知道,海灣國家剛剛在石油問題上挺了俄羅斯一手,美國還威脅說這事兒沒完。

除了參加亞信峰會,普京還要參加獨聯體峰會和俄羅斯-中亞國家峰會,總之,在西方國家的圍攻下,普京不得不多線出擊,四處尋求支持,看得出來,俄羅斯目前遭遇的困境的確很大

即使是在此次會議上,作為東道主的托卡耶夫仍未承認烏東地區的獨立,甚至曾批評俄羅斯的軍事行動,所以普京想要破局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恐怕不會那麼簡單

但無論如何,亞信的升級和“朋友圈”的擴大都給俄羅斯、土耳其等國家提供了巨大的外交平臺,讓各國能夠最大程度的團結起來應對挑戰。

當今世界正面臨著百年未有之變局,新冷戰的鐵幕已經降下,衝突騷亂並起,國際秩序正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在此形勢下,亞洲國家完全有責任、也有能力擔起重擔,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為國際事務貢獻力量,引領世界重回和平發展的時代潮流。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