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概述

此前俄羅斯宣佈對北溪管道進行供應斷氣處理,本就強勢的歐洲天然氣價格再次實現突破,TTF價格持續走強。而近期隨著供應格局的不斷改變,氣價再次出現了大幅回調的情況。本文將針對天然氣供給對歐洲能源市場可能的影響,及對國內下游影響進行分析。

02

對歐洲冬季展望及中國國內下游影響

2.1 .歐洲天然氣今冬情況分析

俄羅斯在9月宣佈北溪一號管道停運,此後北溪管道更是出現了爆炸事故,使得本來就在危機泥潭的歐洲再次陷入通脹漩渦。前期TTF天然氣價格一度突破200歐元,歐洲和全球的能源供應均受到較大幅影響。不過近日氣價急轉直下,顯示出天然氣供應格局出現了不少轉機。

俄羅斯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主要通過數條管道進行輸送,進入歐洲的主管道主要有4部分,主要部分直通西北歐,其餘的途中經過多個國家。

表 1  俄羅斯對歐主要天然氣管道運營情況

資料來源:Gazprom,公開資料整理

圖 3  俄羅斯對歐天然氣主管道

資料來源:Gazprom

此前9月停運的北溪(Nord Stream)管道,運能為55 Bcm/年,經由波羅的海直通德國Greifswald海岸附近,之後分為NEL分管道,主要客戶為德國,法國,荷蘭,英國,丹麥以及其他一些西北歐國家,以及OPAL分管道,通向中歐的捷克,奧地利等國。由於未經他國直接進入西北歐,所以該管道此前也一直是最主要的俄對歐供氣命脈。然後是亞馬爾(Yamal)管道,運能為33 Bcm/年,經由波蘭進入德國。根據運營商數據,2021年12月2日開始,該管道德國邊境Mallnow氣站的進氣已基本停止。

圖 4  俄羅斯對歐天然氣管道細分

資料來源:European Political Strategy Centre

而從烏克蘭境內通向斯洛伐克的Brotherhood和Soyuz管道,雖然有受到軍事衝突影響,但是目前仍然在保持運輸。而東南歐方面,經由Turk 管道(圖中虛線,實際已運營)和Blue Stream管道,土耳其成為了對保加利亞,塞爾維亞,羅馬尼亞等東歐國家進一步供氣的重要中轉節點。從 2020 年起為期 15 年,土耳其向保加利亞提供的運能為 48.4 Mcm/d,同期從保加利亞到塞爾維亞的總運能為 33.74 Mcm/d,目前雖然管道運量有所下降,但是仍保持較高水平。

考慮到俄羅斯的外交關係以及其簽署的天然氣長約,對東南歐的供給減量將較難發生,此前對北溪的掐斷也是因為該管道直通西北歐,所以未來一段時間歐洲整體管道運量繼續下降的空間將會較低,俄羅斯總供氣量將可能穩定在65-70 Mcm/d左右。

圖 5  俄羅斯對歐天然氣管輸量

資料來源:Bloomberg,東海期貨研究所

根據歐盟統計局數據,歐盟 27 個國家年平均消耗約 400 bcm 的天然氣(約 1.1 bcm/d)。德國是迄今為止最大的歐盟消費國,消費量約為 260 mcm/d,占歐洲天然氣需求的 23%。英國於2020年離開歐盟,不包括在此前歐盟削減俄羅斯天然氣的計劃中,但也是整個歐洲地區的第二大天然氣消費國,消費量約 217 mcm/d。在歐盟國家中,意大利是僅次於德國的第二大消費國,約為 200 mcm/d,占歐盟需求的 18%,而西班牙、法國和荷蘭合計又占了約 30%的歐盟需求(各個國家需求量約 105-160 mcm/d間不等)。從庫存量進行分析,除去英國庫容較小,庫存已達100%外,西北歐主要國家法德意荷,庫容也基本都在95%,甚至98%以上。

而近幾年歐洲電力來源中天然氣的占比約在25%,最近兩年實際可能更高。從去年的天然氣危機來看,由於光電和水電再夏季旺季的發電量不及預期,能源危機被放大,而今年這樣的情況有小幅緩解。但是一些再生能源占比較低,更加依賴天然氣發電的國家,比如德國,意大利,波蘭等,地理格局上處恰好在前期俄羅斯管道供應問題的影響前端,所以之前的天然氣問題可以說切中地打在了這些國家的能源供應要害上。

從21年的冬季時段來看,歐洲總消費量在1.4 Bcm/天左右。而這其中使用天然氣進行取暖以及發電的需求量,去年已經受到了北溪管道減量的影響,在11月之前一直處於低位區間,但11月後仍然攀升至較高水平。前期由於TTF價格持續走高,歐洲各國2-3季度都已經縮減用量,但是冬季需求仍將會大概率至少保持在去年的高位,尤其是考慮到目前氣價已經出現了回調的情況。同時目前出現的柴油危機,也會使得取暖和發電需求更加旺盛,天然氣的需求大概率將繼續保持上行態勢。

