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6月29日亞市早盤,美元指數微跌,目前交投於附近104.46附近。周二美元攀升,歐元走低,之前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沒有對央行的政策前景提出新的見解。

人們普遍預計歐洲央行將追隨全球其他央行在7月加息,以遏制飆升的通脹,儘管經濟學家對加息幅度存在分歧。

周二歐元兌美元尾盤下跌0.6%,至1.0502,最後收跌0.6%,報1.0517。之前拉加德表示,歐洲央行將逐步採取行動,但在中期通脹前景惡化的情況下可以選擇採取果斷行動,特別是在有跡象顯示通脹預期脫錨的情況下。

道明證券駐紐約的高級外匯策略師Mazen Issa表示:“歐洲央行處境艱難,因為預計它將看到比很多同行看到的更嚴重的經濟放緩。”Issa補充說,“歐洲央行能做多少是有內在限制的,特別是相對於美聯儲而言。”他指的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歐元區的碎片化風險。

貨幣市場預計,到2023年中,歐洲央行累計加息約238個基點,而兩周前的預期為約280個基點。

此外,由於對俄羅斯停止供應天然氣的擔憂加劇,歐元受到投資者拋盤和止損賣盤的打壓。

美元指數本月稍早觸及105.79的20年高點,周二美元指數收漲0.51%,報104.5125。

State Street的高級全球宏觀策略師Marvin Loh說:“如果說有一個整體的主題,那就是在當前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美元將會走強,我預計這種不確定性至少會持續到夏天,直到我們對通脹情況有了更好的認識。”

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周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到今年年底,利率“肯定”需要在3%-3.5%之間,但他預計美國不會出現經濟衰退。

周二美元兌日元收漲0.49%,報136.124,得益於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和油價走高,匯率上看今年以來的高點136.71。

周二英鎊兌美元收跌0.68%,報1.2181,因為歐元兌英鎊上漲,而且之前有報道稱Walgreens放棄剝離Boots業務。周二美元兌加元一度上漲逾0.1%至1.2893,得益於風險偏好惡化;受油價上漲超過1%影響,該匯率一度下跌0.5%至1.2818的低點,最後收漲0.02%,報

1.2875。

周三需要關註的大事比較多,具體如下:

第184屆OPEC大會舉行,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參加一個有關通脹預期的小組討論,北約峰會召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英國央行行長貝利以及國際清算銀行總裁卡斯騰斯在歐洲央行論壇上發表講話;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發表講話,以及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發表講話。

機構觀點彙總

1.高盛:歐銀鷹派預期將支撐歐元;

①高盛經濟學家認為,在歐洲央行鷹派預期的背景下,歐元未來幾周可能仍會受到支撐。高盛經濟學家對今年下半年經濟增長的預期低於普遍預期,且認為仍存在顯著的天然氣供應進一步中斷的風險,這將把近期經濟衰退的可能性推高至40%左右;

②但與此同時,在歐洲央行作出重大政策改變(即8年來首次退出負利率)之際,經濟學家認為很難完全看空歐元

2.標普經濟學家:預計美國經濟今年將增長2.4%

①標普美國首席經濟學家Beth Ann Bovino表示,預計美國經濟今年將增長2.4%,但物價和利率的上漲可能會使美國經濟在2023年陷入衰退;

②消費者彈性帶來的經濟勢頭可能會維持今年的經濟穩定,但持續的高物價和激進的加息將對明年的經濟增長構成壓力。隨著俄烏衝突加劇了供應鏈和物價壓力,很難看到美國經濟“毫髮無損”地走出2023年。預計到2023年,美國GDP增速將放緩至1.6%,失業率將在明年底攀升至4.3%。

3.高盛:高收益新興亞洲貨幣可能會繼續下跌

①高盛包括Zach Pandl和Danny Suwanapruti在內的策略師表示,在外部金融惡化以及美聯儲收緊政策引發的避險情緒的影響下,高收益新興亞洲貨幣可能會繼續下跌;

②他們在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除了更廣泛的新興市場貨幣綜合體外,菲律賓比索、印度盧比和印尼盾等高收益貨幣在6月也面臨壓力。在未來幾周,我們預計這種壓力將持續,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對我們的美元貨幣對預期構成上行風險。”

4.貝萊德押註歐洲央行的反碎片化工具取得成功

①貝萊德正押註於歐洲央行的抗碎片化工具取得成功。這家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預計,隨著歐洲央行推出旨在防止歐元區債券息差出現無端波動的新工具,意大利和德國10年期國債的息差將縮小;

②貝萊德全球基本固定收益策略主管Marilyn Watson稱,該公司已在該交易中獲利了結,但已做好息差進一步收窄的準備。她表示:“如果歐洲央行真的在加強對歐洲外圍國家債券利差的支撐,那麼它確實會影響所有投資者看待歐洲資產的方式——包括我們在內。”“我們預計利差擴大將受到限制。”

5.摩根士丹利:在信貸領域需採取防禦姿態

由於地緣政治和政策方面的擔憂,我們主張在信貸領域採取防禦姿態。我們認為,儘管目前的估值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貨幣政策的轉變,但我們對它們是否完全反映了增長前景的風險持懷疑態度。預計歐洲的信貸息差將進一步擴大,鑒於較低質量的信貸對經濟增長更為敏感,它們尤其容易受到衝擊。歐元區外圍國家政府債券波動加劇也是信貸面臨的風險,任何經濟溢出效應的程度都取決於歐洲央行計劃中的反金融碎片化計劃的可信度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