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在穩增長、促消費等政策支持下,新能源汽車快速增長,1—8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397萬輛和386萬輛,同比增長1.2倍和1.1倍;出口34萬輛,同比增長97.4%。新能源車的快速增長,也推動上游碳酸鋰的需求,其價格由5月份的44萬元/噸漲到當前的49萬元/噸,漲幅達到11.36%。

  雖然碳酸鋰價格持續上漲,並且逼近50萬元大關,但是鋰礦龍頭企業——贛鋒鋰業(01772)股價並沒有隨之上漲,反而走“下坡路”,從6月的高點至今跌去近30%。

  那麼離50萬大關一步之遙的碳酸鋰還能否持續漲價?

  明年下半年鋰礦或將不再稀缺

  鋰是自然界中第33豐富的元素,在地殼中含量相對較高,主要以鹽湖鹵水(58%)、硬岩性鋰礦(26%)及鋰黏土礦(7%)等形式分佈於南美、澳洲及北美等地。但高品位優質鋰礦和低鎂鋰比鹽湖鹵水資源稀缺,且全球鋰資源分佈不均,導致鋰資源總量和實際可探資源量、即期產能間存在極大差異。2021年全球鋰資源總量約為8900萬噸(探明儲量約為2200萬噸),總量較上年增加300萬噸,主要集中在南美三角區和澳大利亞,兩地鋰資源占全球總資源量的65%。其中,南美三角(玻利維亞、阿根廷、智利)占比高達56%,是鹵水鋰資源最為集中的地區;澳大利亞占比為8%,硬岩型鋰礦(鋰輝石、鋰雲母、透鋰長石等)為主,貢獻當前全球50%以上的鋰產品產量;國內鋰資源80%以上存在於鹵水中(鹽湖鹵水為主,其餘為地熱鹵水、油田鹵水、井鹵水),品質相對南美三角要低,鎂鋰比高導致所需的開采技術要求更為嚴苛。

  澳大利亞鋰礦資源稟賦優越,鋰資源總量達3880萬噸,儲量達2198萬噸,擁有Greenbushes、Pilgangoora、Marion和Cattlin幾大資源量和品位均處於全球領先水平的大型在產鋰礦項目,由於鋰礦資源優質,開發環境友好,開采技術相對成熟,澳洲鋰礦長期以來一直作為全球鋰資源的主要供應來源,2021年全球產量占比約55%。

  過去兩年間,全球在產鋰項目數量較少,澳洲優質鋰礦及南美成熟鹽湖項目貢獻主要供應量,未來澳礦將穩步增產,南美鋰鹽湖也有較多在建項目可能在2023-2025年投產放量,澳洲及南美仍為全球鋰資源重要來源。除此之外,隨著非洲綠地礦項目(Manono、Goulamina、Arcadia等)陸續投產,非洲鋰礦產量在全球的占比將呈明顯上升趨勢,另外,遠期北美及歐洲鋰礦產能逐步釋放將進一步充實全球鋰資源結構,鋰供應集中度將從高度集中向相對分散化演變。

  根據興業證券統計,自2023年起,全球鋰資源供給增長迅速。2022年全球鋰資源有效供給能力約為75.63萬噸LCE。2023-2025年,全球鋰資源有效產能預計分別為113.48萬噸LCE、152.37萬噸LCE和187.72萬噸LCE,四年CAGR約為34.55%。

  而興業證券預測,2022-2025年,全球動力電池、消費電池和儲能電池出貨量合計分別為701.54、1055.35、1497.81和2035.51GWh,對應碳酸鋰需求分別為47.76、71.19、100.42和135.31萬噸LCE。假設2022-2025年,鋰下游需求結構中,動力電池行業份額分別為70%、77%、81%和84%,庫存需求為1.5個月的用量。則2022-2025年,全球鋰鹽需求量為76.76、104.01、139.48和181.22萬噸LCE。

