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在不充分的條件下得出結論,因此,投研被稱之為藝術。在投研博弈過程中,我們非常有必要去處理信息,而過往經驗里的以視覺信息為主的即時加工過程在大多數領域是有效的,比如高速路上的剎車,這是物種進化過程中被篩選保留在基因里的趨利避害的抉擇,但很遺憾,在具體的投研里需要摒棄這類決策機制,這也讓投研難度直線上升。——即時的反應領先於隨後的邏輯推理思維過程。

本周我們仍舊很難觀察到基本面的指引,大量的交易仍舊集中在相對價值的重新界定上,美豆較美玉米的低估被加速修複,從年內比值最低點2.0向上修複至2.2左右,但較之於2.4-2.55的差距仍有一定距離。

數據來源:CFC農產品研究

在非常長的歷史數據觀測里,比價關係很難出現趨勢性的變動,回歸方式多是以漲幅過大的標的下跌修複,但基於當前的環境以及豆棕價差的前車之鑒,我們理解統計意義在短期仍舊失效,更多交易應該著眼於現實的角度,併在預期走弱的時間點珍惜倒車接人的機會入場。

目前全球農產品的討論仍舊集中在穀物市場,本文也以此為開端。

早些時候: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否認俄羅斯阻止烏克蘭港口出口穀物。

塞內加爾總統表示,俄羅斯準備允許烏克蘭穀物出口,以緩解全球糧食危機,這場危機對非洲的打擊尤為嚴重。

莫斯科農業咨詢公司Sovecon將7月至6月新銷售季俄羅斯小麥出口預測上調130萬噸,至創紀錄的4230萬噸。

本周突出的基本面是市場聚集烏克蘭穀物出口的轉機機會。聯合國相關人員正在莫斯科討論為黑海港口的糧食和其他食品出口掃清道路。烏克蘭是世界第四大玉米出口國和第六大小麥出口國,俄方稱只要西方國家接觸對白俄羅斯的製裁,烏克蘭完全可以通過白俄羅斯運往德國,波蘭等其他國家。日前,俄羅斯軍隊已經占領了烏克蘭南部大部分海岸線。

但對於後續全球糧食的前景,我們仍舊是謹慎的。在烏克蘭穀物出口的現實和烏克蘭今年的產量上,我們仍持謹慎的態度,目前國際穀物市場大幅下跌後已經出現了嚴重的超賣,而本作物季美國玉米小麥的產量很難對全球平衡表的寬鬆產生正的貢獻。

因此,我們理解更值得把握逢低做多的機會。

第一個推論是,一旦烏克蘭的出口局勢沒有按預期緩解,全球穀物市場將迎來反彈,700美分左右就是本輪迴調的極限。

第二個推論是,本輪迴調之於大豆和豆粕的向上驅動並不強勢。

基本面的邊際信息:

01-生柴預期柳暗花明,美豆油階段利空出盡

美豆的供需變化乏善可陳,最重要的消息是在6月3日公佈的RVOs最終方案中,EPA對2021及2022年的摻混義務作了一些調整,將2021年可再生燃料總摻混義務上調至188.4億加侖,但下調了對高級生物燃料及纖維素燃料的摻混要求;將2022年可再生燃料摻混義務下調至206.3億加侖,減量全部來自高級生物燃料中的纖維素燃料。換句話說,美國對生物柴油的支持態度仍舊堅決,這讓油粕比價再次獲得向上彈性。

02-國內大豆壓榨虧損,7-8月或再迎結構性大豆缺口

目前大豆進口成本對比國內油粕現貨壓榨利潤,理論上的近月壓榨利潤在-100到-220元每噸之間,因此國內壓榨廠在近月的大豆採購上並不積極。

五月底,標普全球普氏將中國6月船期的大豆進口需求由780萬噸調降至700萬噸。7月船期需求預估從760萬噸調低到710萬噸,8月船期大豆需求從730萬噸下調到700萬噸,並預估7月船期大豆進口任務已經完成約40%,8月船期進口任務完成35%。去年同期大多數的壓榨廠會提前一個月完成70%-80%的採購任務。我的農產品網數據顯示,本周國內壓榨僅164萬噸,此前一周為188萬噸。壓榨減量也側面印證後續到港不足的預期。這或將制約6-7月的國內基差低點。

03-美玉米大跌,DDGS拖累美豆粕

玉米酒糟是玉米乙醇生產的副產品。美國乙醇工廠擁有超過170億加侖的乙醇和3500萬噸DDG的產能。產自玉米的DDGs富含約30%的蛋白質、10%的脂肪和7%的纖維。每蒲式耳玉米生產大約18磅的DDGs(10%水分含量),它是重要的豆粕替代品,價格也與豆粕相互影響,二者相關係數高達近70%。

數據來源:CFC農產品研究

玉米價格大幅下跌後,伊利諾伊的DDGs現貨價格下跌近7%,這將顯著抑制豆粕性價比優勢。

04-補種加速,美國中西部天氣有利於作物生長

截止5月底,美豆種植進度基本追平往年水平。在未來10天的展望中,涼爽的氣溫將布澤美國主要農作物區,並伴隨著不同程度的降雨。未來10天,玉米種植帶大部分地區的溫度將比正常溫度低6-12華氏度。從德克薩斯州北部到俄亥俄州的10天總降雨量將比正常降雨量多25-100毫米(約1-4英寸),最潮濕的情況集中在密蘇里州。北部和南部的地區將更加區域化,但在同一時期將獲得25毫米(~1英寸)的正常降雨量。這種通常涼爽/潮濕的天氣模式將非常有利於6月中旬的早期作物發育,密蘇里北部的後期種植都應該能夠繼續進行。

面向未來的思考:

市場正逐步強化我們此前的預期:在超預期的乾旱出現之前,我們或很難看到多頭顯著上破1760左右的前高,即使美豆有相對強勢的表現,更多的體現為豆油的走強。壓榨利潤虧損下,油廠的購買速度不及預期,美豆的大幅回落或都將被階段性視為油廠採購買點,不支持美豆大幅下跌。

在美玉米驅動放緩後,交易轉向了估值修複,但不論是油粕比還是大豆-玉米價差這樣的修複邏輯很難被落地成交易計劃。

在非常長期的觀點里,機構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回答美豆重新回到13美元,甚至10美元的可能性。雖然這個趨勢仍舊顯得比較左側,但這很可能值得成為內心長期訴求,併在市場看多情緒亢奮的時候擇時入場,因為這配得上足夠左側的定義,並利於設置止損,一旦實現,便是對勇氣的饋贈。

我們曾經不斷討論理性選擇的標準,比如:

A.基於決策者目前的資產,不僅是金錢,還包括生理狀態,心理能力,社會關係和感覺

B.基於選擇的可能結果

C.當選擇結果不確定,可以用概率論的基本原理評價結果的可能性。在約束下,評判每一個選擇的概率,價值和滿意度

但在實踐中發現,我們通常不會以此決策,常用的決策程序與理性標準沒有直接關聯,這些被實踐的決策程序多來自於:1、習慣;2.與大多數人的一致性,或者模仿自己所欽佩的人所做的選擇。

因此,在投研過程里的大多數時間,我更傾向努力分享問題,而非共享答案,並傾向於直面和展示過程中的無知與惶恐。

大多數研究過於強調邊際信息,從而放棄了對於總量的討論,因此在波動面前,研究很容易變成牆頭草。研究觀點定力一定來自於框架,而構建研究框架的柱子來自於對周期的復盤思考,來自於不斷試錯,不斷自我否定後的被挫敗強化回憶,也來自於研究員所獲得的通識教育。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