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悉,6月2日上午9:00,易大宗(01733)在大路演平臺舉行了線上交流溝通會,就投資者關註的市場、運營、業績、派息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溝通。

  以下為交流溝通會文字實錄:

  主持人:

  大家早上好!歡迎大家參加易大宗控股有限公司交流溝通會,我是易大宗董事會秘書陳秀珠。自從上一次年度業績發佈會後,公司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投資人,業務也有了更多的變化和發展。比如策克通關,易大宗入選MSCI香港小型指數,比如俄烏戰爭對海運煤的影響,還有政府對煤炭板塊的系列新舉措等等。針對今天的這些問題,我們也特別邀請了公司的管理層,抽出時間在盤前為大家進行簡要解讀與分享他們對市場的理解,並更新公司最新的經營情況。當然,以下分享屬於公司基於自身所處的行業基礎上的認識和研究,包含許多風險和不定性因素,僅供大家參考。

  本次會議的任何溝通內容,均無意作為或者構成投資決策或決定的基礎。任何與公司相關的運營、財務及其他信息的資料、數據或情況,均需要以公司通過交易所或者正式渠道所公佈的公告通告以及報告為準。現在請我們有請公司董事會主席及行政總裁曹欣怡女士向各位介紹行業的最新市場情況。

  曹總:好的,謝謝。大家好,今天是公司進入MSCI指數的第二個交易日,盤前也非常榮幸有這個機會跟大家交流近期市場以及公司的進展情況。公司雖然沒有這種在半年報和年報公佈期之外的業績更新指引,但鑒於我們公司業績得到了更多投資者關註,參與者越來越多,就想藉此機會做簡單交流,讓大家的一些疑問得到解答。

  自從上次年度季度業績發佈會以來,也有兩個月左右時間了,可能大家很直觀地感受到了一些市場的變化:國際國內市場都經歷不小的震蕩,上海疫情持續時間也可能超過了一部分人的預期。好在到昨天“六一”兒童節,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再加上境內境外宏觀上的一些轉變,對國內實體經濟產生比較利好的影響。

  公司主營業務焦煤的貿易及供應鏈服務,這個品種的下游是鋼鐵行業。與鋼鐵行業強關聯的是基建、房產,汽車行業。在年報的業績發佈會上,我曾經說過,預期國內今年經濟增長面臨挑戰,“基建”一定會是國家政策必保的重中之重。

  上海疫情短期給市場帶來不確定性,但這種不確定性更多是情緒和心理層面上的。上周接連很多重大會議召開,說明政府決心非常堅定。會議傳遞了信號:加大政府對經濟的支持,加大投資力度,鼓勵金融機構給市場授信,等等;財政政策更加明確,各地已經開始給房地產鬆綁,這些都給我們的下游提供了更好的市場環境。這些政策其實很明確地告訴市場,經濟發展的增速目標是不變的。而隨著上海解封以及預期的明確,各相關品類,包括焦煤、鐵礦、焦炭,在期貨市場上出現了企穩上漲。此前市場的過度悲觀和不確定情緒,在經歷了一定的積累和釋放後,已經趨於冷靜並且開始好轉。

  另外,外圍影響行業的重要因素,在於俄烏戰爭對全球性能源供應的影響。在俄烏戰爭的初期,市場在觀望,製裁力度到底會有多大?現在很明確, 美國已經禁止採購俄羅斯煤炭了,歐洲8月之後就不再購買俄羅斯煤炭,全球資源供需最終會走向新的平衡。歐美都不再採購俄羅斯煤炭,轉向採購其他地區產品,市場對全球供需不平衡的預期,短期將國際煤價推高至600多接近700美金/噸的水平。 其後又因為市場情緒的釋放、美國通脹帶來其未來經濟陷入衰退的預期,國際煤價出現了逐漸回落的態勢。

