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銅精礦

4月份我國進口銅精礦188.4萬噸,環比減少13.8%,同比下滑1.9%。進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國內疫情防控造成到港數量減少。1-4月我國累計進口銅精礦787.8萬噸,同比增長4.5%。

智利、秘魯、哈薩克斯坦、墨西哥和蒙古是最大的銅精礦進口來源國,4月份來自上述5個國家的進口占比約73%。當月來自秘魯、哈薩克斯坦及蒙古的進口同比增幅較大,而來自智利和墨西哥的進口同比降幅較大。此外,來自西班牙、加拿大、巴西、剛果(金)和塞爾維亞的銅精礦進口也出現較大幅度增長,來自美國、俄羅斯、印尼和巴拿馬的進口則顯著下降。

進入5月,疫情對物流影響減弱,疊加國內冶煉需求回升,銅精礦進口有望重回同環比增長。

02

陽極銅

4月份陽極銅進口量為10.0萬噸,環比微增,同比增長25.8%。由於去年同期基數較小,陽極銅進口得以增長。1-4月我國累計進口陽極銅44.5萬噸,同比增長28.8%。

贊比亞、剛果(金)、智利和南非是我國陽極銅主要進口來源國,4月份來自上述4個國家的進口占比約86%。當月來自贊比亞、智利和剛果(金)的進口均顯著增長,而來自南非的進口有一定程度下滑。

5月份在低基數背景下,陽極銅進口量有望延續同比增長,環比預計相對平穩。

03

再生銅

4月我國進口再生銅(銅廢碎料)13.5萬噸(實物噸),環比減少9.7%,同比降低19.2%。進口減少因內外比價不利於進口且物流受疫情影響。1-4月我國累計進口再生銅53.1萬噸,同比增長5.0%。

4月進口再生銅平均含銅量約86.0%,1-4月進口再生銅平均含銅量約84.1%。按照進口量和含銅量估算,4月我國進口再生銅約11.6萬噸(金屬噸),較去年同期減少約1.1萬噸;1-4月進口再生銅46.9萬噸(金屬噸),同比增加約5.7萬噸。

美國、日本、馬來西亞和泰國是我國再生銅進口的主要來源國,4月份來自上述4個國家的進口占比約47%。與去年同期相比,4月份來自日本、馬來西亞、韓國和中國香港的進口降幅較大,而來自美國和歐洲國家的進口則呈現一定的增長。

進入5月,隨著內外比價關係改善及疫情影響減弱,再生銅進口預計環比增加。

04

精煉銅

4月份精煉銅進口量為29.0萬噸,環比減少10.5%,同比下降9.3%。進口減少主要原因在於前期進口虧損較大,且疫情造成到港數量減少。1-4月我國累計進口精煉銅119.6萬噸,同比下滑2.9%。

智利、剛果(金)、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秘魯和日本是我國精煉銅進口的主要來源國,4月份來自上述6個國家的進口占比約64%。當月來自智利、剛果(金)和秘魯的進口同比增加,而來自俄羅斯和日本的進口同比降幅較大。除此之外,4月來自伊朗和贊比亞的進口增幅也較大,來自澳大利亞的進口則大幅下降。

出口方面,我國4月出口精煉銅6.1萬噸,環比增加1.5萬噸,同比增加3.7萬噸。前期進口大幅虧損是刺激出口增多的主要原因。1-4月精煉銅累計出口量12.7萬噸,較去年同期增加4.7萬噸。

4月出口目的地主要有韓國、中國臺灣和越南,出口上述3個地方的占比接近97%。

進口減少、出口大增導致我國4月精煉銅凈進口僅22.8萬噸,環比減少17.9%,同比下降22.6%。1-4月我國精煉銅累計凈進口量為107.0萬噸,同比減少7.1%。

儘管前期進口虧損較大使得5月進口量難大增,但物流問題緩解背景下進口大概率環比回升,同時出口壓力趨於減弱,5月國內精煉銅凈進口有望回升至接近3月份水平。

05

銅材

4月我國進口銅材3.8萬噸,環比減少10.9%,同比下降22.4%。疫情影響和國內需求減弱是進口減少的主要原因。1-4月累計進口銅材15.5萬噸,同比下滑18.5%。

細分來看,我國銅材進口以銅箔、銅絲和銅板帶為主,4月份上述3項進口占比約85%。

出口方面,4月我國出口銅材5.5萬噸,環比減少8.6%,同比增長6.7%。1-4月累計出口銅材23.2萬噸,同比增長12.6%。

4月我國銅材出口以銅管、銅箔、銅板帶和銅絲為主,上述4項出口占比約97%。

進口較少、出口較多的背景下,4月我國銅材維持凈出口狀態,當月凈出口量為1.7萬噸,環比微降,同比則擴大1.4萬噸。

5月份國內銅材預計維持凈出口狀態,凈出口量預計有所減小。

總結:4月國內銅產業各環比進口受疫情衝擊和需求減弱影響,大多數錄得下降,其中再生銅、精煉銅和銅材進口降幅均超10%,而陽極銅進口錄得增長。同時,精煉銅和銅材出口同比均有一定增加。

進入5月,疫情緩解和內外比價關係改善有利於進口恢復,而出口趨於走弱,凈進口大概率回升。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