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煜觀史

編輯/明煜觀史

少年時期本該是人生中,最恣意瀟灑,幸福快樂的時光,但是對於一些孩子們來說,這段時期的遭遇,卻是他們最不願提起的往事。

年紀四十的麥克金斯,每當回憶起自己的年少時光,就會忍不住咒罵自己的繼父,怨恨他給自己帶來的傷害。

麥克金斯在朝氣蓬勃的青春期遭遇了什麼?

幸福的幼年時期

38歲的麥克金斯和自己的母親,一起居住在密蘇里州。年紀不大的她,已經有了9個孩子。

我們常說孩子是父母愛情的結晶,但是對於麥克金斯來說,孩子代表著她苦難的過去,那是充滿折磨的青春時期。

本文的配圖並非具體故事中的場景,只是示意圖

麥克金斯的幼年時期,一直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在她年幼的記憶中,是沒有父親存在的。

麥克金斯的母親羅莎娜(化名)是一名超市的售貨員,工資並不是很高,雖然她們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但母女倆的家中,充滿了歡聲笑語。

1996年麥克金斯十歲了,這時的羅莎娜墜入了愛河,她與一位名叫皮耶特的男性相戀了。

這位叫皮耶特的男性,是羅莎娜在工作時認識的。皮耶特與羅莎娜一樣,在幾年前離婚後,就帶著自己的兩個兒子,來到這座城市生活。

本文的配圖並非具體故事中的場景,只是示意圖

通過私下的一些接觸,兩人燃起了愛情的火花,成為了眾人眼中的甜蜜情侶。

在兩人的正式確定關係後,羅莎娜就告知麥克金斯,她想要和皮耶特結婚。在徵得麥克金斯的同意後,羅莎娜和皮耶特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

此後兩家人也生活在了一起,剛開始的日子,家裡其樂融融,麥克金斯也體會到擁有父親的感受。

遭遇家庭暴力

但這樣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太久。某天晚上,下班回家的皮耶特,在吃過母親做的晚飯後,就出手毆打了正在洗刷餐具的母親。

麥克金斯

地上散落著破碎的餐具,吃剩的飯菜掉了一地,皮耶特揮舞著拳頭毆打母親。

皮耶特的兒子,早在皮耶特動手時就跑回了房間,麥克金斯站在餐廳無助地哭泣,懇求皮耶特不要毆打自己的母親。

等到皮耶特上樓後,麥克金斯小心翼翼地扶起母親,抱著她哭泣。羅莎娜支撐著身體,摸了摸麥克金斯的頭髮,安慰她不要擔心。

自從這次事情發生後,麥克金斯發現,皮耶特一改往日在家的作風。凡是出現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就會毆打母親,有時候還有他兩個兒子。

皮耶特

遭遇繼父侵害

1996年9月的一個周末,羅莎娜外出購物,麥克金斯把自己鎖在卧室里看書。

這時她聽到皮耶特,在樓下喊她下來,有事情要對她說。麥克金斯糾結了一下,為了避免母親遭到毆打,就聽皮耶特的話走出來房間。

但此時的她並不知道,這次的選擇為她的人生蒙上陰翳。

這時的麥克金斯,出落得亭亭玉立,白皙的皮膚,蓬鬆順滑的棕紅色秀髮。完全襯托出麥克金斯的美貌。

本文的配圖並非具體故事中的場景,只是示意圖

這為她引來了皮耶特的窺探,他趁著羅莎娜出門購物的時間,把麥克金斯喊出她的房間。

隨後威脅麥克金斯跟著自己,把她帶到了附近的貨車車廂里,在這裡他給麥克金斯準備了一套婚紗和婚戒。

麥克金斯瞧見這身婚紗時轉身就跑,但很快就被年輕力壯的皮耶特抓住了。他威脅麥克金斯穿上婚紗和他舉行婚禮,不然羅莎娜和她都會有危險。

麥克金斯逼不得已只好同意,她穿上了婚紗戴上了婚戒,與皮耶特拍了一張合照。

麥克金斯和皮耶特

原以為事情到這就結束了,但是沒想到,在麥克金斯要離開時,皮耶特侵犯了她。當時的麥克金斯只有11歲,在發生這件事情後,麥克金斯不敢和自己的母親說。

麥克金斯想不通,為什麼自己身上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開始躲著皮耶特。麥克金斯的這一舉動,讓羅莎娜認為皮耶特在自己不在家的時候,動手毆打過自己的女兒。

