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這裡是辣條

梨泰院這事一時間鬧的世界皆知,那麼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呢?

又有何魔力吸引了超過13萬人涌入其中,過節。

一起瞭解一下,梨泰院的前世今生。

梨泰院的風花雪月

梨泰院在如今的人看來就是一處繁華的商業區,富人居住區,可以說戶戶皆富豪。

是韓國有名的財閥棲息地,因為韓劇而聞名世界。

但曾經的這裡則是讓所有韓國人,難以啟齒的地方。

梨泰院不是一處院子,只是一處步行街,商業區。也可以叫它“萬國匯”,因為裡面隨處可見外國風情。

一百多年前的梨泰院只是一處荒蕪之地,零零散散的居所,隨處可見的山丘。

梨泰院位於龍山區,龍山區在位置上又是中心位置,所以在這個現代化高度發達的首爾就是寸土寸金。

古代梨泰院的歷史。

在古代梨泰院只是一處驛站,在當時的首都漢城附近,一共有4處這樣的驛站(普濟院、箭串院、弘濟院、梨泰院)。

用來傳遞信息,和我們古代驛站是一個樣的。

以前不叫梨泰院,後來據說是因為當地種了很多梨樹,公元16世紀中葉,朝鮮孝宗時期,就改名成了梨泰院。

或許因為是驛站,也就註定了它在現代之前一直被當作軍事用地。

通過查詢得知,在公元12世紀中葉,元朝時期,這個地方就有軍隊駐扎。

那時候蒙古大軍先後九次出征,拿下高麗,然後就在梨泰院這個地方安營扎寨。

把梨泰院所在的龍山區當作後方大本營,準備前進跨海拿下小日子。

結果沒想到,出海幾次全部遇到了颱風,搞得船毀人亡,忽必烈以為觸怒了神靈,就放棄了征討小日子,不然如今的歷史就要改寫了。

但凡忽必烈,從司天監找個識天文的人才,送過去隨軍也不至於每次征伐失敗。

在我國古代,懂天文的人有一個專門機構,比如叫太史局、渾天監、司天監、欽天監等等。

元朝司天監一共有116名員工,總不能全是酒囊飯袋吧。

(唐代824人,宋代259人,明代23-41人,清代154人)

元代之後,到了明朝,萬曆年壬辰倭亂,這地方又成了明軍和豐臣秀吉對壘的前沿陣地。

豐臣秀吉把龍山變成了駐扎地,存放了大量糧食,後來李如松突襲燒了糧食十萬石。

然後到了清朝末期,1882年,當地爆發了壬午兵亂,廣東水師提督丁汝昌率領3000餘人過去平亂,駐扎的地方就是梨泰院附近。

1904年,小日子攻陷漢城,龍山區又成了他們的駐扎地,什麼司令部、總督府都在此處。

也正是從小日子進駐開始,這裡開啟了不光彩的歷史時刻。

1945年,二戰小日子投降,這裡又成了老美24軍的駐扎地,後來更是直接把司令部搬到了這裡。

抗美援朝結束後,1978年,韓美在這裡建立了聯合司令部,建立了龍山基地,從此算是在這裡扎根了。此後幾十年,他們將這裡改建完善,成了一個國中國。

裡面生活設施應有盡有。

最近這些年一直在說搬遷,搬遷,也沒啥效果。

只是在2021年7月29日決定,將龍山基地中約50萬平方米歸還給韓國,讓他們改造成公園。

想想,可悲又諷刺。自己的地還要求著別人還。

近代梨泰院的歷史是不光彩的。

梨泰院的不光彩歷史,要追溯到二戰小日子占領韓國,搞同化時期。

當然還有更早的說法,就是壬辰倭亂時期,據說當時小日子的暴行導致了當地很多女性懷孕,最後迫不得已生下孩子。

所以梨泰院才有另一個名字“離胎院,異胎院”,“異他人”,查了一下發現韓文中,它們的寫法是一樣的。

其實如此,也是有跡可循的。在明朝,朝鮮是奉明為尊,自稱“小中華”,對於小日子壓根看不上,認為他們是化為之地,未開明之人。

所以他們視這些混血兒為異胎。

1910年-1945年,韓國成了日本的殖民地,30年,很多地方都實行了同化,尤其是他們搞得慰安行為。

此後幾十年間梨泰院地區成了風月之地。

後來小日子戰敗走了,這些東西就被廢除了。

但是真沒想到,走了小日子來了山姆大叔。

於是這個地方又被重新利用,舊瓶裝舊酒。本質上還是那些事情,只不過這次成了自願的合作模式。

當時進駐的美國人都非常有錢,所以為了掙他們的錢,改善自己的生活。

梨泰院附近就開始出現各種現代化娛樂設施。

“酒館、茶室、俱樂部”等等,五花八門的什麼都有。

一時間梨泰院地區成了整個韓國最洋氣、最時尚的地方。

後來為了掙錢,樸慧姐老爹老樸,還宣佈合法化,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韓美民見外交官”

當地還特意給這些女孩進行思想教育,“為國攢外快”。

反正就是,給這些女孩戴高帽,讓她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正能量的。

還定期給她們檢查身體,組織培訓學習英語,實行業績獎勵等等。

久而久之,這個地方變得異常繁榮。

她們稱自己是“洋公主”,可外人不怎麼看。

根據查詢,1953年,梨泰院地區就有2萬名女性從業者,交易次數超過30萬人次,一年的GDP高達1000萬美刀。

據不完全統計,從1950年開始到1980年,30年間,在梨泰院地區從事此行業的女性高達100萬。

要知道這僅僅是合法化後記錄的數字,暗地裡的那更是數不勝數。

還真是應驗了那句話“笑貧不笑娼”。

當然這種行為造成的後果就是大量的混血兒產生,並被遺棄。

2014年,曾經在這裡工作過的120名韓國女性聯合起來,把韓國政府給告了,要求賠償每人700萬,也就是3.5萬的RMB。

如今的梨泰院,繁榮的象徵。

進入現代後,或許是以前不光彩,就要用繁榮掩蓋曾經的真相。當地把梨泰院地區設定成了“特殊觀光區”。

因為此前有了日美建設的基礎,所以近現代這個地方就彙集了大量的外國人,產生了大量經濟效益,同時外加一江之隔的北邊又是著名富人區。

這個地方就越來越有名。

整個片區就逐漸發展成了一處各國文化聚集的旅游打卡地。

購物天堂,燈紅酒綠,無限繁華,車水馬龍,成了外國人到韓國必去的一個地方。

在今天的梨泰院,你可以看到許多高檔餐廳、夜店、購物中心、各種美食店等等。

就單單事發地點那條主街上,就聚集了泰式、印式、日式、歐式、美式、中式等等幾十個國家的餐飲店。

就像上面提到的“萬國匯”。

也正是濃郁的異域文化,才吸引了當今眾多韓國年輕人聚集嚮往。

整個梨泰院面積其實很小,1.4平方公里,還沒我們這邊一個大學面積大呢。

如今提到它沒人會想起來此地以前的歷史,基本都是享受當下。

但它的歷史是不光彩的,特定時期,特殊環境,產生了特殊的事情。

可,從整個民族尊嚴來看,這事虧大發了。

也讓我們警醒,有求於人的時候,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只有想法讓自己強大,才能讓國家、讓民族挺直腰桿,有資格向所有人說“不”,還不用看對方的臉色。

同時也應該警醒,在如今西方文化大行其道的背景下,我們更應該堅持發揚光大自己的傳統文化。

而不是虛頭巴腦,追逐別人的。

【辣條著,搬運舉報】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