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在美國和日本因為覬覦我國釣魚島一直搞事情的時候,一名美國華裔老太稱卻宣稱釣魚島是她家的,甚至拿出了慈禧太后的手諭,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這冊手諭是真的嗎?

釣魚島之爭

2010年9月7日,一個風平浪靜的上午,時年41歲詹其雄像往常一樣判斷了天氣後,決定帶著14名船員們出海捕魚。

這些船員都生活在福建晉江深滬港,而捕魚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技能。

此時的他沒想到,這一去,他再也沒能見到自己年事已高的奶奶,而他自己也深陷一場國與國之間的囹圄之中。

順利出海後,詹其雄駕駛著“閩晉漁5179號”一邊前進,一邊和船員們聊著家常,但當他們行駛到釣魚島附近海域準備進行捕撈作業時,意外發生了。

詹其雄

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邏船的一艘船突然出現在了這片海域。

而這艘船一齣現的時候,船員們就發現了,它一直徘徊在在釣魚島海域黃尾嶼西北12公里處,也就是離詹其雄等人不遠的地方,似乎有將眾人趕走的意思。

詹其雄等人常年在這片海域捕魚,從未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也就沒有把這艘巡邏船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下一刻,這艘巡邏卻直直朝著詹其雄等人的船撞來,來不及躲避的一行人眼睜睜看著自己所在的漁船的船頭被狠狠的撞擊了一下。

之後,意識到事情並不簡單的詹其雄,當機立斷,決定先駕駛漁船返航,一切等上岸後再定,但日本方面沒有給他們返航的機會。

就在詹其雄等人返航的途中,日本海上保安廳又派出了兩艘巡邏艇“水城”號和“波照間”號,這兩艘船一齣現就對詹其雄等人展開了追蹤。

即使是出海經驗豐富的詹其雄也躲不過三艘船的夾擊,眼見在海上甩不掉他們,船員們也都明白了事件的嚴重性,但此時在船上的他們已經是“籠中困獸”。

很快詹其雄等人的船被逼停了,船上的幾名船員也被帶到了日本沖繩的石垣市市政廳進行調查。

得知了此事的中國外交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外交部一邊嚮日本方面強調釣魚島是中國的領土,

日本巡邏船所謂的執法行動是違規的,一邊就事件提出嚴正交涉,要求日方立即放人。

此時沒有等到船員們歸航的家人也心急如焚,當地的漁民一邊擔憂船員的安危,一邊對日方無恥的行徑感到憤怒,並堅決表示維護我國的領土完整。

可惜詹其雄的奶奶年事已高,知道孫子被扣押在日本的老人家一下子就病倒了,而且最終沒能等到孫子平安回來,老人家就離開了人世。

儘管後來幾名船員在中國外交部的交涉下被放了回來,但日本巡邏船在釣魚島海域附近高調衝撞中國漁船的行為很快就引起了軒然大波,國內還曾為釣魚島的歸屬問題進行過游行活動。

而此後由這次“釣魚島事件”引發出來的,一系列釣魚島到底屬於哪個國家的問題一直持續了三年之久。

一直到2013年11月23日,中國國防部宣佈在包含釣魚島在內的相關空域設東海防空識別區,這件事才終於告一段落。

但事實上,關於釣魚島的歸屬問題的爭端並非是2010年“釣魚島事件之後”才出現的,從一定意義上來說,釣魚島問題屬於一個歷史遺留問題。

根據文獻記載,在明清時期,琉球國的冊封必然經過釣魚島,那時候就明確說明瞭釣魚島是中國的,

但甲午戰爭之後,臺灣島和釣魚島在清政府被迫簽訂的不平等條約中,被割讓給了日本。

即使是二戰,日本投降後,釣魚島也因為種種原因並未歸還給中國,反而是在1951年被劃入美軍接管的區域。

1972年中日建交之際,當時美國已經將釣魚島施政權移交給了日本,其中尚未有定論的主權歸屬問題曾經也被正式提出來過。

兩國當時就進行了激烈的討論,但為了建交大局著想,雙方都決定先將這個問題擱置,交由後世解決。

“鬧劇”由來

實際上在1970年間,因為釣魚島歸屬還曾出現過一場鬧劇。當時釣魚島還處於美國的托管之下,由於戰略部署調整得需要,美國政府決定將駐扎在釣魚島上的軍隊撤回。

但中國人民還沒來得及高興釣魚島回歸,美方又再次傳來消息,日本已經將釣魚島划進了他們的防空識別區圈內,因此美國要將釣魚島“送”給日本。

這條消息一齣,中國舉國憤怒,為了表示抗議,當時臺灣的一眾愛國青年還聯合海外華人進行了一場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

