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煉油能力下降,燃料庫存也連續七個季度下降。

  世界各地的煉油廠很難滿足全球對柴油和汽油的需求,這使得價格維持在高位,並加劇了美國、巴西、烏克蘭、斯裡蘭卡等消費國面臨的短缺。

  世界燃料需求已反彈至疫情前的水平,但因疫情的封鎖、以及歐美國家對俄羅斯的製裁等因素,煉油廠在滿足原油需求方面面臨的壓力不斷加劇。

  美國、俄羅斯和中國是世界三大煉油國,而現在這三個國家的原油加工水平都低於峰值。

  兩年前,由於疫情,製造燃料的利潤非常低,甚至多次導致很多煉油廠關閉。現在,這種情況已經逆轉,對原油的巨大需求可能會持續幾年,從而使原油價格保持高位。

  能源咨詢公司半島能源公司董事Ravi Ramdas說:“在疫情發生時,儘管外界並不預計全球石油需求會長期下降,但沒想到的是,有這麼多的煉油能力被永久削減(煉油廠關閉)。”

  根據國際能源署(IEA)的數據,2021年全球煉油能力每天下降73萬桶,這是近30年來的首次下降。4月每日加工量降至7800萬桶/日,為2021年5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遠低於疫情前8210萬桶/日的平均水平。

  燃料庫存已經連續下降了七個季度。另一邊,今年原油價格上漲了51%,美國取暖油期貨暴漲71%,而最近,歐洲汽油精煉利潤達到了每桶40美元的創紀錄水平。

  結構性短缺

  據獨立分析師Paul Sankey,美國煉油產能幾十年來首次出現“結構性短缺”。最新的聯邦數據也顯示,截至2月份,美國的煉油產能從疫情前下降了近100萬桶,至1790萬桶/日。

  LyondellBasell公司最近表示將關閉其休斯頓工廠,理由是維護成本過高。該工廠的日產量超過28萬桶。

  仍在運營的美國煉油廠正在全力以赴以滿足需求,尤其是出口需求,其出口量已飆升至創紀錄的600萬桶/日以上。它們的產能利用率目前超過92%,為2017年以來的季度最高。

  Valero首席商務官Gary Simmons表示:“目前很難看到煉油廠的產能利用率大幅增加,我們一直處於93%的利用率。通常,煉油廠不可能長期保持如此高的利用率。”

  美國對俄羅斯的石油禁令使美國東北部的煉油廠缺乏生產燃料所需的原料。據兩位知情人士透露,跨國能源公司Phillips 66一直在以較低的速度在新澤西煉油廠運行其15萬桶/天的催化裂化裝置,因為它無法採購低硫真空柴油。

  俄羅斯產能閑置

  據路透社估計,由於製裁,俄羅斯已經閑置了約30%的煉油產能。摩根大通分析師表示,目前斷供量約為150萬桶/日,到2022年底可能為130萬桶/日。

  其他國家也沒有增加供應。一位發言人告訴路透社,日本最大的煉油廠ENEOS控股(Eneos Holdings)不打算重新開放最近關閉的煉油廠。

  全球一些新項目受到延期的影響。位於拉各斯(Lagos)的一家日產量達65萬桶的煉油廠原定於2022年底投產,但現在推遲到2023年底。據消息人士稱,該煉油廠尚未聘請公司進行調試工作,這將需要幾個月的時間。

  有一些煉油廠則重新啟動了。法國道達爾公司(TotalEnergies)在2020年12月關閉Donges煉油廠,今年4月開始重啟,該煉油廠日產量為23.1萬桶,馬來西亞的日產量為30萬桶的煉油廠也在本月早些時候重啟。

  供應緊縮

  柴油用戶面臨短缺,尤其是在農業領域。由於衝突,來自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供應被切斷,烏克蘭農民的需求無法得到滿足。

  處於燃料危機之中的斯裡蘭卡在2021年關閉了其唯一的煉油廠,因其外匯儲備不足,無法購買進口原油,它正在尋求重新開放該設施。

  巴西國有的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對政府表示,進口商可能無法獲得美國柴油用於拖拉機和其他農業設備。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農業生產國之一。

  一位巴西煉油業高管表示:

  “如果美國的煉油廠在颶風季節受​損,或有其他任何因素導致市場吃緊,我們可能會遇到真正的麻煩。”

  過去幾個月,隨著煉油產能關閉和全球需求增加,燃料生產的利潤率急劇上升。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