  在這個過程里,中國經歷了部分地區疫情對物流影響造成供應不足,所以國內煤炭價格在三四月份也是一路推高,但進入4月下旬之後,所有供需面上原本我們認為的在這種國際供應鏈以及國內供應鏈上的影響,完全被上海疫情的不確定性以及大家對疫情何時結束的擔憂給蓋過了,導致早前更關註的供應關係轉向了需求關係的調整。在這不確定的兩個月中,國內的鋼廠等下游用戶,生產意願發生了比較大的調整。所以整個5月份,鋼廠原材料的庫存和去年同期相較,下降非常多。也就是說,所有用戶都在以一個接近我們叫做“極限庫存”的方式在觀察市場。

  不過,這個階段已經過去了。

  現在我們看到整體市場的複蘇情緒,會帶來什麼呢?當所有人都要恢復採購、集中去補庫的時候,一定會帶來價格的整體複蘇。大宗商品價格經歷的是這種供需關係不斷變化調整的過程,預期未來一段時間整體會在高位區間里盤整。

  最近這段時間,易大宗的業務情況比較穩健。貿易已經越來越多元化,不僅僅有從海外進口到中國的傳統業務,還開展了很多“兩頭在外”業務(在第三國採購往第三國銷售)。貿易客戶也拓展到了日、韓、印、馬來、歐洲等國家和地區。這些地區由於受到俄烏事件影響,俄羅斯煤供應缺口不能消化,所以願意承擔更高成本去採購替代品。公司上半年針對這樣的機會對銷售進行了調整,把一些前期準備進入中國的貨物及時轉口,尋求能出價更高的海外買家。

  隨著國內對俄羅斯煤炭進口的比重在增加,上半年公司對俄貿易也有所增加。在依法合規的前提下,開發了一些新的俄羅斯煤供應商。公司只與沒有被列入製裁名單的這些供應商進行一些業務上的往來和合作。因為俄羅斯的供應,真正要去執行它,還是有相當大的挑戰,需要在依法合規的前提下,解決物流和支付環節的各種問題。很多俄羅斯供應商,雖然並未在被製裁名單里,但很不幸受到整個金融系統的波及,不一定具有可以收款的路徑。所以我們配合做了很多服務,以促進俄羅斯採購有條不紊地進行。

  今年上半年,俄羅斯很有可能是中國煤炭進口的第一大供應商。2020年之前,基本上是兩家占大頭,澳洲加蒙古。2021年,蒙古、俄羅斯、加拿大、美國4家並駕齊驅。但從2022年來看,可能是俄羅斯第一,蒙古再逐漸追趕,從加拿大、美國的進口量向下調整。以易大宗的能力,不管是從哪一條渠道、哪一個產區的煤進口中國,我們都及時調整,始終保持市場第一的行業位置,穩住市場份額。

  接下來說說我們的蒙古供應鏈服務業務比較獨特。

  蒙古疫情4月、5月一路好轉,口岸供貨能力逐漸恢復。3月底時候,每天大概是過貨不足200車,這幾天已經恢復到450車左右。嘎順蘇海圖(甘其毛都)邊境口岸預計要衝擊500-600車/日。

  我們今年蒙古煤的進口量會比去年有很大的增長,可能半年就能夠達到去年全年水平。過扎門烏德(二連)邊境口岸也是增量亮點。

  因為蒙古國東西向鐵路已經貫通了,並且連接到了原有的一條南北向的(貫通俄、蒙、中-二連口岸)幹線鐵路上。這條東西線鐵路把它的生產礦區(塔本陶勒蓋煤礦等)連接到了這條南北幹線上的一個連接點,這樣煤炭除了從陸路口岸甘其毛都過汽運的形式進入中國之外,還能通過鐵路在其境內完成長距離運輸後,再通過二連口岸進入中國。這是新的運輸方式。在此我們早有佈局。易大宗在蒙古也有鐵路堆場的建設,也在蒙古投入了車皮和更多的集裝箱,確保具備幹線鐵路的運輸能力。

  在二連口岸我們已經早早就有資產佈局,我們現在是二連口岸唯一一個擁有煤棚的鐵路換裝物流園區,換裝能力比鐵路公共站台效率要高一倍以上。相信隨著蒙古國內基礎設施能力的提升,二連口岸這個佈局在整個中國從蒙古進口焦煤大盤子中的重要地位也會越來越凸顯。

