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二季度以來,日央行受到“內憂外患”的雙重壓力。一方面,美聯儲激進加息的溢出效應迫使主要經濟體收緊貨幣,而日央行堅持逆勢寬鬆以刺激經濟。隨著美日利差不斷擴大,日元持續承受貶值壓力,債市流動性也一度枯竭。

  另一方面,日本通脹近月快速飆升至近40年高點,給普通民眾生活帶來巨大壓力。12月20日,日央行自2019年3月以來首次提高10年期國債利率目標上限25基點至0.5%。錶面上看,日央行稱上調利率上限旨在修複日債市場現券和期貨間的套利功能性,有助於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傳導。但本質上來看,債市功能受損的根本原因是YCC政策僅對10年期國債市場實行寬鬆,上限調整是日央行的被動收緊。

  此前,我們已在《窮則思變——2023年海外宏觀年度展望》中指出日本YCC政策或將於近期有所調整。展望未來,隨著日央行行長的任期將在明年3月迎來尾聲,日本貨幣政策也將出現進一步調整。

  當前下任行長的主要候選人均做出鷹派發言,雨宮正佳、山口光秀和中曾宏在近月都強調央行要為退出寬鬆做準備。我們認為日本貨幣政策若轉向或採取漸進式路徑,首先逐步上調十年期國債目標利率至合理區間,觀察政策效果與市場反饋,之後再考慮完全退出YCC並提高政策利率,需要警惕貨幣政策超預期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衝擊。

  風險提示:經濟下行,政策變動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