為了女兒的安全考慮,1997年4月,羅莎娜與皮耶特離婚了。

母親離婚後,麥克金斯高興於,自己逃脫了皮耶特的控制。但沒想到皮耶特開始變得瘋狂起來。

本文的配圖並非具體故事中的對象,只是示意圖

他不停地去找母親的麻煩,有時候還會跟蹤自己。在母親報警後,皮耶特消停了一段時間。

被繼父綁架

但羅莎娜考慮到這樣不是辦法,就決定過一段時間再搬家。但是還沒付諸行動,女兒就出現了不測。

1997年5月,12歲的麥克金斯,被皮耶特和他的兩個孩子裡應外合從學校擄走了。

等羅莎娜趕到學校時,麥克金斯早已不見蹤影。學校的老師說,當時麥克金斯,被兩個男孩叫出了教室,隨後就被他們拉出了學校,坐上停在學校門口的汽車。

皮耶特

學校的老師上前阻止時,被一位自稱是孩子父親的人所阻擋,他說出了孩子的相關信息,並且手中還有與孩子的合照。

他聲稱自己與孩子的母親吵架了,孩子的母親一氣之下帶走了麥克金斯,自己現在是想把孩子接回去,讓孩子的母親回來。

羅莎娜在得知,自己的女兒被綁架後,就火速報了警尋找女兒的下落。還到處在報紙上刊登尋人啟事,尋找麥克金斯的線索。

但羅莎娜並不知道,皮耶特在綁架麥克金斯後,就逃往了其他州。

麥克金斯的尋人啟事

被囚禁,生下孩子

當皮耶特從報紙上看到,麥克金斯的尋人啟事時。皮耶特為了自身安全就帶著兩個孩子,和遭受綁架的麥克金斯前往墨西哥。

並且叮囑兩個孩子,麥克金斯從今天開始,就是他們的“媽媽”了。

皮耶特到達瓦哈卡州後,找了一處偏僻的郊區,他把這裡的一處廢棄窩棚進行了改造,變成了可以居住的房屋。

麥克金斯在這裡,被皮耶特囚禁了十九年。這是十九年間,麥克金斯被迫為皮耶特生下了九個孩子。

廢棄窩棚

最開始的那幾年,麥克金斯被皮耶特用鎖鏈鎖在卧室里,生活需求都在這裡解決,毫無尊嚴可談。

更令人麥克金斯厭惡的是,她每天都要忍受皮耶特侵犯,充當皮耶特不順心時的沙包,被利器戳傷、被棍子毆打、受到言語上的侮辱。

皮耶特的兩個孩子,在來到墨西哥後,就被皮耶特送進學校了。自己在這裡語言不通,沒有任何可以求救的人。

麥克金斯靠自己的力量反抗過來,得到的卻是皮耶特更慘無人道的侵害與毆打,慢慢地麥克金斯認命了,她屈服於這種噩夢般的生活下。

麥克金斯

15歲時麥克金斯懷孕了,皮耶特這才收斂了一些暴力行為。但對麥克金斯的控制還是沒有減輕,他並不允許麥克金斯去醫院。

於是麥克金斯的第一個孩子,就是在家裡生的。這個孩子的到來,給處於黑暗中的麥克金斯,帶來了一絲光明。

開始自救

麥克金斯想要為了孩子,逃出這個牢籠。她開始制定計劃,她要趁著這個男人的鬆懈時間,逃出這個吃人的“家”。

第一個計劃失敗了,麥克金斯沒有預料到,皮耶特在這裡有一定的勢力,他認識當地的黑幫。

在麥克金斯跑出去沒多久,就被收到消息的皮耶特抓到了。被逮到後麥克金斯受到了皮耶特的一頓毒打,並且皮耶特對麥克金斯看管得更加嚴厲。

麥克金斯

皮耶特表示,如果麥克金斯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現什麼意外,那就停止這個“愚蠢”的舉動,不要想著逃離他的身邊。

麥克金斯並不懼怕他的威脅,她已經受夠了這樣的生活,她不想自己的孩子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繼續遭遇皮耶特的毆打。

並且麥克金斯認為,她能找到第一次機會,就會有第二次甚至更多次,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自己一定能夠逃出升天的。

只不過,這個時間遠比麥克金斯想象的要長。

皮耶特

在這之後,麥克金斯陸陸續續地為皮耶特,生下了八個孩子。在第一個孩子開始記事時,皮耶特就慢慢地減少對於麥克斯的毆打。

皮耶特在自己的這些孩子面前,會裝出慈父的模樣,減少對麥克金斯的打罵。

麥克金斯為了減輕皮耶特對自己的監視,也不再反抗他,會老實地順著他的意思,表現出恭順的模樣。

他們的孩子就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長大了。隨著孩子的長大,麥克金斯的逃脫計劃也已成熟。這些年對皮耶特的恭順,已經減輕了他的戒備心。

