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adasi,一個梵語詞,出自於六、七世紀的印度,意為神的侍女。

在最初,“聖女”這個身份是極為神聖的,只有技藝高超、有文化的女性才配服侍神。

女人與神

早期的聖女均來自國度里最顯赫的家族,甚至包括皇室公主。

這些人因身份地位的原因,都受到過良好的教育,她們要做的便只是背誦經文、表演古典婆羅多舞、唱歌。

即使是唱歌跳舞,也並不是為了取悅信眾,而是為了讓神明得到休息。

因為印度教尊崇“事神如侍人”,神明賜予恩典所帶來的疲憊,由女子們進行歌舞表演來緩解。

而寺廟管理部門會給她們發工資或發土地作為補貼。

國王們也樂得利用這些少女的美貌來吸引更多的信徒到寺廟裡來,獲取更多的捐款充實軍隊。

在早期成為神明的代言人這段日子里,女人們只需對“神明”負責。

其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有著明確的宗教規定,信眾們對她們也“敬若神明”不敢有越雷池之舉。

然而,那些石頭塑造的神明最終還是沒攔住男人們的欲望。

獻身

隨著宗教的進一步發展,性力派一脈崛起,其主張女人從男人處獲得神力。

性力派經典《坦陀羅》宣傳信眾不但不拒絕塵世間的享樂,相反還要挖掘、開拓享樂時的體驗。

為了達到天人合一的目的,其儀軌之中有“五種享樂”之說,前四種為食用魚、肉、酒、穀物,第五種則是男女信徒之間的“空樂雙運”。

與此同時,印度教義中還在宣傳著女子獻身精神:

十六世紀,一位國王因懷疑自己妻子不忠,命令自己的五個孩子砍下母親的頭顱。

前四個都拒絕了,盛怒的國王燒死了他們,直到第五個兒子時,他狠下心砍下了母親的頭顱。

國王見自己的五兒子很聽話,就問他要什麼賞賜?

沒想到兒子只是說想要兄弟複活、母親回來。

但母親的頭顱早已不知去向,此時一位名叫葉藍瑪的賤民女子挺身而出,自願獻出自己的頭顱。

正因為如此善舉,葉藍瑪和妹妹荷妮伽瑪進入了印度眾神之列,被奉為“生育女神”。

鼓勵底層賤民女子獻身侍奉,從這個故事中便能看出些端倪。

自此以後“聖女”一詞變得不再光鮮。

墮落

印度卡納塔克邦有個人口不足四萬人的小鎮,名叫紹恩達特蒂,鎮中山頂之上有一座葉藍瑪廟聞名遐邇。

每年的祭祀節中,每年有大量的聖女混在五十萬信徒之中,前來朝拜葉藍瑪神。

十四歲的貝瑪娃隨著人群來到了寺廟,她並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什麼。

在起初的一個月里什麼都沒發生,寺里的僧人反而給了她很多好看的鐲子與珠寶,有人會給她戴上一條神聖的項鏈,併在她面前喊著葉藍瑪的名字。

直到有一天,一個老男人的出現,貝瑪娃嚇壞了,跑回到媽媽身邊。

媽媽並沒有保護她,反而勸她說:“你父親酗酒,誰來照顧你的兄弟姐妹?你是最年長的,這是你的義務……”

這是所有聖女的現狀,等到她們年老色衰,沒有利用價值之後,寺院會將她們趕走。

無處安身的老聖女只能淪落到賣肉為生。

其服務對象只是從一小撮高種姓人群,變成了滿身汗臭的販夫走卒。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四成的退役的聖女是艾滋病毒攜帶者。

掙扎

有些思想先進的印度教徒並不是沒有試圖廢除“聖女”制度過。

1986年,印度正式宣佈廢除“聖女”制度。

然而,在那個男人擁有絕對話語權的社會之中,沒有地位的女人們只能淪為男人們的物品。

許多寺廟的僧侶依舊我行我素,繼續利用自身的特權,信徒們的愚昧,偷偷地養聖女。

女子的家庭也並不反對這種“賣女獲利”的方式,畢竟“犧牲你一個,幸福全家人”。

更有甚者,要把“聖女制度”作為一種傳統文化來繼承。

印度的教經《摩柯婆羅多》中記載,“綁架女人對女人施暴不是罪惡,而是求愛的正確途徑”。

印度人眼中偉大的神明都主張這種行為,可見,這種制度從根本上就存在著問題。

以曲解的宗教言論來達到個人的目的,不僅僅是民族道德的墮落,更是人類宗教史上的恥辱。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