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央視新聞昨日消息,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格羅西9日說,伊朗已致函國際原子能機構,稱計劃斷開20個國際原子能機構監控攝像頭和其他監測設備的連接。

  8日,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會議通過了一份由美、英、法、德主導提出的決議,意圖限制伊朗的核計劃,並對伊朗施壓。伊朗表示將做出堅決和對等的舉措,且所有後果將由決議發起者承擔。伊朗原子能組織發表針對國際原子能機構對伊朗展開的"非法行動和政治性報告"的聲明,宣佈從即日起,伊朗將關閉本國核設施內的兩個國際原子能機構的監控攝像,分別為線上濃縮鈾監控和流量計監控。

  據伊朗ISNA通訊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報道,德黑蘭加快了用於鈾濃縮的新一代離心機的製造和安裝。

  伊核協議、俄油禁運雙重打擊讓原油空頭全部投降

  油價持續高漲讓原油空頭放棄了最後的陣地。

  上周末,花旗銀行和巴克萊銀行這兩家原油空頭上調了油價預測,主因是歐盟對俄原油製裁以及伊朗核協議延期造成的影響,後者意味著伊朗的原油出口量不會明顯增加。

  作為最大的原油空頭之一,花旗銀行策略師在前一周仍預測油價將降至70美元/桶。但是由於達成伊朗核協議的時間被延後,這或將導致原油市場出現供給緊張,因此花旗銀行上調了油價預測。現在花旗銀行預計針對伊朗的製裁措施將於2023年第一季度解除,出口量在明年上半年增加50萬桶/日,在下半年增加130萬桶/日。目前花旗銀行預計在今年二季度布倫特原油價格為113美元/桶,高於此前預測的99美元/桶。

  同時,另一家原油空頭巴克萊銀行以歐盟對俄製裁為由上調了價格預測。現在巴克萊預計今年和明年布倫特原油價格將平均達到111美元/桶,分別較此前上調每桶11美元/桶和23美元/桶。

  歐佩克:增產無用、油價遠未見頂,實際情況是?

  日前,沙特能源部長薩爾曼在巴林的一次能源會議中表示,目前煉油能力不足,即使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國開采更多的原油,汽油和其他石油產品仍將很昂貴。

  巴林石油大臣對這一言論表示贊同,他指出,“沒有新的產能出現,即使你生產更多的原油,也沒有需求,沒有更多的煉油廠。”

  歐佩克增產真的無用嗎?

  海證期貨能化研究員鄭夢琦表示,當前中東閑置產能主要集中在沙特、阿聯酋等國,從OPEC+增產可以看出,即使美國施壓,OPEC+今年上半年基本維持在逐月增產40萬桶/天或者43.2萬桶/天,隨著美國和沙特關係緩和,7月和8月也只是略微加大增產幅度至64.8萬桶/天。且當前油價高位,OPEC依然維持小幅度增產,也進一步表明瞭OPEC閑置產能較低。另外,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全球石油需求大幅下滑,近兩年來,煉油廠關閉產能約為310萬桶/天。由於能源價格高企以及減少碳排放等因素,消費結構轉型,未來全球石油需求將進一步下滑,煉廠提前佈局,從而產能將繼續下滑。

  此外,產油國組織OPEC+主要成員國阿聯酋表示,油價“遠未達到”峰值。阿聯酋能源部長本周三在約旦的一次會議上表示:以我們目前的消費速度,油價還遠沒有接近峰值,因為中國的需求正在複蘇。中國需求的複蘇將帶來更多的消費。

  中國需求複蘇影響幾何?據鄭夢琦介紹,目前,國內受疫情的影響,終端需求較弱,汽柴油裂解遠低於往年同期。相較於國外而言,由於歐盟對俄羅斯的第六輪製裁方案落地,供應端缺口暫時無法通過其他途徑補足,國內供應較為穩定。在國內供需相對偏松的情況下,內外盤原油價差拉大。隨著疫情好轉,國內需求回升,供需缺口將逐漸收緊。

  行情方面,昨日午盤收盤,燃料油跌超3%,SC原油漲超2%,低硫燃料油漲超3%。美油布油周三持續大漲,周四美油布油均已突破122美元/桶。

  展望後市,廣發期貨分析師張曉珍表示,當前供應彈性不足以及燃料需求強勁的基本面格局下,油價下方支撐依然較強,油價表現有別於其他風險資產,持續堅挺。從金融市場指標情況推演油價的後續走勢,考慮近期美股、MSCIEM表現均承壓,如若加息政策下的經濟按照衰退方向演繹,上述指標持續下行,預計油價屆時也將面臨較大壓力,共振走弱。因此,油價後續走勢拐點將較大程度上依賴宏觀環境背景下經濟預期和金融市場的走向,在經濟拐點出現之前,預計油價將維持高位,等待經濟信號為油價指明方向。

  燃料油方面,國投安信期貨分析師李雲旭認為,國內保稅燃油系品種裂解價差受海外成品油產業鏈影響較大,目前來看俄羅斯煉能缺位帶來的裂解價差強勢很難得到解決,換言之原油供應端存在邊際增量但成品油供應端可能很難超出季節性預期。低硫燃料油目前和柴油的價差雖然大幅回落,但仍處100美元/噸高位,且現貨升貼水較為強勢,很難看空低硫燃料油裂解價差,在華東煉廠開工率回升背景下低硫燃料油內外盤價差存在進一步回落的預期。高硫方面,由於俄羅斯5月燃料油出口大幅回升,380裂解價差重回低位,在套利配置中由於高硫原料屬性較重,作為空配仍相對適宜。因此,高低硫價差高波動或將成為常態,但目前尚難言拐點。

  “美國當前處於汽油需求旺季以及颶風季,煉廠開工率處於高位,成品油裂解遠高於往年同期。歐洲因禁運俄羅斯石油,供應端偏緊,裂解也處於歷史高位。目前,戰略石油儲備處於低位,商業原油庫存處於低位,煉廠產能下降,若OPEC耗盡閑置產能來增產,原油抗風險能力下降,油價波動進一步加大。原油基本面較為強勢,價格下方空間有限,易漲難跌。”鄭夢琦表示。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