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中,又到了年末的時刻。今年的生豬市場經歷了一番波瀾壯闊的變動,既有出欄一頭豬虧損300-500元的時刻,也有出欄頭均利潤衝到1200甚至1500元的時候。當然目前到了年底,因為延續到現在的一致性預期,重壓之下出欄利潤又回到了成本附近,甚至部分群體開始面臨虧損。對於現貨的復盤和未來展望在年報已有詳細描述,本文則將目光回到基本面,講個川流不息的故事吧。

一般認為豬價本身是由生豬當期的供需狀況決定,因此判斷豬價的走向當中,最重要也最基礎的切入點就是當期對應的生產狀況和生產形勢。因此瞭解現階段生豬的生產形式也是研究市場的基礎。首先需要明確,生豬的生產是有其固定的時間節律,這個節律的來源是豬的生長規律和生物學特性,生豬的妊娠期是114的,哺乳期最短是21d受養殖條件所限多數會考慮視情況延後幾日斷奶,雖然生長曲線上90-110kg之間生長速度達到最大此時出欄最為經濟,但非洲豬瘟後由於生產中豬只的缺乏因此出欄均重整體提高至120kg以上。部分時段比如春節前考慮到休假對於市場和物資供應的影響會提前將年後部分生豬出欄,因此近期的出欄均重應當出現逐步下行,市場供給短時增強。當然還有各類生產過程中的成活率,他們主要是決定從PSY到MSY的差距。下表為確定生產規模所需要參考的一些重要參數,數據來源由於比較早,因此和目前的實際生產狀況有所不同,這裡僅作數據展示和後續計算的參考基礎,本文主要是介紹計算的方法和思路,具體數據還是建議讀者以實地調研採訪數據為準。

在生豬養殖中對於產能高低的描述,主要是基於某個生產單位在一定時間內的總出欄量來計算(例如某地或某場一年中出欄之量總和為年出欄量),至於出欄的形式是連續不斷總和計量還是某一時間集中完成並沒有嚴格的區分。但是考慮到實際的需求和生豬屠宰後豬肉未經過部分處理難以長時間存放的特性,控制在某段時間內連續不斷均勻出欄是符合實際要求的。現代生豬的規模化生產主要是採用全進全出的批次化組織形式,即分批進行養殖,批次內階段同步,批次間有固定的時間間隔,同一批次同步補欄出欄,所有年內所有出欄批次加和即為年出欄量。每個批次的生產參數則主要是根據定製的出欄目標和上表中的生產參數確定生產的規模(存欄量)大小,進而確定每個批次的大小。例如參考上表,如果是年出欄100000頭左右的某豬場,採用7日的生產節律則其存欄結構如下表所示。

整個生產過程中,母豬存欄5706頭,整場存欄生豬56436頭,每隔7日出欄一批生豬,每批2031頭,一年出欄52批合計105883頭生豬。在這個生產的形式中,生產節律主要是影響出欄節奏和每次出欄的量,但是對整體的豬群結構理論上並不會產生影響。下表則是針對相同的年出欄10w,和相同的生產參數情況下,分別以1d、4d和10d作為生產節律下不同生產狀況的存欄結構變化。

可以看到在不同的生產節奏中,總體的存欄量和不同豬群的存欄結構並沒有變化,主要的不同還是在於生產的批次數(即群組數)和每一批次的數量,畢竟決定生產群組規模總大小的是預設的產能目標和決定實際的生產效率的參數,而生產節律則主要是確定生產的節奏是一種低量的連續出欄還是一種短時高量的出欄節奏。就像是這個例子中的豬場是每周出一批2000頭左右的豬52周連續不斷,還是每月出2批,每批4000頭的豬。在批次輪換間隙中,豬場需要進行其他工作,不同工作需要的人力消耗是存在較大差別的,對於比較消耗人力的沖洗、轉欄等工作,如條件允許正常生產還是傾向將總量按時序進行平均分配防止出現人力的擠兌或者過剩情況導致生產緊張。另外在生產節律還需要考慮洗消烘乾等額外的時間損耗對欄位配置的要求,下表展示了2種不同的消毒空欄時間下不同批次的該10w豬場需要配置的泌乳母豬欄位量。

如果想要減少欄位的空置提高生產效率,則主要工作思路存在減少洗消時間和縮短生產節律兩種思路。理論上當洗消時間大於生產節律的情況下,所需準備的欄位數才會隨著洗消時間遞減而減少,如果洗消時間小於生產節律,則固定欄位需要至少冗餘配置一個批次的量來覆蓋洗消要求。諸如此類生產上影響配置的問題還有很多,這裡不做列舉。本例主要是以定產調整配置和空間的方式來進行驗算,但是實際的生產情況更多是給定某個確定的欄位總量和生產規模總量,來盡可能獲得最大的產出效果,整體思路雖然一致但詳細的計算方法需要反向進行。當然這個系統的好處是能夠在盡可能小的生產規模下維持穩定出欄,比如案例中以5706頭母豬存欄,總存欄56436頭來保障年出欄10w以上,至少維持產能和提高生產效率能夠有效降低實際的生產成本,後續將持續進行介紹。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