一時間,釣魚島再次成為了全世界人民的焦點,就在美國為此焦頭爛額的時候,一個老太太出現了。

這位美國華裔老太太在美國“釣魚島歸屬權”的聽證會上高聲宣佈,釣魚島原本應該是她家的私有財產,為了讓中美雙方承認釣魚島屬於她,她還拿出了一項關鍵證據。

這位老太太自稱叫徐逸,生於臺灣,長於臺灣,雖然從未去過大陸,但她卻有一張蓋有慈禧太后私印的手諭。

這張手諭雖然看起來年代久遠,已經有些破損,但上面的內容還能看得清清楚楚。

在光緒十九年,也就是1893年,時任太常寺正卿的盛宣懷進供了一種效果非常好的藥丸,

因為這種藥丸的原材料中的一味藥材,是從臺灣外海的釣魚島小島上採來的,所以比陸地上的藥材效果要好。

再加上慈禧知道盛宣懷家中有藥局,為了嘉獎他,就將釣魚島連同它附近的三個小島獎勵給盛宣懷,方便他的藥局能夠經常採藥製藥。

盛宣懷

在這份手諭上明確的有著賞賜時間、賞賜原因,印章也明晃晃的的印著“慈禧太后之寶”和“御賜”的字樣。

難不成大家爭了這麼久的釣魚島,真的是屬於這個老太太的私有財產?是或者不是,還得從手諭上提到的一個人,太常寺正卿,盛宣懷身上說起。

道光二十四年,也就是1844年11月4日,盛宣懷出生於清末江蘇省常州府,武進縣龍溪。

當時的盛宣懷一家在當地頗有名望,他的祖父盛隆是當地的知州,父親盛康則是湖北的布政司,這也註定了盛宣懷日後必定走上從政之路。

可惜的是,年幼的盛宣懷似乎沒能繼承家中兩代的科舉天賦,即使苦讀多年,他依舊未能中舉。

不過好在,當時盛宣懷家中和李鴻章有些許交情,於是盛宣懷就跟在了李鴻章身邊做事。

也許是從小父親的“有用之學”教育,以及經常跟“經世派”打交道的原因,盛宣懷常年在這樣的情況下耳濡目染,雖然沒有讀書天賦,在做事方面卻是一把好手。

跟在李鴻章身邊的盛宣懷很快就成了李鴻章麾下的幕僚,也是後來洋務運動的一員干將。

他一生中創造了11個“中國第一”,創辦了許多開時代的事業先河,是“中國高等教育之父”“中國實業之父”,也是中國著名的政治家、慈善家,他一生留下的知識財富給後人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那麼慈禧將釣魚島賜給這樣一個有著傑出貢獻的人似乎也並無不可?

在徐逸講述的故事里,當時盛宣懷感念百姓受苦,常常出資救助苦難中人,為了讓貧民難民有個治病就醫的地方,1891年春天,他在煙臺創辦了一家慈善機構,叫“廣仁堂”,專門救急貧民難民。

