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01

國際石油定價體系的歷史演變

1859年,美國在賓夕法尼亞州鑽成世界上第一口油井,石油開采進入工業化時代。19世紀80年代,隨著內燃機的發明,石油需求不斷增大,成為重要的能源礦產。

石油價格受到地緣政治、技術發展等多方面因素影響。整體看來,原油的定價可分為3個時期:20世紀70年代前的大型跨國公司定價時期、20世紀70年代至20世紀80年代中期的OPEC統一定價時期與20世紀80年代以後的原油期貨定價時期。

1、20世紀70年代以前,石油巨頭掌控原油生產,主導原油定價

1859年,世界第一口油井鑽成,石油開采進入工業化時代。這一時期,大型石油公司掌握著生產、銷售渠道。大型石油公司從各開采商手中收購原油,以壟斷者的身份掛牌公佈原油收購價。各大石油銷售商在原油收購價的基礎上添加原油運輸費用,形成港口標價。原油的最終售價以港口標價為準。

這一時期,西方石油巨頭Exxon、Chevron、Mobile、Gulf、Texaco、Royal Shell和BP“石油七姐妹”逐漸控制了石油勘查、開采、冶煉與銷售渠道。7家石油巨頭於1927年在蘇格蘭簽訂《阿奇納卡裡協定》。7家石油巨頭協定以原油從墨西哥灣的離岸價格加上墨西哥灣至目的地的運費進行統一定價。二戰後,中東石油開發迎來熱潮。7家石油巨頭通過合資經營不斷控制石油資源與銷售渠道,保證石油價格主導權。根據學者潘寧的統計,7家石油巨頭一度控制了全球82%的原油生產、65%的煉油能力和62%的石油貿易量。

2、1973年到1985年,OPEC組織主導石油定價

1960年,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立。OPEC組織的目的是推高石油牌價,擴大成員國的石油收益。在OPEC的引導下,各產油國通過提高參股、取消租讓等方式,對石油公司進行國有化。中東國家開始與跨國石油公司爭奪石油定價權。石油市場逐漸由歐佩克成員國主導。

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爆發,OPEC成員國大幅度削減原油生產,限制原油出口。國際油價大幅上升。這一舉動標志著OPEC開始主導國際原油價格。20世紀60年代末起,OPEC部長級會議開始獨立公佈標準原油價格,並確定為官方售價。此時的OPEC售價以沙特輕油為基準。20世紀80年代,非OPEC產油國逐漸崛起。OPEC國家產油量占比有所下降。OPEC組織為了保持其影響力,開始以7種原油一攬子價格為官方售價。

1985年,沙特阿拉伯為爭奪失去的市場份額,推出凈回值價格。凈回值價格是以消費市場上成品油的現貨價乘以各自的稅率為基數,扣除運費、煉油廠的加工費及煉油商的利潤後計算出的原油離岸價。該交易價格的運用代表著強勢產油國開始放棄部分定價利益。OPEC主導的定價體系開始動搖。

3、1985年後,以三大原油期貨為基準的期貨定價

20世紀80年代,為減少石油價格波動帶來的風險,石油期貨市場興起。石油期貨價格逐漸成為石油交易定價的重要參照指標。20世紀90年代,石油市場不斷發展完善。石油貿易開始使用公式結算。合約雙方以結算前的多種原油價格為參考,通過公式運算確定其最終成交價格。

其基本計算公式:原油結算價格=基準價+升貼水。各地區的原油期貨都主要以該地區的市場價格為基準。由此形成全球三大原油期貨:布倫特原油(Brent)、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WTI)、迪拜原油(Dubai)。在現行市場體系下,多數國際原油交易以期貨價格作為定價基準,多種原油價格共同參考。

PART 02

全球石油資源定價與市場基本情況

1、供需結構主導原油價格的基本情況,沙特等主要產油國控制石油生產,從供給端影響原油價格

世界範圍內,油氣資源集中於中東、美洲,歐洲。亞太地區油氣儲量相對較少。截至2020年底,世界石油探明儲量約為1.73萬億桶。中東地區的石油探明儲量占比最多,為48.3%。全球儲量最高的國家是委內瑞拉(占全球儲量的17.5%),緊隨其後的是沙特阿拉伯(17.2%)和加拿大(9.7%)。在已探明的石油儲量中,OPEC國家占到全球儲量的70.2%。