  上周又有好消息,策克口岸恢復通關,易大宗是政府指定的在口岸進行“0公里接駁”的運輸服務商。“0公里接駁”的概念,是為了防止疫情隨跨境人員傳播,要求在兩國交界的0公里處進行貨物接駁。我們因為具備這種集裝箱車隊的能力,以及具有最緊靠國門的場地優勢,正在為這個市場以及蒙古供應商提供滿足條件的貨物跨境的服務。由於剛剛開始恢復通關,目前車速還沒有到達到正常水平,但是隨著時間推進和操作進入,常規量會逐漸恢復,我們也會爭取去彌補那些丟失掉的時間。

  今年上半年蒙古業務呈現向好趨勢。熟悉我們業務的可能也都知道,我們蒙古業務的貿易是通過和象暉的合資公司去開展的,象暉的採購是和蒙古的礦主簽了長協,有一定的成本優勢。所以更多的蒙煤入境到市場去進行銷售,對公司的利潤肯定是大利好。

  往後市去看,維持前面提到的判斷,美聯儲加息、國內經濟增速回溫,國內不管是對各類基礎設施投資的支持,還是財政政策的施展空間,都會支撐大宗商品價格維持高位區間。煤炭也是其中比較強的品類。

  我們的策略是,繼續專註焦煤品種,同時業務形式多元化。無論是俄羅斯還是美國、蒙古、加拿大,從各個地區的採購,我們還是會堅持多元化,在不同市場、不同時間點根據情勢選擇。銷售市場上,採取中國加海外的銷售策略,實時控制風險,並爭取利潤最大化。

  我就簡單分享這些,看到有一些投資者關心的問題,藉此機會挑選一些比較有共性的問題,來給大家做一個解答。

  主持人:非常感謝曹總的分享,今天交流會由協助組織,面向所有投資人。通過智通後臺看到的問題,針對大家線上比較感興趣的,挑幾個來集中提問。第一個問題是:想問一下目前蒙古口岸現在都開放了,會不會因為蒙古進口量提升影響到國內焦煤的供需,導致焦煤價格下跌?

  曹總:好的,這個問題其實簡單來說是不存在的。

  中國的焦煤主要靠國產,從結構上來說國產接近9成,依賴進口的部分占15%以下比例。那麼進口量這兩年又受到有些政策性的影響以及疫情、俄烏事件的影響,量整體是在下降。蒙古煤在進口中的比例去年占到了25%左右。但其實在沒有疫情的情況下,在進口總量比現在更高的情況下,蒙古煤進入中國所占比例是在40%以上的,以前基本上蒙古加澳洲進口占90%。這兩家是優質主焦煤核心供應商。而其他的替代性供應,比如說俄羅斯,俄煤品種上結構上是有差異的。蒙古煤進入中國,它為了補齊在國內煤炭結構上的短缺。業內我叫它“皇冠上的珍寶”,就是大家最願意去採購的品種。

  在這一點上,為什麼大家看到我們一直不遺餘力地在中蒙基礎設施上投資佈局,就是因為我們看好蒙古煤進入中國,有很廣闊的市場前景,有繼續增加的空間。而不是說,蒙古煤進入中國,要靠成本、靠價格去跟其他產品競爭,甚至會去拉低中國煤炭價格的。絕對不是這樣的邏輯關係。它更重要的是,蒙古煤給中國用戶提供的最稀缺、最優質的品類,這種品類從環保要求上還能幫助中國用戶降成本。

  我們這些年在對面蒙古口岸和中國口岸建設園區,並投入各種運輸工具,包括集裝箱車隊和鐵路車皮等,實際上都是基於我們對蒙古焦煤未來在中國市場上的這種重要地位的判斷。

  如果海上資源的進入越來越有風險(例如從澳洲、美洲這種位置過來的),那麼蒙古煤就會更加受市場的歡迎,因為它能補齊之前我們從這些傳統地區採購煤炭的市場品類缺失。

  所以回到這個問題,我非但不認為蒙古煤的增加對國內市場是利空,反而認為是市場所期待。大家共同期待看蒙古邊境疫情得到更好控制,或者是通過共同努力,採取新的運輸方式去解決疫情那關,釋放運輸量。謝謝。

  主持人:第二個問題是,市場上前幾天有傳言,說國內礦主要直接賣給下游客戶,就不需要貿易商了,對公司有沒有影響?