皮耶特、麥克金斯與孩子們

逃出繼父魔爪

2016年6月,皮耶特帶著麥克金斯和八個孩子出去露營,他們來到附近的露營區,在這裡搭了幾頂帳篷。

麥克金斯觀察到,在自己的帳篷附近,有一群來自美國的年輕人。她認為這是個求救的好時機。

麥克金斯就趁著皮耶特停車的時間,把自己準備的紙條,搪塞給給不遠處的女性,並表示希望能得到他們的幫助。

隨後麥克金斯就回到自己的帳篷里,在夜幕降臨後,麥克金斯走出自己的帳篷。她在不遠處,看到了拿著紙條的那名女性。

這名女性安娜(化名)在看到紙條上麥克金斯的遭遇後,決定幫助她脫離現在的處境。

麥克金斯與孩子們

麥克金斯很高興,為了不要打草驚蛇驚動皮耶特,麥克金斯告知安娜自己的住址,並記下安娜的電話號碼。

第二天麥克金斯回到家中,就給自己年紀較大的幾名孩子,講述了自己這些年的遭遇。

麥克安娜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慮考慮,跟著自己回到美國,她很怕自己走後,孩子受到皮耶特的傷害。

讓麥克金斯開心的是,孩子們都表示願意和她一起走,他們想幫助母親逃離這裡。

2016年6月19日,皮耶特昨晚去酒吧玩,喝了個酊酩大醉,早上才回來。麥克金斯抓住這個機會,聯繫了安娜。

解救後的麥克金斯與孩子們

安娜接到麥克金斯的消息後,驅車趕到麥克金斯的住址,帶上麥克金斯和八個孩子逃離了這座房屋。

在逃跑的路上,麥克金斯撥打了墨西哥警方的電話,講述了自己的經歷。隨後聯繫美國駐墨西哥大使館請求援助。

美國大使館得知麥克金斯的情況後,為她和八個孩子辦理了護照,幫助他們返回美國。

2016年10月,皮耶特被當地警方抓獲,並引渡回美國。

皮耶特在面對記者採訪時聲稱,自己並沒有強姦、毆打過麥克金斯,自己很愛麥克金斯,但是麥克金斯卻污衊自己,自己與麥克金斯是合法夫妻。

皮耶特

但根據當地警方的調查,麥克金斯所說的內容才是事實。皮耶特面對警方羅列的證據還是堅稱,麥克金斯是因為和自己吵架,一氣之下才說的謊言。

這不知悔改的態度震驚了在場人員。2017年62歲的皮耶特,被法官判處無期徒刑。

見到母親

麥克金斯最大的孩子已經工作了,於是在法官審判完皮耶特後,她就帶著剩下的八個孩子去了密蘇里州。

在這裡她找到年幼時自己居住的地方,這棟房子的景色,還是跟記憶中的一樣。

最令麥克金斯驚訝的是,自己的母親羅莎娜還住在這裡,在她被皮耶特綁架後,她都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母親了。

麥克金斯

羅莎娜看著眼前的女兒,流下了喜悅的眼淚,因為主垂憐了她,讓她在有生之年見到了自己的女兒。

羅莎娜拉著麥克金斯的手,訴說自己這些年來的痛苦。在麥克金斯被綁走後,羅莎娜立刻報了警,併發布尋人啟示。

但是警方一直沒有提供有用的線索,羅莎娜怕女兒回來後,找不到住的地方,就一直住在這棟房子里。

麥克金斯被綁架的事,一直是羅莎娜的心結。現在麥克金斯回來了,自己的心結也沒有了,還可以和女兒繼續生活在一起。

本文的配圖並非具體故事中的對象,只是示意圖

麥克金斯也在這裡定居,和母親一起居住,她和安娜也一直保持著友好的聯繫。

尾聲

皮耶特給麥克金斯帶來的陰影,可能回伴隨麥克金斯終生,每當她看到自己的孩子時,都會想起這段噩夢般的遭遇。

人是向前走的,麥克金斯還有大把的時光。她可以利用這些時間,找到一些有趣的事物,充實自己貧瘠的世界。

不會因為皮耶特,就把自己困在牢籠里,麥克金斯選擇慢慢的放下過去,微笑面對未來。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