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香港是亞洲領先的債券交易樞紐。亞洲開發銀行在香港的發行量在亞洲市場及地區(日本除外)排名第三,僅次於中國大陸和韓國。通證化將有機會革新香港的固定收益市場,讓其變得更加高效、可靠和透明。

在本文中,我們將討論以下四點:固定收益產品通證化概念、香港虛擬資產監管局面、通證化將如何影響該行業以及數字資產托管機構從中發揮的重要作用。

通證化的固定收益產品

固定收益產品的通證化對於發行人投資者都有明顯的優勢。同時,它也具備一定缺點。通證化對於發行人的兩個關鍵優勢是效率可靠性。發行人可以對通證進行編程,以執行許多職能,例如投資者公告、投資者登記管理以及息票和本金支付。這可以節省成本、提高效率,並且可以減少人為錯誤、欺詐和疏漏的可能性。

通證化特別適合固定收益產品,因為它們可以設定了支付息票和償還本金的日期。這些日期和金額可以提前編程到智能合約中,併在滿足某些條件後自動執行。通證化對投資者也有利,特別是在盡職調查自動化優勢增加流動性等方面

通證化可以簡化投資者的盡職調查工作。在進行盡職調查時,由於欺詐、疏漏或人為錯誤等因素,投資者可能會訪問到某些不真實、不完整或不准確的材料。一般投資者會尋求披露對手方的聲明(representation)和保證(warranty),併在出現虛假聲明或違反保證的情況下起訴該方。然而,在區塊鏈上不可變地存儲這類信息消除了一些不確定性。

除了上述對發行人的好處外,自動化還允許發行人設計相關通證經濟。例如,通證化的固定收益產品可以向投資者持續支付實時息票。從前這方面管理對發行人來說過於繁重,但使用智能合約會好得多。

最後一點,與傳統交易所不同,虛擬資產交易所從不關門歇業,因此可以促進更多流動性。投資者可以實時響應標的資產的變化。通證轉賬的gas費也可能大大低於傳統交易所的經紀費。

同時,通證化也有一些缺點。上述gas費用必須以以太坊等加密貨幣支付。目前對加密貨幣的一種批評是,“挖礦”以及批准交易需要耗費大量電力。在“工作量證明”這種模型中,作為“礦工”的計算機通過算力競爭來獲得相應加密貨幣的獎勵。

但是,包括以太坊在內的一些區塊鏈協議正在將其模型更改為“權益證明”。在這個模型中,驗證者(相當於礦工)根據他們持有的加密貨幣數量來批准交易。

虛擬資產行業仍處於起步階段,正在迅速變化中。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仍在確定如何在各自的管轄範圍內最好地對其進行監管。在此期間,該行業將不得不應對監管的不確定性。

香港不斷變化的監管環境

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和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於 2022 年 1 月發佈了聯合通函和附錄,它將於 2022 年年中生效。它規定了有關以下方面的新要求:

(i) 虛擬資產相關產品的分銷,

(ii) 提供虛擬資產交易服務,以及

(iii) 提供虛擬資產顧問服務。

聯合通函擴大了證監會和金管局的職權範圍。目前,許多虛擬資產可能不符合《證券及期貨條例》中“證券”的定義,因此不在證監會的職權範圍內。然而,聯合通函指出,證監會仍希望它們能遵守證券交易的監管規定。

聯合通函有效地將虛擬資產相關產品和服務的用戶限製為專業投資者,並規定相關咨詢服務只能提供給專業投資者。且被視為“複雜產品”的虛擬資產相關產品只能提供給專業投資者。聯合通函指出,證監會可能會認為大多數與虛擬資產相關的產品是“複雜產品”,這意味著證監會認為散戶不具備瞭解此類產品投資風險的能力。

中介機構(廣義而言,任何在證監會有牌照或經註冊的人)只能與證監會發牌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合作,從而提供虛擬資產交易服務。中介機構需要“將客戶介紹到合規平臺直接進行交易”或“讓用戶在合規平臺開設綜合賬戶” 。

監管變化所帶來的潛在影響

香港監管機構將在該地區虛擬資產領域擁有更廣泛的影響力。隨著他們的影響力不斷擴大,我們認為證監會和金管局必須在保護投資者和促進行業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例如,我們瞭解到監管機構將虛擬資產限製為專業投資者,以保護散戶投資者。此舉可能會影響虛擬資產在香港的發售和交易。事實上,專業投資者的限制門檻會影響此類產品的投資者基礎,從而可能會阻礙固定收益產品通證化。

全面的監管框架可以提高投資者對虛擬資產行業的信心。隨著對虛擬資產產品的需求增加,我們希望證監會許可更多的中介機構來促進此類產品分銷、咨詢和交易。

企業級數字資產托管機構的作用

隨著通證變得更加複雜有用並形成更多投資組合,它們必須進行安全的存儲和托管。這對於打算長期持有的固定收益通證的投資者尤其重要。滿足合規性和安全標準與頭部新興區塊鏈協議集成,並支持不同通證標準的托管機構對於該行業的增長會起到重要作用。

投資者期望虛擬資產能夠達到與其他傳統資產類似的安全性和合規性水平——包括具備有關反洗錢和打擊資助恐怖主義的政策和程序。此外,某些機構投資者可能要求由指定類型的托管機構持有相關資產。投資者還應考慮他們的投資模式並確保聘請到合規的托管機構。過去幾年,行業見證了機構級托管服務商和基礎設施提供商的興起。它們或通過提供保險和冷錢包為固定收益產品的投資者服務;或為尋求複雜熱錢包和自動結算電路的高頻交易者服務。總之,通證化可以使固定收益產品的發行人和投資者雙方受益。然而,隨著香港對虛擬資產領域的監管日益嚴格,行業仍面臨著平衡投資者保護和行業增長的挑戰。不過,提供投資者保護的關鍵還在於廣泛的鏈上服務需具備第三方托管的高安全標準。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