慈禧

聽說時任津海關監督的盛宣懷要創辦慈善機構,慈禧太后和清朝廷大力支持,也為這家機構投了不少銀子。

1893年,慈禧太后的關節炎發作,當時皇宮裡的太醫都被請去為慈禧太后治病,但沒有一個人能拿出治療方案。

無奈之下,倍受病痛折磨的慈禧太后只能寄希望於民間藥方,於是她發佈了懸賞,希望能找到有效的方法治療自己的病癥。

而當時盛宣懷聽說了慈禧太后的關節病後,就立刻拿出了廣仁堂特製的風濕藥。

慈禧太后服用了他獻上來的藥物之後,癥狀果然減輕了,於是召見盛宣懷詢問藥方的來歷。

提到藥方中的關鍵藥物“海芙蓉”時,盛宣懷言明是東海附近一所小島上的特產,於是慈禧太后當即下令,將盛產“海芙蓉”的三座島嶼賜給盛宣懷,這其中就有釣魚島。

那麼徐逸和盛宣懷一家是什麼關係呢?盛宣懷榮光一生,他的兒子卻沒能繼承父親的衣缽。

因為是家中幼子,盛宣懷一家對兒子盛恩頤十分嬌慣,也因此養成了兒子奢侈成性的習慣。

為了能讓兒子成才,盛宣懷甚至花了大價錢將他送去美國留學。

但身為“民國第一敗家子”的盛恩頤到了美國之後依舊本性難移,在美國花天酒地,在這期間還生下了一個女兒,取名盛毓真。

後來回國的時候,盛恩頤不願將這個女兒帶回國內,於是他找到了當時在臺灣的一個徐姓好友,將盛毓真過繼到了好友的名下。

而聽證會上這個拿著手諭的老太太徐逸就是那個被過繼的孩子,她在被過繼後就改姓了徐。

隨著時間推移,盛家的家產也被盛恩頤敗的差不多了,此時過慣了富貴生活的盛恩頤想起了自己還有個女兒。

聽說這個女兒在臺灣做生意做得非常不錯,盛恩頤又打起了和女兒再續父女情的算盤,這份慈禧太后的手諭,就是在那個時候作為籌碼,到了徐逸的手裡。

“鬧劇”落幕

徐逸的故事到這裡結束了,那麼她的這些證據真的有效嗎?釣魚島會成為她的私人財產嗎?

徐逸的出現令國內外媒體都相當激動,而原本就頗具爭議的釣魚島問題,此時變得更加迷霧重重。

就在這張慈禧太后的手諭被印得到處都是,不少媒體紛紛報道的時候,專家方面卻傳來了消息,原來這張手諭根本就不是真的。

根據專家的解釋,徐逸所持的這份手諭中其實疑點重重,漏洞百出。

“慈禧皇太后之寶”以及“御賜”兩枚圖章的款式雖然確實是慈禧太后的印章樣式,但早年間慈禧太后就改用了其它款式的印章,就算要賜予大臣物品,慈禧也不會用早已不用的印章。

另外慈禧太后賞賜物件,賞賜了什麼,什麼時間賞賜的,賞給了誰都有專人記載。

而有不信邪的人翻閱了大量的記載,在慈禧在世期間賞賜了大批物件,多為官職或財寶之類的,甚至還有對盛宣懷吃食的打賞記錄,但並沒有找到相關的賞給盛宣懷島嶼的隻言片語記錄。

當時負責整理盛家人資料的兩位學者,還指明瞭手諭中另一處不合理的地方,手諭開頭對盛宣懷的稱呼是太常寺正卿,但實際上盛宣懷並未擔任過這一職位。

唯一與這個職位相似的是盛宣懷的太常寺少卿一職,但當時是1896年,並非是手諭上的1893年。連時間都對不上,可見手諭的可信度一下子大打折扣。

更加戲劇性的是,當人們聯繫到當時在世的盛宣懷後人的時候,沒有一個人知道徐逸這個人的存在,也沒人聽說過“盛毓真”這個名字。

盛恩頤

“我們如今也一把年紀了,但從來沒有聽說過盛家跟釣魚島還有什麼聯繫。”當被問及家中和釣魚島的關係時,盛恩頤還在世的兩個兒子紛紛表示不知情。

盛恩頤已經90多歲的大兒子還表示,雖然不知道父親是不是真的有一個女兒,但釣魚島這麼大的事,以盛宣懷的性格不會讓家裡人一點都不知道,更何況是瞞著所有人給女兒。

不過即使後來盛家事件被澄清,盛家和釣魚島的牽扯依舊持續了一段時間,直到事件發生後不久後徐逸去世,這場鬧劇才算真正結束。

徐逸的事情是一場鬧劇,但這件“釣魚島私有化”的事情可能也給了一些人啟發。

2012年4月6日,當時的日本右翼分子石原慎太郎還曾在華盛頓口出狂言,宣稱日本將“購買”釣魚島,並稱已經獲得了“土地所有者”的同意。

釣魚島

最終此事在2013年中國宣佈恢復對釣魚島的掌控權之後落幕。

雖然距離上一次“釣魚島事件”已經過去十年了,但我們國家對自己領土主權的捍衛是不會改變的。

無論是從歷史的角度,還是政治的角度,釣魚島是中國的固有領土這一點,是不允許輕易混淆和改變的,針對臺灣問題我們也將是一樣的態度。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