圖 8  歐洲電力來源比例

資料來源:Eurostat

而對於歐洲大陸來說,自身的產量基本集中在挪威,英國和荷蘭的北海氣田,極少量分佈在羅馬尼亞和波蘭等地。所以供應上除了俄羅斯的管道氣,最大的進口來源就是LNG和挪威英國的北海管道天然氣出口。北非阿爾及利亞,利比亞,埃及,西亞阿塞拜疆等地的出口將更多維持平穩,這部分的量將對東南歐和地中海地區持續輸送。要彌補俄羅斯供應的缺量,更多需要看美國LNG以及北海出口能不能夠短期有提升,如果沒有,按照現在的庫存量能不能平穩度過冬季,這是歐洲需要考慮的。

首先接收能力方面,歐洲除了傳統的接收站外,也已經在使用浮式儲存及再氣化裝置(FSRU)進行LNG的卸載,所以雖然長期來看傳統的氣站接收能力增長得比較慢,這部分仍將會對長期進口氣化能力帶來影響,但是FSRU帶來的的短期接收能力仍在不斷擴張,暫時還不會構成今冬進口的過多限制。而其中,法國的LNG進口能力最高,目前已達36 Bcm/年,在10月5日其天然氣庫存已經滿載,13日開始已經通過Obergailbach管道向德國逆輸送天然氣,所以西北歐區域間流通目前也不存在太大問題。

而作為歐洲最大的單一天然氣供應國,挪威今年前7個月產量為73.71bcm,其中大部分供應都流入歐洲。預計今年全年的產量將會同比增加6%至122 Bcm。2022 年前 9 個月的管道天然氣出口總量為 84 Bcm,相比於去年的出口量大幅增長了超過6Bcm。單在8月,挪威對全歐洲供氣量超過9.8 Bcm,其中對德國出口達到3.7 Bcm,對英國出口為2 Bcm,環比減少0.2 Bcm。對荷蘭出口為1 Bcm,對法國和比利時出口保持在1.5 Bcm。可以說對歐洲大部分的非俄管道氣主要都來自挪威,少部分來自英國以及荷蘭的北海油氣田。今年由於挪威修改了Troll、Gina Krog、等北海天然氣田的開采許可,天然氣得到增產。同時9月末挪威對波蘭的Baltic管道也已經開通,至23年初該管道的運能將可以達到10 Bcm/年。

從目前的管道數據來看,挪威產量扣除大約10 Mcm/天的自身需求,再除去對英國的一部分出口量,對歐洲大陸的出口量基本穩定在310-320 Mcm/天,其中對德國在155 Mcm/天左右,對法國在55 Mcm/天左右,其餘西北歐國家在110 Mcm/天左右。從這個數據來看,基本可以外推,今年冬季對歐洲大陸的運量也可以至少保持在320 Mcm/天的水平。

圖 13  挪威管道氣日出口細分情況

資料來源:Bloomberg

目前對歐洲LNG的出口,大多數仍然都來自美國。在今年Calcasieu Pass出口站投入運行之後,美國目前擁有12 Bcf/d,約合340 Mcm/天的液化天然氣出口設施運營能力。在已經達成投資決策後,兩個新的出口站Plaquemines, Corpus Christi Stage Ⅲ將會在2024年之後上線,屆時美國的出口運能將會達到17.3 Bcf/d,約合490 Mcm/天。但在2024年之前,液化出口能力仍然是美國出口繼續擴張的最主要限制。而美國的LNG出口則因為Freeport港口6月的爆炸事故而有所限制,該港口是美國第二大LNG出口港,占到了美國LNG出口量的約15%,而最早可能恢復部分運營的時間在11月中上旬,屆時出口量將恢復至85%的水平,大概2 Bcf/天,約合56 Mcm/天,至明年3月後能實現滿負荷運行,這也導致了今年冬季美國LNG出口將受到一些限制。

圖 16  美國LNG出口量

資料來源:Bloomberg

所以綜合考慮,美國今年天然氣產量明顯有所增加,目前產量在2900 Mcm/天,冬季整體消費平均也在2900 Mcm/天左右,峰季在1-2月的3200 Mcm/天。11月中下旬開始季節性去庫。從庫存的去庫幅度來看,除去消費量,在Freeport恢復運營後,今年冬季的總出口量也能夠保持在340 Mcm/天,接近出口運能的滿負荷運行,甚至部分月份可以小幅超負荷出口,如今年1季度總出口就能達到380 Mcm/天。

而從去年數據來看,美國LNG對歐洲的出口在需求峰季能達到280 Mcm/天左右,但需要提出疑問的是,天然氣的格局會不會出現類似俄油被製裁後出現東向貿易增加,西向貿易減少的情況。假如俄氣的東向對亞洲出口增加後,導致美國LNG更多流向歐洲,那麼屆時天然氣供需可能會達到另一種局面的緊平衡。從近期的中國LNG進口情況來看, LNG流向也正在朝該方向進行改變。從今年2季度開始,中國進口LNG來源中,俄氣明顯增加,美氣量在減少,而缺失部分的量大概率都會成為後期對歐洲的供給增量,所以280 Mcm/天的對歐出口可能仍有增加的空間。