  根據季度數據來看,2022Q1—2022Q3,全球鋰資源新增產能相對較少,新增產能多數集中在2022Q4落地,算上產能爬坡、國內春節等因素,鋰礦產能釋放集中在在2023Q2釋放,預計23Q2有效產能為28.55萬噸LCE,環比增加23.38%。因此興業證券認為,樂觀預期下2023年Q2以後,鋰礦將不再稀缺。

  不過,由於鋰礦勘探到產出一般需要8-9年,從設計開采到交付產品也需要3年左右的時間。冶煉端擴產周期約1-2年,相對於鋰礦供應彈性更強,對終端需求的高增速能相對較快進行響應,因此供應瓶頸進一步集中於上游資源端。在高鋰價刺激下,近年來鋰鹽產能快速釋放,2019-2022年碳酸鋰產能CAGR達9.5%,氫氧化鋰產能達21.7%,鋰鹽毛利率逐步提升,2022年一季度攀升至71%,受制於原料緊張,開工率則均維持在較低水平,碳酸鋰總體未達到80%,2022年初一度走低至43.9%,氫氧化鋰則始終處於60%以下,高利潤背景下鋰鹽產能開工率維持低位凸顯了上游資源不足態勢。

  除礦石成本外,碳酸鋰生產成本另包括輔材及能耗部分,具體來看,單噸碳酸鋰生產消耗8噸6%Li2O品位鋰礦、1.7噸純鹼及2.4噸硫酸,能耗方面主要包括電耗及煤耗兩部分。以SMM鋰精礦價格計(6%Li2O品位CIF中國),2021年以來,鋰精礦利潤占比顯著提升,由2021年Q1的10%水平上升至2022年Q2約50%,以Pilbara8月2日第八次鋰精礦拍賣價格6350美元/噸計,礦端利潤占比進一步上升至83%。

  整體來看,在終端需求保持高增速趨勢下,鋰鹽產能相較於資源端響應速度快,彈性更強,供需調節在產業鏈上下游中相對靈活,而鋰精礦由於產能釋放周期、資源不確定性強以及政策風險等因素的影響,價格或維持高位運行。參考硅料價格走勢,即使在硅料投產在增加,其價格也沒有迅速下降,而是維持相對高位運行,倘若硅料價格下降導致組件價格也下跌的話,將引起組件企業面臨資產減值的風險,但硅料的維持高位運行,高庫存的組件企業不僅沒有資產減值的風險,其利潤也得到大幅的釋放。同理,即使供給增加,鋰鹽的價格也難快速下跌,而是會維持一段時間的高位運行。

  一體化佈局,動力電池及鋰鹽回收成鋰價下行的業績保障

  瞭解到,作為國內的鋰礦龍頭企業,贛鋒鋰業擁有完整的鋰行業生態鏈,覆蓋上中下游及回收循環。上游鋰資源方面,贛鋒鋰業通過在全球範圍內的鋰礦資源佈局,覆蓋鋰輝石、鹵水、黏土資源,分別在澳大利亞、阿根廷、愛爾蘭、墨西哥、馬裡和我國青海、江西等地,掌控了多塊優質鋰礦資源。中游化合物及金屬方面,公司主要產品包括電池級氫氧化鋰、電池級碳酸鋰、氯化鋰、氟化鋰等,金屬鋰產品產能排名全球第一。

  下游鋰電池方面,公司大部分使用自鋰化合物業務板塊的客戶處採購的負極材料、正極材料及電解液生產鋰離子電池。除此之外,贛鋒鋰業還發展了鋰電池回收業務,進一步豐富了鋰原料的多元化供應渠道,實現鋰、鎳、鈷、錳等金屬的資源綜合循環利用。

  自2020年以來,受益於下游需求的強勢帶動,公司業績迎來爆發期。2022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4.4億元,同比增長255.4%;歸母凈利潤72.5億元,同比增長412.0%。分季度來看,2022Q1以及2022Q2公司分別實現營收53.7億元以及90.8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33.9%以及269.4%。今年前兩季度業績的大幅上漲,主要是鋰鹽產品量價齊升所致,而由於5月份以來碳酸鋰價格持續上行,由此可以預見Q3公司業績亦將繼續大幅上行。