石油產量上,OPEC、美國、俄羅斯三足鼎立。世界石油主要供應地在中東、北美、俄羅斯等地。石油從上述國家銷往中國、日本以及歐洲各國。

OPEC國家是主要的產油國,控制著全球34.1%的原油產量。OPEC定期召開會議,為各成員國原油產能配額進行分配,調控石油產量,對世界原油價格有著極強的影響力。第四次中東戰爭期間,OPEC為打擊敵對國家,宣佈石油禁運,暫停出口。當時的原油價格從每桶不到3美元漲到超過13美元,由此引發的石油危機蔓延全球。

目前,美國原油產量位居世界第一。頁岩油革命促使美國石油產量大幅提升,由原油進口國變為出口國。此後的技術突破促使美國頁岩油成本不斷降低。

俄羅斯是油氣出口大國,產量占全球總產量的12.6%。俄羅斯油氣主要出口流向我國與歐洲,對我國和歐盟的原油價格有較強的影響力。今年俄烏衝突,加劇歐洲石油天然氣價格暴漲。

2、結算貨幣匯率等金融因素對石油價格存在短期影響

一是石油期貨成為國際石油貿易重要參照指標。20世紀80年代,石油期貨等原油金融衍生品不斷推出,石油的金融屬性不斷增強。如今,石油期貨價格成為石油貿易的風向標。

WTI等三大基準原油分別對地區油價有較強的影響力。其中,布倫特油是所有流入或流出歐洲原油價格的參考基準,西得克薩斯中質油是美洲原油貿易的主要參考基準,阿曼和迪拜原油是中東原油出口價格的主要基準。

二是結算貨幣匯率走勢短期內與油價走勢正相關,石油結算貨幣趨於多元化。美元匯率走勢與短期油價走勢正相關。目前,美元是主要的石油貿易結算貨幣。美元匯率、美元加息等變化均會引起升貼水價格的變化,進而影響石油價格波動。2022年3月16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25個基點。隨著美聯儲公佈加息計劃,本已下跌的國際油價再度上漲。布倫特原油與WTI原油期貨價格均有明顯上漲。

中國、俄羅斯等國都開始嘗試採用其他貨幣進行石油貿易結算,減少對美元依賴。石油結算貨幣日趨多元化。美元與石油的綁定逐漸分離。目前,其他貨幣貿易規模較小,其他結算貨幣匯率變化對油價的影響並不明顯。

3、全球原油儲備是油價波動“緩衝器”

從短期來看,石油庫存能對油價的波動產生推動作用,加劇釋放庫存或提升庫存時的短期油價波動。從長遠看,庫存是供求間的緩衝劑,減緩長期油價的波動程度。越來越多的機構,將石油庫存作為判斷油價變動趨勢的重要影響因子。

PART 03

我國石油市場的情況及其對定價機制的影響

1、我國油氣資源開采成本較高,依賴原油進口

一是我國整體呈現“多煤少油”的能源結構,油氣資源相對缺乏。根據《中國礦產資源報告2021》數據,截至2020年,我國石油儲量為36.19億噸,占全球總儲量的1.5%。且我國原油開采難度較大、開采成本較高,我國原油開采成本高於多數產油國的開采成本。較高的開采成本限制了我國原油產量。

二是我國自身的原油產量難以滿足需求,每年需進口大量原油。2020年,我國石油資源對外依存度達73%。我國缺乏油氣資源的定價能力,進口價格往往高於國際均價。

三是我國原油需求持續增加,預計2030年前達到巔峰。

我國工業、製造業的進一步發展離不開原油提供的能源保障與物質保障。我國原油消費量連年持續提升,短時期內不會下降,並且隨著製造業的發展,我國原油需求將進一步提升。碳中和目標下,我國需求峰值將提前到來。根據自然資源部油氣資源戰略研究中心學者樊大磊相關研究預測,我國石油需求預計2030年前將達峰。我國國內原油產能與需求間仍然存在較大缺口。

2、我國原油期貨交易平臺國際化程度低,對國際原油定價缺乏影響力

一是我國原油期貨平臺已初具規模。

我國目前的原油交易平臺包括:上海期貨交易所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北京石油交易所、大連石油交易所等。以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為例,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上市一年累計成交量近3700萬手,總成交金額超17萬億元,合約流動性居世界第三。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交易方以國內為主,國際主體參與較少。

二是我國原油期貨市場國際參與主體較少,國際定價能力有限。

上海原油期貨價格對WTI原油期貨價格、BRENT原油期貨價格有一定的影響。但僅在部分石油貿易中加入上海原油價格指數為參照基準。同時,由於石油人民幣結算體量有限,石油人民幣迴流尚未形成,難以像美元一樣深度影響國際油價。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