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12月6日),現貨黃金小幅反彈,美元指數回踩105關口。隔夜公佈的美國強勁的服務業數據激發了人們對美聯儲升息至高於近期預測水平的可能,金價創近兩個半月最大單日跌幅。至少在美聯儲12月政策會議結束之前,黃金上行勢頭似乎受限。

  服務業接棒通脹

  隔夜金價一度錄得7月初以來新高至1809.85美元/盎司。但隨後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服務業活動在11月意外回升,就業人數反彈,金價因此回落轉跌,終盤創9月23日以來最大單日跌幅1.62%。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此前表示,是時候放慢即加息步伐了。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在本月下調加息幅度至50個基點。但為了應對幾十年來最嚴重的通脹,美聯儲可能會比此前預期的更加謹慎。

  加之上周公佈的11月非農就業數據遠強於預期,這表明整體需求強勁。如果不質疑這一趨勢,美聯儲在政策道路上確實會有更多顛簸。現在押註黃金會持續上漲可能還為時過早。

  多倫多BMO Capital Markets的經濟學家Priscilla Thiagamoorthy談到數據時表示:“雖然這對經濟增長前景來說是個好消息,但對美聯儲試圖抑制需求和緩解通脹來說並不是那麼好。”

  新的數據為更多經濟潛在動力提供了新的證據,並增加了美聯儲將繼續加息至高於最近預測的4.6%水平的風險。交易員預測,美聯儲將在明年5月份最終加息至略高於5%的水準。

  市場已準備好在明年迎接經濟衰退。但穩健的經濟數據讓人樂觀地認為,人們普遍擔心的經濟衰退將是短暫而溫和的。一些經濟學家甚至押註經濟衰退是可以避免的,只是增長會急劇放緩。

  德國商業銀行外匯分析師You-Na Park-Heger說:“美國經濟保持強勁的時間越長,人們對美國明年是否真的會面臨衰退以及美聯儲是否會在那個階段真正降低關鍵利率的疑慮可能會增加。”

  服務業活動加速也證實,通脹接力棒已從商品領域轉向服務領域,表明經濟中的整體價格壓力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消退。至少在美聯儲12月政策會議結束之前,黃金上行勢頭似乎受限。

  承受“破產”?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大幅加息導致美元飆升,但美元指數在9月創下數十年高點114.794後已下跌近8%,可以看出美元市場情緒出現更廣泛轉變的跡象。

  根據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的數據計算顯示,在11月的期貨市場上,投機交易者近16個月來首次轉持美元凈空頭頭寸。全球似乎在為美元熊市做好準備。

  還記得沃爾克被問及他在1970年代後期擔任美聯儲主席時採用的加息“休克療法”是否有效時所說的話嗎?沃爾克回答說:“是的,通過破產實現。”

  如今,鮑威爾領銜的美聯儲在今年已累計加息375個基點,最近連續四次加息75個基點,創下沃爾克時代以來最快加息節奏。鮑威爾承認:“需求增長放緩應該能讓供應趕上需求並恢復平衡,隨著時間推移會實現價格穩定。恢復這種平衡可能需要持續低於趨勢水平的增長。”“低於趨勢”一詞意味著經濟衰退和失業率上升。

  如果美聯儲無視供應疲軟(物流不暢、熟練員工不足和生產力低下)是大流行後通脹飆升的主要原因這一事實,頑固堅持大幅加息將減緩總需求,家庭和企業面對借貸利息成本上升而減少支出增長,從而降低通脹。但這種做法也意味著加劇對供應方的打擊——換句話說,將美國經濟推向低迷。

  鮑威爾勿混淆視聽

  根據鮑威爾的說法,美聯儲經濟學家最近的研究發現,美國勞動參與率低下主要是由於過度退休造成的,即退休人數超過了人口老齡化本身的預期。

  但許多年長勞工在大流行早期失業,當時裁員人數處於歷史最高水平。考慮到與大流行相關的健康問題,對於這些工人來說,尋找新工作的成本似乎特別高。大流行期間凈移民驟降和死亡人數激增疊加,可能導致約150萬工人流失。因此,與其說勞動力需求旺盛導致勞動力市場“吃緊”,不如說是大量工作適齡人口沒有回到“勞動力市場”造成的。

  因此,推動通脹的是供應問題,勞工和物資供應均呈現短缺。美聯儲堅定的加息政策對通脹率的影響不大。相反,通過推高信貸成本,通貨膨脹最終是會消退,但取而代之的是更高的失業率和破產率,這使得美元出現了調整。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