  此外,2020年以來,公司的毛利率也持續攀升,上半年公司毛利率為60.5%,較去年同期增長25.4pp;凈利率為50.9%,較去年同期增長14.9pp。其中,公司的鋰系列產品、鋰電池系列產品、其他產品及其他業務毛利率分別為68.4%、15.3%、36.9%,與去年同期相比,僅鋰電池系列產品毛利率略微下降,鋰系列產品和其他產品及其他業務毛利率都得到大幅提升。

  產能方面,為了滿足鋰需求的不斷增長,上半年公司先後發行募集資金用於“認購MineraExar公司部分股權項目”、“萬噸鋰鹽改擴建項目”以及補充流動資金,募集資金擬投入金額分別為107200萬元、47300萬元、54800萬元,其中,“萬噸鋰鹽改擴建項目”本年度已實現效益445606.6萬元。隨著MtMarion礦山改造擴建的逐步完成、萬噸鋰鹽新增鋰鹽產能的釋放以及國內外疫情封鎖的逐步解除,公司2022年下半年鋰鹽產銷量有望得到提升。

  下游產品方面, 上半年公司先後利用自有資金籌劃及建設鋰產品、鋰電池產品項目“Cauchari-Olaroz鋰鹽湖項目”、“贛鋒鋰電年產20億瓦時高容量鋰離子動力電池項目”、“贛鋒鋰電動力電池二期年產5GWh新型電池項目”、“高端聚合物鋰電池研發及生產基地建設項目”,截至公司半年報披露時間,項目進度分別為78.1%、92.8%、33.0%、25.3%。其中,Cauchari-Olaroz鋰鹽湖年產4萬噸碳酸鋰項目正在建設中,項目已於8月開始單模塊調試工作,待安裝調試工作完成後投產,預計於2022年底至2023年上半年逐漸釋放產能。產能的釋放,也能緩衝因鋰礦或者鋰鹽價格下跌帶來的業績快速下滑的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新能源汽車出貨量的不斷增加,動力電池裝機量逐年攀升,在役動力電池報廢後形成的潛在鋰鹽回收量規模可觀。動力電池的生命周期約為5-8年,2017-2019年間銷售的新能源汽車電池逐步達到報廢年限,廢舊鋰電池回收端將初步貢獻鋰鹽供給。未來隨著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的增加,廢舊鋰電池回收領域貢獻的鋰鹽產量將快速增加。根據SMM預測:2022年全球鋰資源回收量約為3.3萬噸LCE,到2025年可達到9.1萬噸LCE,年均CAGR約為40.23%。

  目前贛鋒鋰業循環科技已入選國家工信部《新能源汽車廢舊動力蓄電池綜合利用行業規範條件》第二批名單,2021年,循環科技已建成國內最大的退役鋰電池綠色回收體系,形成退役鋰電池拆解及金屬綜合回收34000噸/年的回收處理能力,退役磷酸鐵鋰電池回收國內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一,退役三元鋰電池回收國內市場占有率前三。未來規劃中,公司將建立每年可回收10萬噸退役鋰電池的大型綜合設施。根據公司2021可持續發展報告披露,僅在2021年一年公司回收處理得到鎳、鈷、錳金屬合計達到2700噸,氯化鋰3700噸。隨著新能源汽車行業進入成熟期,退役動力電池回收將成為上游資源端的有利補充,公司前瞻佈局電池回收既可以提升資源保障,也有望打造閉環業務模式。

  由此可見,明後年鋰鹽價格存在下行的可能,不過贛鋒鋰業一體化佈局,上游資源降價,其下游的動力電池業務毛利率有望得到提升;另外公司已經建成國內最大的退役鋰電池綠色回收體系,形成了退役鋰電池拆解及金屬綜合回收34000噸/年的回收處理能力。若明年上游產品價格大幅下行,短期內公司的業績可能會大幅波動,不過拉長來看,一體化佈局的贛鋒鋰業,市場抗風險能力在顯著提升,值得長期跟蹤。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