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悉,早在今年一月,高盛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師Jeff Currie曾與Grant Williams討論大宗商品市場的“大趨勢”。當時,Currie認為大宗商品資本支出需要加速,以滿足新興低碳能源系統的需求。為了維持擁有200多年曆史的化石燃料系統,同時開發新的低碳能源系統,Currie認為未來十年還需要16萬億美元的資本支出。由於能源公司在2022年基本上沒有什麼行動,Currie本周四重申,我們正處於能源超級周期的早期階段。

  資本迴流能源板塊還需時間

  在Currie看來,華爾街進入自然資源的輪動尚未開始,因為股票回購和賣家的缺席推動股價走高。Currie認為,要讓資本從其他板塊流入能源板塊,機構投資者需要看到三年的強勁回報。埃克森美孚的股價創下歷史新高,似乎不可思議,但考慮到兩年前油價為負值,這實際上是合理的。

  如果沒有機構資本進一步推高股價,能源公司的董事會和管理團隊將面臨兩難境地:回購股票或投資新項目。加拿大自然資源在第一季度的投資者會議上展現出了這種困境。該公司擁有約110億桶探明儲量,即使按照目前770多億美元(包含債務為910億美元)的估值,該公司的“價值”僅為7美元/桶可用資源(包括債務為8.27美元/桶)。

  由於“勘探和開發”成本幾乎翻了一番,加拿大自然資源董事會實際上被迫回購股票而不是投資新項目。以這種方式,董事會能通過減少股票數量,以每桶7美元至8.27美元的成本增加每股資源。如果該公司的股價再次翻倍,董事會將面臨更加平衡的資本分配決策,即以每桶14美元至16.54美元的價格回購股票,或以近似的成本建造新項目。

  Currie認為,重新平衡股票市場估值和開發成本的過程還需要三年時間。之後,能源公司將開始把資金分配給新項目,而不是回購股票。一旦這個過程開始,項目將需要另外三到四年時間來開發。再往後,供需將開始恢復平衡,周期走向終結。總的過程需要10到12年的時間。

  短期內公司更關註眼前利潤

  高盛的上述看漲觀點引發了一個關鍵問題。與之前的周期不同,能源公司對未來十年的能源政策反應較為淡定。就在本周四,歐洲議會投票決定從2035年起禁止銷售燃油車。加拿大的瀝青礦價格昂貴且壽命長。當政策制定者每周宣佈新的稅收、碳排放和管道政策時,負責任的管理團隊是否能夠將資金分配給預期周期為30至50年的開發項目?

  在短期內,投資者可能會從處於歷史高位的商品價格中獲益。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能源公司普遍致力於在當前條件下加速制定股東回報框架。迄今為止,政策在限制價格方面被證明是無效的,而且政策的轉變可能會抑制平衡市場所需的投資。正如Currie所指出的,這表明創紀錄的第二季度收益可能只是一個延長周期的開始。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