圖 19  中國LNG進口情況

資料來源:Bloomberg

此外,歐洲從北非的進口基本保持在130 Mcm/天左右,再加自身的大約140 Mcm/天的產量,按照穩定的挪威以及美國外部供應量來看,歐洲進口至少能達到890 Mcm/天的水平。歐洲在2季度以來大量進行了囤積註氣,目前庫容已經達到了93%以上,天然氣庫存總量在1038 Twh,約合106 Bcm,略高於5年平均。而按照目前約庫存量來看,即使冬季需求按照去年的1.4 Bcm/天外推,每天的去庫量在510 Mcm/天左右,庫存量去化至2月的峰季結束時點,預計將減少77 Bcm至30 Bcm左右,基本與22年同期持平。

其中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等此前受到管道停運影響較大的國家,庫容量分別在100%,98.35%,95.14%,93.43%和92.75%,總體水平尚可。按照估算,截至10月中旬的庫存量也基本都能夠支撐2-3個月的用量。此前受到供應影響的區域中,法國庫存量可用庫存天數最高,為86天,德國最低為70天,庫存量偏穩定。不過中東歐國家雖然此次受到停運的影響相對較小,但庫容量仍然不足90%,其中奧地利,匈牙利等國家庫容仍然只在88%和81%左右。除去烏克蘭外,中東歐之後階段的管道氣運量將大概率保持穩定,而即便如此,由於庫存絕對水平仍然沒到高位,在天然氣消費旺季之前,東南歐對西北歐的轉運支持也將極為有限。而在進入冬季之後,東南歐最高也僅能保持自給自足水平,較難向中歐和西歐地區提供更多的輸氣量。

不過上述只是理想情況下的推測,實際情況中仍然會有不少的風險事件。例如目前俄羅斯對歐洲仍有部分LNG出口,所以在臨近今年12月5日的俄羅斯原油製裁以及明年2月5日的油品製裁節點,俄羅斯能源產品的航運和出口受影響程度將會大幅增加,屆時LNG貿易流將可能會出現更多往東向流動的改變,歐洲LNG供應仍存一定變數。另外,雖然隨著挪威和美國的增產,大概率北海管道氣以及美國LNG量將保持穩定,但如果今年最終沒有發生暖冬情況,天然氣需求同比將大概率超過往年,那麼美國的出口仍存變數,歐洲庫存量也可能仍然令人擔憂。

圖 24  西北歐LNG進口來源 (2022/9)

資料來源:Bloomberg

2.2.中國國內下游影響

由於沒有天然氣直接相關品種,所以對於國內相關品種來說,冬季天然氣供應更多影響到的是甲醇。甲醇上游為煤炭、天然氣、焦爐氣,其中國內多用煤制甲醇、國外則多為天然氣制,占60%,我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 2021年已經達到44.3%。由於我國“富煤、缺油、少氣”的能源結構決定以煤制甲醇為主。煤制甲醇產能為7000萬噸,占比最高為76%;天然氣和焦爐氣制甲醇產能均在1000萬噸左右,占比12%。

從產能占比來看,天然氣冬季可能的緊平衡局面對甲醇影響仍然較大,往年冬季天然氣限氣導致的供應端縮量數度引起甲醇價格季節性上漲。冬季停車裝置每年在800萬噸左右,月影響量在60萬噸以上,足以在大多數情況下形成供應缺口。以及每年12月到1月中東限氣,導致的進口減少,均從供應端利好甲醇。冬季短期天然氣供應偏穩定,但如果之後歐洲天然氣供需再次向緊,導致能源成本再次上升,輸入型通脹影響下,對於以天然氣為原料的甲醇影響將較大。參照俄烏戰爭初期天然氣價格上漲情況下,盤面甲醇強於其他品種。另一方面,國內當前天然氣制甲醇利潤逐漸壓縮,接近成本附近,國際天然氣價格絕對水平相比往年仍然偏高,全球貿易和較高的對外依存度使得國內天然氣價格難以獨善其身,不排除在成本上漲情況下導致虧損性停車。

整體來看,歐洲天然氣在冬季仍將呈緊平衡態勢,天然氣對亞太的供給也將保持偏緊局面,從能源成本角度支撐能化品種價格,且由於國外化工品中以天然氣為原料占比居多,內外價差影響下,全球貿易再平衡,進口或不及預期。而甲醇在諸多品種中,直接受天然氣影響更多,冬季仍有原料供應風險。

03

總結

對歐洲天然氣來說,在管道影響導致俄羅斯供給缺失的情況下,由於今年歐洲整體儲備時點較早,且挪威和美國天然氣產量增加,出口量上升,使得歐洲前期註氣量較大,至後供應也大概率保持穩定,今年冬季大可能不會出現較大的供應危機,冬季庫存預計最差將和去年持平。價格方面,從今年冬天緊平衡的天然氣供需格局來看,TTF雖然不太可能直接回到往年的絕對低位水平,但是也很難再漲到數月前的高位。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