  曹總:大家還是對新聞中看到的“煤炭”具體是指是什麼產品還是要有一個區分。大部分新聞中講的煤炭是指“動力煤”這個細分類,它的下游是電廠、熱力廠這些用戶,主要是提供所謂的“熱值”裡面。它和焦煤雖然同叫“煤炭”,但對應市場完全不一樣。

  電力供應影響到工業生產和國民生活,我們國家對動力煤保供增產的要求非常正確的,對市場價格調整指引也非常正確。而焦煤卻不一樣,焦煤對應的鋼廠、焦化廠等,目前更多還是按市場化的形式進行採購生產和銷售。

  我們的市場銷售模式,一直以來山西礦主和鋼廠之間,存在長協直供和市場採購兩種模式( A+B)。長協的部分,是大型的國有礦產和鋼廠之間,為了各自穩定成本和穩定產量預期而採取的一種銷售採購策略。但這和國家要求的“長協保供”是不一樣的。設想一下,我如果有一個年產2億噸的大礦,不可能每一噸都是用市場價格去銷售,所以會有長協機制。那麼長協剩下的那一部分就更加市場化,根據特定時間特定地點的供需變化而展現出價格上的調整。

  就易大宗而言,有三點:第一,首先我們專註的焦煤,不屬於國家制定指導價、提出這種強管控的品類。第二,業務模式上我們參與的交易本身是spot-markets,價格是市場化的。第三,我們做的是進口煤,完全是市場行為。所以,我們的業務是不受剛纔提問者所說的“保供增產規定”的限制的。

  大家所看到的新聞上談及的“國家對煤炭價格進行限制”,都與我們的業務沒有直接關係。焦煤跟動力煤不一樣,是更加市場化、更加開放的。

  主持人:好的,謝謝曹總。下一個問題是現在很快也到6月份了,馬上就到6月30日了。公司整體經營情況怎麼樣?前半年業績如何?

  曹總:雖然出於上市公司合規要求不能公佈任何數字,但是根據我剛纔分析的整個市場走勢,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沒有誤判,業務開展很順利,而且抓住了一些市場機會。所以,可以很簡單的講,公司管理層對目前為止的財務表現感到滿意。也相信兩個月後,會交出一份令大家滿意的答卷。這個問題只能這樣回答,也請大家理解。

  主持人:好的,謝謝。另外一個問題是昨天晚上有大股東進行大概百分一點幾的減持,約有4000多萬股,請問是什麼原因?

  曹總:首先我想定義一下大家剛纔說的“大股東減持”。不知道大家如何理解“大股東”?公司現在的第一大股東是由我們創始股東王先生的女兒和五礦所組成的合資公司Famous Speech Limited。在信息申報上,由於是直系親屬,所以大家還會看到創始股東王總在上市公司所占有權益的變動。但是按正式概念,他持有的股份其實和第一大股東是分開的,他所拋售的是個人持有的股份,不是上市公司大股東的股份。

  其次,王先生的做法我個人能理解。他自公司上市十二年以來,從來沒有賣過一股。他創建公司並給公司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所有管理層和股東們感謝創始股東對公司的貢獻。他在公司股價創出7年新高的時間點上做一點少量減持,這並不反映出他對公司態度有任何轉變,也不反映出他對公司前景有所擔憂,不需要引發過多聯想、誇大和沒有必要的揣測。

  而且我們管理層也有持股,沒有其他人有任何減持的動作,大家大可不必對此感到擔心。

  我們還是關註業務本身,關註公司發展,持續為股東創造價值。

  主持人:緊接著這個問題,又問到了後續會有減持計劃嗎?繼續減持計劃嗎?

  曹總:首先他的行為和公司之間沒有直接的關聯,完全是個人行為;第二,我認為他不會再有減持計劃。真正的大股東,也就是五礦和他女兒的合資公司Famous Speech Limited,也不會有任何的減持意願。

  主持人:好的,謝謝曹總。下一個問題是公司中期會派息嗎?會不會進行持續回購,然後因為之前在年度業績分享會的時候提到公司會繼續回購,請問現在這個計劃有改變嗎?準備什麼時候開始?

