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機硅產業基本情況

有機硅的直接上游原料是金屬硅和氯甲烷。氯甲烷主要通過甲醇和鹽酸合成,也可以作為草甘膦的副產品。產業鏈的中游部分主要由有機硅單體和有機硅中間體存在,單體以二甲基氯硅烷為主,占比整個體量的90%以上。有機硅中間體的分類主要為DMC、MM、D3、D4等,主要用量以DMC形式存在。一般情況下,有機硅單體到中間體的轉化率為0.5左右。產業鏈的下游則主要為硅橡膠、硅油和硅樹脂,其中硅橡膠產量的占比達到67%,硅油產量占比27%,硅樹脂產量占比為6%。其中硅橡膠常見類型為室溫膠(RTV)和高溫膠(HTV),可作為粘接、密封、絕緣、防潮材料,應用於建築,電子電器,汽車機械等領域。硅油的常見類型為甲基硅油和含氧硅油,主要應用於化妝品、紡織品和塗料等行業。硅樹脂主要類型為聚烷基硅樹脂,因其高溫抗氧化等特征,主要用作耐高溫電絕緣漆、耐高溫塗料等。

圖1:有機硅產業鏈、下游主要產品用途

數據來源:百川盈孚、永安期貨研究院

二、有機硅供需情況

有機硅單體產能增速較快。2021年底,中國有機硅單體總產能379萬噸,截止2022年8月,有超過100萬噸新產能釋放。四季度亦將有新產能投放,預計2022年有機硅單體總產能可以達到529萬噸。

有機硅主要產區在華東地區。因中下游企業較為集中,可降低成品運輸成本。其次西北地區為第二大主產區,靠近其原材料甲醇和金屬硅主產區。

圖2:有機硅單體產能集中度

數據來源:wind、百川、永安期貨研究院

有機硅中間體的產能呈現逐年增加的趨勢。過去幾年行業投產開始加大,但是因為疫情,投產進度較慢。2021年有效產能189萬噸。2022年開始,投產進度增快,已經投產55萬噸,後續還有20萬噸。未來籌建超過200萬噸,預計未來五年內陸續投產,到2026年,總產能將達到433萬噸,期間或有部分產能被淘汰。

未來五年,有機硅行業將進入擴張期。目前行業存在低水平重覆建設現象,短期行業擴張或有停滯風險。

圖3:有機硅中間體產能與產量

數據來源:wind、百川、永安期貨研究院

當下需求受到疫情和宏觀經濟走弱拖累,需求或不及產量增量,帶來短期累庫現象。由於有機硅下游分佈在建築、電子電器、化妝品等行業,疫情封控影響需求,有機硅表觀消費量近期呈現下滑走勢。

圖4:有機硅月度產需

數據來源:wind、百川、永安期貨研究院

當前有機硅開工率處於較低。由於工廠利潤偏低,疊加需求近期有所回落,行業開工率三季度有所回落。

圖5:有機硅單體開工率

數據來源:wind、百川、永安期貨研究院

有機硅工廠庫存偏高,已連續數周累庫。在2021年四季度因金屬硅在限電政策下供不應求後,價格跟隨上漲,產能投放力度加大,從而導致今年新產能投放較多,產量有明顯增加,但由於全國疫情四起,各大城市相繼出現靜默狀態,需求走弱。疊加今年整體宏觀經濟環境偏弱,有機硅下游需求維持弱勢,供大於求的市場格局出現,工廠出現累庫。截止9月16日當周,工廠庫存4.72萬噸。

圖6:有機硅工廠庫存

數據來源:Wind、永安期貨研究院

我國為有機硅主要出口國。海外有機硅產能有減無增,且因疫情和裝置問題開工下滑。因此海外的原料產品需求需要從中國得到補充,因此我們看到出口量一直處於較高位置而進口量較少。

8月我國有機硅出口環比減少,進口環比增加,但本年度截止8月累計出口增加,累計進口量減少。海關數據顯示,2022年8月中國有機硅出口量為3.40萬噸,環比減少20%;2022年8月中國有機硅進口量為0.87萬噸,環比增加4.8%;2022年1-8月有機硅累計出口量34.37萬噸,同比增加51.54%;2022年1-8月有機硅累計進口量6.79萬噸,同比減少27.22%

我國有機硅的進口國主要是美國、泰國、日本,且進口主要為較高端的初級形狀的聚硅氧烷。主要出口國為韓國、美國、印度等,出口產品相較進口產品較為低端。疊加RCEP生效後,涉及到與中國有機硅進出口關係較為密切的東盟等國,初級聚硅氧烷被列為協定生效第一年關稅為零的商品,因此,此協議有益於驅動國內有機硅生產企業提升自身生產技術。

圖7:有機硅進出口情況

數據來源:百川、wind、永安期貨研究院

三、有機硅價格

有機硅的生產是來料加工過程。原料占比大約在70%,有機硅的價格影響因素主要來自於甲醇和金屬硅。單位數量的有機硅單體消耗甲醇的量最多,但甲醇價格基數占比較小,主要影響有機硅價格的是工業硅的價格波動。每噸有機硅大約消耗0.52-0.55噸工業硅,1.6噸氯甲烷(合1.2噸甲醇),此外,煤電、人力成本等大約在4000元/噸左右。此外,不同產地的工業硅所用還原劑的不同便會導致成本出現偏差,且有些公司的氯甲烷可以通過自家集團的副產物獲得,因此公式計算毛利僅供參考。

圖8:甲醇價格走勢、工業硅價格走勢

數據來源:百川、wind、永安期貨研究院

當前行業利潤偏低,貼成本運行。甲醇價格自7月的低點反彈,在過去的兩個月內從2300元/噸一線至2600-2700元之間,工業硅價格運行相對穩定,但#421運行價格在20000元/噸左右。根據百川的測算,毛利在500元左右,但在過去的幾年中,利潤高峰時期毛利近20000元/噸,當前行業利潤處於絕對低位。

DMC的絕對價格亦處於過去五年中的偏低位置。絕對價格方面,在過去五年中,DMC處於過去五年中中性略低的位置,主流DMC價格在18800-19600左右。

圖9:有機硅中間體成本、利潤、絕對價格

數據來源:百川、wind、永安期貨研究院

通過對於供需情況的回顧、絕對價格、相對價格的分析,筆者認為,有機硅當前處於產能擴張周期,需求受疫情影響階段性走弱,導致短期累庫,基本面因素對價格造成壓制,導致有機硅廠加工利潤偏低,絕對價格當前中性略低,未來伴隨著經濟回暖,國內有機硅需求存在回升預期。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