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聯社12月21日訊(編輯 瀟湘)在許多方面,日本央行周二的“晴天霹靂”為全球金融市場有史以來罕見的“動蕩之年”,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日本央行昨日意外宣佈修改收益率曲線控制計劃(YCC),將10年期日債收益率目標從±0.25%上調至±0.5%左右。這一貨幣政策實質轉變的影響可謂立竿見影且涉足面極廣——日經225指數全天下跌了2.5%,日元創下多年來表現最好的一天,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更是錄得了近20年來的最大漲幅。

  然而,這一決定更為引人關註的,可能當屬其對全球資本市場流向的影響。

  在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地調整其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後,美國國債周二連續第三個交易日下跌,這引發了關於美債市場過去兩個月新出現的反彈會否因此中斷的辯論。

  截止周二紐約時段尾盤,素有“全球資產定價之錨”之稱的10年期美債收益率報約3.69%,全天累計上漲近10個基點。

  長期以來,投資者一直在猜測,日本央行最終放棄其長期以來的超低利率政策——這是最後一家尚未這樣做的主要央行,是否可能會從全球債券市場上移除一個關鍵的“錨”,從而進一步推動由美聯儲、歐洲央行和其他國家加息所引發的收益率飆升。

  而眼下,隨著日本央行真的在昨日邁出了“一小步”,投資者肯定會被迫重新考慮他們的2023年戰略:“世界上最鴿派”的央行轉向鷹派的影響實在太大,不容忽視。

(美日債券收益率差)

  來自美國最大“債主”的拋售

  更為關鍵的是——日本是全球最大的債權國,這意味著有大量現金可能正在等待回國,以獲得抬高後的本土回報率。這一點從日本央行宣佈上述消息後日元的大幅升值中就可以明顯看出來。

  這可能會成為未來真正的麻煩所在:日本的凈國際投資頭寸,即其在海外持有的資產存量與外國人持有的日本資產存量之間的差額,超過了3萬億美元。

  日本長期無風險利率實際翻倍至0.50%的事實,註定將讓一些日本國內投資者重新回家吃起“窩邊草”。鑒於日本的證券投資資產和負債總計達7.3萬億美元,日元的大幅波動可能會波及全球的杠桿、對沖和衍生品敞口。

  事實上,從美國國債的角度來看,日本投資者在今年大部分時間里就一直是美債的凈賣家。這是因為儘管美債收益率大幅攀升,但日元的暴跌導致匯率對沖成本激增,海外投資對於一些有著嚴格對衝要求的日本大型基金而言,反而得不償失。

  美國財政部本月早些時候公佈的數據顯示,日本目前已連續四個月減持了美國國債——其持有的美國國債在10月份進一步減少了420億美元,持倉降至1.078萬億美元,為三年半以來的最低水平。

  富國銀行分析師表示,日本央行本周的舉動,勢必將使得美國政府債券和其他外債對於進行外匯對沖的日本投資者的吸引力進一步下降。

  該行分析師Erik Nelson和Jack Boswell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日本投資者在整個2022年一直是外國債券的凈賣家,而周二日本央行的決定應該只會加強這種傾向。這是因為日本央行沒有改變決定三個月外匯對沖成本的短期政策利率,但卻給了較長期限日債收益率更多的上升空間,這實際上使外國債券相對於日本國債的吸引力比以前更小。

  短線對美債市場尚待觀察

  當然,眼下這一切是否就將徹底逆轉美債收益率過去幾周的回落勢頭,可能還有待觀察。在周五美國商務部發佈11月PCE物價報告之前,投資者仍有幾天時間繼續消化黑田東彥投下的“重磅炸彈”。

  無論如何,近來美國國債市場的趨勢似乎已經發生了更深層次的變化,債市仍有許多有利因素來抵消日本方面帶來的看跌衝動——美聯儲的鷹派態度可能已經達到頂峰;美國衰退風險上升可能會刺激明年的避險需求;隨著大宗商品價格的回落減輕了包括日本在內的大宗商品進口國的壓力,此前曾達到極端水平並拖累美國國債的央行儲備拋售也在減少。

  除此之外,有跡象顯示美國國債仍處於超賣狀態,至少以歷史標準來看是這樣,且持倉凈額仍為買盤提供了潛在動力。日本央行的政策變化最終將如何影響這一點仍有待觀察。

  加拿大皇家銀行全球資產管理公司美國固定收益高級投資組合經理Brian Svendahl表示,“日本央行此舉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緩和對美國國債和其他美國債券的需求。但對我來說,這更像是一個長期的故事,而不是短期的衝擊。”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