  曹總:沒有改變。在3月底的業績會之後,也做過一些回購。

  剛纔我提到了公司更關註的是持續為股東創造價值,這其中包含了很多方面,但最核心的還是把公司業績做好,得到市場認可。這是最最能給股東們帶來回報的方式。但也不排除在市場不能正確反映公司價值的時候,通過回購來回饋堅定持股的股東。回購作為一個有效工具,我們會持續的去使用它。

  主持人:好的,還有一個是跟著公司持股6年的一個個人股東,他想問公司未來運營上有什麼樣的計劃和目標?

  回答:這問題有點大,我想經營的戰略上剛纔已經提及過,還是專註焦煤、主做進口,把進口業務做精做強,把蒙古業務做大做強。

  我們依然堅定看好蒙古焦煤進入中國未來的發展和潛力。

  去年開始,我們加大了口岸的一些創新性投資。例如“無人駕駛技術”,在口岸環境里去應用在港口環境已經比較成熟的一種無人駕駛技術,降低疫情期間口岸過貨的難度。我希望並且相信,今年貿易環節里的傳統物流能夠取得較好的成績,而創新的跨境模式也能實現新的亮點,可算得上是“前無古人”。另一方面,通過技術手段進一步降低口岸過貨難度,也能進一步降低成本。總之,我們會進一步完善基礎設施,提升技術含量,加強科技運用。

  另外,除了業務上的目標計劃,我們今年也有了這樣一個契機或者說有這樣的底氣來告訴大家,我們將花大力氣去做好投資者關係服務,與大家接觸溝通交流更多,希望能夠讓更多的投資者包括機構投資者,大家來發現、瞭解這樣一家我們自己心中的“寶藏公司”,每年的利潤、現金流、分紅等等方面的表現都很好。我們還要做好市值管理任務。以前因為市值沒有能達到一定的門檻,所以沒有進一些指數,但是現在我們的基礎已經好得多,定一個小小的目標,爭取能夠通過一年的努力進入到滬港通裡面。好,謝謝。

  主持人:我們補最後一個問題。大家關註俄烏戰爭,想問一下對咱們海運煤業務的部分是有利的還是不利的?其實曹總剛纔有提到了,請曹總幫忙回答一下。

  曹總:剛纔有提到過,但是我們再明確捋一下。俄羅斯煤原本是整個全球供應的一支主力軍,原來更多的是供應美國、歐洲這些市場,但是俄烏戰爭後製裁情況下,美歐市場去不了,還可以來中國。市場太單一的品種,它的價格是會被打壓的,對我們而言,某種程度上是正向的。但是,去執行俄羅斯煤的貿易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對專業有很高要求。易大宗具備這種能力。

  俄羅斯煤從量上看肯定是會有增長。我估計,今年如果後面沒有什麼大的變化的話,俄羅斯煤進入中國的量可能整體是比去年要再增加30%左右。在大的市場環境下,我們也會同步增加對俄羅斯煤的參與。但是俄羅斯煤的品質在結構性上來講,和澳洲煤、蒙古煤不完全一樣,主焦煤的比例要低。所以儘管我們俄煤會有增量,但是更重要的還是要擴大蒙古煤,更重要的是把中國市場最缺失的這一部分品類做起來。

  最後,不管是俄羅斯煤,還是蒙古煤、澳洲煤,全球供需都會有尋找新平衡的過程。“貿易”並不是這兩字看上去這麼簡單,易大宗的優勢和能力,就是把握在全球供需關係發生變化的因素和變量,在新平衡找尋的過程里發現機會和贏利點。

  主持人:謝謝曹總。因為時間的關係,這次溝通會我們就此告一段落,也感謝各位的積極提問,感謝曹總的解答跟分享,再次感謝各位的參與,還有長期以來對公司的支持和關註,下次再見,謝謝。

  曹總:歡迎大家以後有問題就隨時跟我們的投資者關係的團隊來進行溝通,再見,謝謝。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