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悉,7月12日美股盤前,百事可樂(PEP.US)公佈了一份“奇怪”的二季度財報:北美地區的銷量增長基本上為零,但營收在提價的推動下有所增長。隨後,高樂氏(CLX.US)、康尼格拉(CAG.US)和卡夫亨氏(KHC.US)等主要消費品公司相繼公佈了於百事可樂相似的財報,總體趨勢十分清楚:產出增長停滯,但營收因價格上漲而溫和增長。

  Davidson & Co.的零售分析師Michael Baker表示:“儘管這是銷售增長,但卻不是健康的銷售增長。這隻是來自通脹。”

  達能集團(Danone SA)表示,今年上半年,該公司在北美地區七次提價,不同產品的提價幅度不同。世界上最大的食品製造商雀巢(Nestlé)在2022年上半年將北美的食品價格與去年同期相比提高了9.8%,是歐洲平均漲幅的兩倍。

  這種組合目前對投資者來說還算不錯,因為股市自財報季開始以來一直在上漲。然而,對於正在迅速失去購買力並對此感到憤怒的消費者、整體經濟以及急於將通脹從40多年來高點降下來的美聯儲來說,這種組合併不是件好事。

  上個月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GDP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負增長,從去年的快速反彈中停了下來。當企業不提高產量時,經濟自然很難增長。而銷量在美國市場的停滯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表明在揮霍了大部分疫情期間的儲蓄之後,消費者如今感到捉襟見肘。

  不過,許多首席執行官似乎並不那麼在意。在過去20年的大部分時間里,通脹率平均僅略高於2%。如今,提高物價不再是禁忌,因為在一個勞動力稀缺的經濟體中,通過物價來增加收入要比試圖增加產出容易得多;如果價格上漲導致銷量略有下降,那也無所謂。此外,對某些商品而言,疫情期間的異常需求激增正開始消退。

  咨詢公司GlobalData Plc駐美國分析師Neil Saunders表示,許多公司都認為,一旦經濟形勢穩定下來,零售市場恢復正常,“人們就會回歸市場”。“如果明年他們的市場份額繼續下降,他們會更加關註。目前很難判斷什麼是暫時的,什麼是永久的。”

  受消費品製造業下滑拖累,6月份美國工廠產出連續第二個月下降。本月,鮑爾包裝(BALL.US)表示,將停止鳳凰城和明尼蘇達州聖保羅的飲料罐生產、以及推遲在拉斯維加斯附近建設工廠。該公司表示:“企業為將通脹成本轉嫁給消費者而採取的提價舉措導致了消費者需求放緩,尤其是在美國。”

  星巴克(SBUX.US)、可口可樂(KO.US)、金佰利(KMB.US)以及生產Arm & Hammer小蘇打和OxiClean洗衣粉的Church & Dwight(CHD.US)公佈的季度業績,都或多或少屬於銷量疲軟、價格大幅上漲的類別。

  其中一個最好的例子是康尼格拉,這家總部位於芝加哥的龐大食品集團於7月14日公佈了業績。財報顯示,在截至5月29日的三個月里,該公司的一項核心收入指標上漲了6.8%,原因是其平均售價上漲了13%、以及產品結構的變化。但與此同時,商品銷量則下降了6.4%;銷量下滑最大的部門是生產Slim Jims和Duncan Hines蛋糕配料的食品和零食部門、以及生產Birds Eye蔬菜和健康選擇套餐的冷凍食品部門,這兩個部門的銷量分別下跌7.2%和8.1%;康尼格拉表示,價格上漲引發了占公司大部分業務的這些部門的下降。

  一些消費品公司已經能夠同時提高價格和銷量。對於許多迎合更能承受通脹的富裕客戶的公司來說,情況確實如此,但就連一些大眾市場的中堅企業也在堅守陣地。上個季度,家樂氏(L.US)在北美的銷量和定價均有所改善;寶潔(PG.US)的銷量有所下滑,但該公司表示其正在增加產能以滿足不斷增長的需求。

  另一方面,一些零售商發現他們一些產品線的需求非常疲軟,因此進行了大幅降價。沃爾瑪(WMT.US)和塔吉特(TGT.US)都在出售庭院傢具、廚房電器和一些服裝等居家用品,這些商品的庫存最終都出現了過剩。但至少就目前而言,這些降價只是一次性的。

  GAP(GPS.US)旗下的Old Navy品牌在7月29日公開承諾,在9月底之前不會提高牛仔牛仔褲的價格,以幫助苦苦掙扎的家長們購買新服裝。這一行動和公眾的反應真正抓住了經濟形勢的關鍵,此舉獲得了大量關註和贊譽。美國企業界顯然已經學會了玩通脹游戲。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