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兌美元持續貶值,剛剛創下20年新低,一度跌至1美元兌133日元。與此同時,面對民眾困擾的聲音,日本央行仍然堅持“超級鴿派”的政策。

  今年以來,日元匯率出現自由落體式的下跌。當地時間6月8日,彭博衡量日元相對於G10貨幣的指標跌至七年低點。

  物價上漲引發民眾不滿

  受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日元疲軟影響,日本企業物價指數連續14個月同比上漲。日本央行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日本企業物價指數同比上升10.0%至113.5,創下歷史新高。

  在通脹中,日本民眾的購買力正在下降。當地時間6月7日,日本政府發佈的報告顯示,日本4月份經通脹調整後的工資水平出現四個月來的首次下降,這進一步表明成本推動型通脹正在侵蝕消費者的購買力。

  目前,日本企業和家庭對日元繼續走弱的負面影響愈發不滿。日本央行4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約82.1%的受訪者認為物價上漲“很麻煩”,只有2.9%的受訪者認為物價上漲是有利的。

  面對不斷下跌的日元,日本財務大臣鈴木俊一日前表示,日本政府正懷著“一種緊迫感”監測外匯情況。突然的、無序的匯率波動會產生負面影響,希望外匯市場能反映經濟基本面。

  央行行長帶頭反對寬鬆

  目前,日本央行仍是發達國家央行中唯一沒有收緊貨幣政策的。

  當地時間6月7日,澳大利亞央行剛剛宣佈加息,幅度超過預期,歐洲央行則可能在周四舉行“鷹派”基調的會議。在這樣的緊縮浪潮中,仍然堅持“超級鴿派”立場的日本央行顯得特立獨行。

  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師楊傲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俄烏地緣危機雖然仍未平息,但日元作為傳統避險貨幣持續大跌的主要原因,其實是日本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與全球主要央行緊縮的方向明顯背離,市場預期此狀況有可能長時間維持,導致日債和日元資產都被大幅拋售。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是目前寬鬆貨幣政策的主要推手,當地時間6月6日,他再次表態將維持寬鬆,以日本經濟正在從新冠疫情打擊中複蘇等為由,強調“完全不是實施貨幣緊縮的狀況”。

  黑田東彥稱,為了促成物價持續穩定上升,日本央行將“以毫不動搖的姿態堅持貨幣寬鬆”。

  對於日元貶值,他沒有表現緊張,反而指出“如果日元不是劇烈變動,而是穩定地走向貶值,那麼對整個經濟起到正面作用的可能性更大”。

  據共同網報道,日本總務省5月20日公佈的4月消費者物價指數(生鮮食品除外)同比上升2.1%。

  這是7年多以來該漲幅首次突破2%,錶面上已經實現央行的目標。但黑田認為,這個數據並沒有伴隨足夠的加薪,缺乏持續性。

  “黑田東彥的言論是加速日元拋售的催化劑。”東京信金資產首席市場分析師Jun Kato表示,“由於市場積極消化歐洲央行要加息的預期,而澳元仍處於上升趨勢,其明確的緊縮立場讓日元被排除在外,成為唯一的輸家。”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